“科技考古”名称的由来——科技考古漫谈之二十二

图片 3

图片 1

      2017年9月23
日,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院成立了。复旦大学成立科技考古研究院或将成为考古学史上的一件大事。

图片 2
 

国家文物局公布了2017年的工作要点,第12条是关于考古工作,短短180字,高屋建瓴、言简意赅。其中,特别强调要“深化科技考古”。科技考古的定义就是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开展考古学研究。近几年来,科技考古这个词受到一些质疑,有些学者认为,诸如新石器时代考古、夏商周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等都是以特定的时代或物质为对象的考古,而科技考古并非是以时代或物质为对象的考古,因此,科技考古属于用词不当。按照这个逻辑,当前全国考古学界普遍提倡的公共考古或公众考古似乎也不恰当,因为它并非以公共或公众作为时代或物质进行考古研究。实际上,公共考古和公众考古是强调了向公众普及考古知识、让公众参与考古、推动整个社会认识文化遗产的价值、逐渐具备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责任和担当。公共考古和公众考古跟科技考古都具有自己特定的内涵,即或者突出学科的责任和担当,或者强调在思路和方法上的革命与创新,他们都是考古学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都属于当前考古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里简单地回顾中国科技考古一词的由来及发展,认识科技考古在中国考古学中的位置。在把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应用于考古学的过程中,先后出现过六种名称。一是“实验室考古”,二是“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三是“科技考古”,四是“考古科技”,五是“科技考古学”,六是“多学科合作”。第一种“实验室考古”和第二种“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这两种名称都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有其特定的历史语境。当时国际学术界已经开始探讨如何应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研究考古遗址出土的资料,而中国国内也开始了此类研究,但只是简单地把实验室内的测试和分析理解为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研究人员往往局限在实验室内对样品进行测试和分析,很少考虑样品出土的考古背景及其测试和分析结果在考古学研究中的价值。虽多有新的发现,效果立竿见影,但也经常出现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研究和考古学研究相互脱节,甚至还出现一些研究人员不考虑考古遗址出土状况的局限,过度演绎出来的一些错误观点,从而导致考古研究人员无法全面认同自然科学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第三种名称“科技考古”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末,既突出科技方法的独特性,也强调考古研究的目的性,这个名称一提出,就得到当时中国考古学会的认可。数十年来,中国考古学界从事相关研究的人员在实践中逐步以考古学的研究目标为指导,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围绕考古学的问题开展研究,在研究中始终做到与考古学紧密结合,解决了以往的考古学研究中无法探讨的课题,在多个领域拓展、深化了考古学研究的内容。2014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的《二里头》,就是科技考古各个领域全面参与二里头遗址的研究,取得重大成果的典型实例。放眼世界,国际考古学界有两本与科技考古密切相关的杂志,一本是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中文翻译为《考古科学杂志》),另一本为Archaeometry(中文翻译为《科技考古》)。这两本杂志都是SCI和SSCI的检索杂志,刊登的都是各国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开展考古学研究的优秀成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是国内考古学界认识国际考古学界有关科技考古研究动向的重要窗口,也是国内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在世界上展示中国科技考古研究成果的重要平台。第四种名称“考古科技”提出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其与“科技考古”的基本意思大致相同,“考古科技”是为了更加突出考古的主导作用。鉴于“科技考古”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末,较“考古科技”提出的时间要早,现在国内各个相关的研究和教学机构都使用“科技考古”这个名称,如“科技考古中心”、“科技考古实验室”和“科技考古教研室”等。多年来
“科技考古”这个名称已经约定俗成,刻意改为“考古科技”,似乎没有特别的必要。第五种名称“科技考古学”提出于21世纪初,似乎与科技考古在全国开始蓬勃发展的背景相关。但是,我认为“科技考古学”这个名称不甚恰当。因为作为一门学科,是指一定科学领域或一门科学的分支,学科是与知识相联系的一个学术概念,是相对独立的一个知识体系,以此来衡量科技考古的涵义,显然是不合适的。第六种名称“多学科合作”,即2010年以来在一些文章中出现的把科技考古改称为“多学科合作”,我认为同样欠妥。因为考古学是研究古代社会的一门科学,要真正把这门学科的研究推向深入,除了应用其自身最基本的考古地层学和考古类型学方法之外,在研究过程中需要融入的学科众多,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历史学、民族学和社会学等诸多学科的研究思路、方法和内容均不可或缺。因此,“多学科”绝不应该局限于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把“多学科”等同于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是一个概念上的误区。其次,“合作”一词有平起平坐之意,也不能客观地体现当前各门相关学科在考古学研究思路的主导下,参与考古学研究的从属关系。其三,“多学科合作”这个词所表示的是一种比较抽象的方法和途径,可以用于解决世界上社会、经济和文化等诸多领域的问题。当前,考古学已经成为一级学科,其思路和方法应该明显地体现考古学的特色。因此,相比之下,“科技考古”这个词是对当前研究现状较为准确的表述,即在考古学发展的特定历史时期,为了解决以往的考古学研究不能探讨的问题,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应用独特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参与到考古学研究之中,形成多个有特色的研究领域。为了概括这些研究领域,依据他们均包含科技方法这个特征,将其统称为“科技考古”。
严格地说,科技考古是一个过渡性用语。由于现在属于科技考古范围内的各个研究领域还有待于成熟,一些新的研究领域还在逐步开发,所以科技考古这个词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随着科技考古各个领域的研究逐步完善和独立,在有机地融入考古学的发掘和研究之后,科技考古这个词将逐渐消亡。我认为,未来的考古学家将各具所长,比如研究考古学理论、研究考古学某个专题、研究现在归入科技考古的某个领域等等,各具所长的研究人员参与到考古发掘和研究之中,多角度、全方位的对古代社会进行综合研究,进而推动历史科学研究迈向新的层次。(作者:袁靖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本文电子版由作者提供,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2月24日第六版)

基本信息:

有人曾经把新发现和新认识比作是考古学进步的鸟之双翼,也有人把考古地层学和考古类型学比作是研究考古学文化的车之两轮,但是它们都离不开理论和方法的烛照。理论与方法可以归结为考古学的放大镜和显微镜,可以让考古学家视野更宽,也看得更清晰,其中,不断进步的科学与技术就是这个放大镜和显微镜的精密部件,包括已经成为考古学家看家本领的地层学和类型学,也是早期从其他学科借来的理论与方法,是进化论兴起时代的高科技。科技加盟考古,不仅可以让传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能够看到、看清更多内涵,同时也会拓展考古发现与研究的边界。从学科建设、体制建设角度,专门设立科技考古研究院,对于促进考古科技和考古学方法理论的进步,给予了我们更高的期望。

基本信息:

编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

但是,一直有所谓的科技与考古两张皮的问题,这就要求我们不能再以二元对立、主位客位的观念看问题,而应以二元一体、主客换位的角度思考问题。科技考古也是考古,科技考古专家也是考古学家,科技既服务于考古,也以古代为自己的研究对象,探索和解决自己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说,科技考古也不完全是考古,而可能是科学史、科技史、自然史等。考古借助于科技,也服务于科技,科技与考古要融合,因此,考古与科技都要有平台和平台思维。曾经讲要将田野发掘作为多科学共同合作的平台,今天的研究院也许可以探讨一种更深层更广泛的多学科对话交流与合作的平台。科技与考古的融合要建设一种更综合的平台。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 编

出版社:科学出版社

考古学应该是开放的学科,探古寻幽不是考古学的专利,而是各学科乃至人类共同的需求。英国考古学家戴维·克拉克说,考古学的发展历史是其纯洁性不断丧失的历史,是业余考古学家不断超越职业考古学家的历史,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今天的考古应是自觉开放的学科,不仅向其他学科开放,也要向社会公众开放。考古不仅是考古学家的生存寄托,科技考古学家的实验室,也是公众探寻历史、构建记忆、评判价值、凝聚共识的重要路径。考古学家尤其是田野考古发掘的领队,更像是一个乐队的导演,而非站在考古金字塔尖的那个科学独裁者。以问题为导向的考古学研究、考古发掘,完全可以由既懂考古同时也是该问题领域的专家甚至是公共考古专家来主导,这里没有主位与客位之分,只是以不同的特长面对古代不同方面的问题和现代社会不同方面的需求。考古本质上是综合性的学科。尽管今天学科的分化和专业的深化使得已经难以再产生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但是考古学家掌握一两门擅长的技术手段和一般的科技进展,科技考古专家了解考古基本知识包括地层学与类型学等,已经是从事考古学发掘与研究的必要条件。当年在班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工作中,我们把整个项目称为“多学科综合发掘与研究”,这里的多学科不完全是面向考古工作的应用,而是要合作解决共同和不同的问题。

出版社: 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4月

科技考古,不仅是考古的科技,帮助考古学家解决考古问题,也是科技的考古,帮助我们认识科学史和科学精神。近期网络空间的不少年轻人一直在争论考古与盗墓的异同,其中是否具有问题意识和科学精神,是其最重大的区别之一。没有这种问题意识和科学精神、科技手段,不能从解构古代遗存的过程中提取更多信息,保存更多遗产,那么,考古发掘在客观结果上确实和盗墓没有太多区别。

出版时间:2015年10月

版次:1

从古玩到文物的观念转变,体现的是科学精神的进步。而从文物到遗产的转变,更加重视考古过程中和考古之后的遗产保护,重视考古发现、研究成果以及遗产本身的社会共享,是文化遗产时代考古学的又一次重大进步和拓展。科技不仅助力考古学的观察发现、信息提取、研究与成果表达,也提供资料处理手段、文物保护手段,以及成果社会共享手段等。因此,科技考古是考古事业的重要增长点。

版次:1

印刷时间:2018年4月

曾经看到一个统计数据,称新世纪之交英国共有5000
名左右考古从业人员,其中真正从事田野发掘的不到一半(还主要是在合同考古的公司里边),其余的则多分布在考古科技、资源管理、教育传播以及规划咨询等领域里。我们作为文明古国、遗产大国、考古大国,考古人员远未达到这个数量。我们的考古事业的发展,既需要考古环节和链条的不断拓展,也需要不断提升各个环节的科技与信息含量,增加考古工作的社会输出。

印刷时间:2015年10月

印次:1

古代遗存存量有限,科学发掘,深入研究、保存共享,才可以使考古学科不断提升,考古事业永续发展。考古正在从考古学家的考古,走向多学科的考古,走向真正的人民的考古事业。

印次:1

ISBN:9787030570840

       来源:《中国文物报》2017年10月20日6版

ISBN:9787030460592

内容简介:

内容介绍:
  科技考古中心自1995年成立至今,已经走过整整20年的历程,值此20周年来临之际,收集全体人员的代表作,作为《科技考古》第四辑出版。这本文集的内容既能从一个侧面显示出科技考古中心20年在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上为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做出的独特贡献,也是对科技考古中心20年发展历程的标志性总结。

201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成为首批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登封计划”的优势学科之一。本书的编写以此为契机,所收论文为中心研究人员近三年以来的代表作,涉及科技考古的诸多方面,对于研究早期社会发展进程的诸多重大问题有一定的突破,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目录
图片 3

目录

 

前言 赵志军

中原地区的生业状况与中华文明早期发展的关系 袁靖

考古出土炭化大豆的鉴定标准和方法 赵志军 杨金刚

辽宁长海小珠山遗址考古学文化的年代序列 张雪莲 金英熙 贾笑冰

佛教考古工作中的多视角三维重建 刘建国

东魏皇族元祜的种族探寻 张雅军 赵欣 张旭 沈丽华

青海喇家遗址出土动物遗骸的锶同位素比值分析 赵春燕 吕鹏 袁靖 叶茂林

殷商时期高分辨率的生态环境重建 王树芝 岳洪彬 岳占伟

商族起源的人骨考古学探索 王明辉

圈足上的镂孔:试论商代青铜器的泥芯撑技术 刘煜

山东章丘西河遗址的古地貌及相关问题 王辉 兰玉富 刘延常 佟佩华

二里头遗址的野生动物资源获取与利用 李志鹏 江田真毅

祭牲礼制化的个案研究——何郢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新思考 吕鹏 袁靖 宫希成

陕北神圪垯梁遗址4000a BP前后生业经济的稳定同位素记录 陈相龙 郭小宁
王炜林 胡松梅 杨苗苗 吴妍 胡耀武

殷墟晚商玉器阴刻技术试析 叶晓红 唐际根 何毓灵

卜骨来源研究的新进展: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牛骨的DNA研究 Katherine Brunson
赵欣 何努 戴向明 Antonia Rodrigues 杨东亚 著 赵欣 韩雨 Katherine Brunson

邺城佛教造像的三维重建探索 张蕾

陶寺遗址石器生产的产能分析 翟少冬

新疆于田流水墓地青铜时代人类牙齿非测量性状 张旭 朱泓 王明辉 巫新华

后记 王明辉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最近新书 科技考古 发布时间:2018-07-11

基本信息:

编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

出版社: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4月

版次:1

印刷时间:2018年4月

印次:1

ISBN:9787030570840

内容简介:

201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成为首批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登封计划”的优势学科之一。本书的编写以此为契机,所收论文为中心研究人员近三年以来的代表作,涉及科技考古的诸多方面,对于研究早期社会发展进程的诸多重大问题有一定的突破,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目录

前言 赵志军

中原地区的生业状况与中华文明早期发展的关系 袁靖

考古出土炭化大豆的鉴定标准和方法 赵志军 杨金刚

辽宁长海小珠山遗址考古学文化的年代序列 张雪莲 金英熙 贾笑冰

佛教考古工作中的多视角三维重建 刘建国

东魏皇族元祜的种族探寻 张雅军 赵欣 张旭 沈丽华

青海喇家遗址出土动物遗骸的锶同位素比值分析 赵春燕 吕鹏 袁靖 叶茂林

殷商时期高分辨率的生态环境重建 王树芝 岳洪彬 岳占伟

商族起源的人骨考古学探索 王明辉

圈足上的镂孔:试论商代青铜器的泥芯撑技术 刘煜

山东章丘西河遗址的古地貌及相关问题 王辉 兰玉富 刘延常 佟佩华

二里头遗址的野生动物资源获取与利用 李志鹏 江田真毅

祭牲礼制化的个案研究——何郢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新思考 吕鹏 袁靖 宫希成

陕北神圪垯梁遗址4000a BP前后生业经济的稳定同位素记录 陈相龙 郭小宁
王炜林 胡松梅 杨苗苗 吴妍 胡耀武

殷墟晚商玉器阴刻技术试析 叶晓红 唐际根 何毓灵

卜骨来源研究的新进展: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牛骨的DNA研究 Katherine Brunson
赵欣 何努 戴向明 Antonia Rodrigues 杨东亚 著 赵欣 韩雨 Katherine Brunson

邺城佛教造像的三维重建探索 张蕾

陶寺遗址石器生产的产能分析 翟少冬

新疆于田流水墓地青铜时代人类牙齿非测量性状 张旭 朱泓 王明辉 巫新华

后记 王明辉

责编:荼荼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