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着古籍修复?民间古籍收藏什么保存?

前不久,国家图书馆展出了民间藏书家从河南伏牛山村中新发掘出来的一套《本草纲目》,这是我国近数十年来新发现的、民间收藏的唯一一部《本草纲目》金陵本重修本。民间能在现代发现如此珍贵的古籍,说明继续广为搜求散落民间的中医药古籍还有很大的空间。

本报杭州2月20日电近年来,图书馆古籍修复矛盾日益突出,加上逐渐升温的民间古籍收藏市场,催生了越来越多的民间古籍修复机构。专家认为,应当大力发展民间古籍修复机构,这能有效缓解当前大量古籍亟待修复的现状。

如何古籍修复?民间古籍收藏如何保存?记者专程请教了成都图书馆的古籍修复专家,请他们演示古籍修复全过程,为古籍藏家开“药方”。作为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成都图书馆馆藏古籍线装书总计近万种、10万余册,内有明清善本近4000
册。如此数量庞大的古籍,收藏和修复都是难题,可成图专家们却用最古老的方法,把古籍保护得妥妥帖帖,万无一失。
“修复古籍可不是粘粘补补就行了,里面大有学问。”专家告诉记者,古籍修复是一门高深学问,工序常常多达数十道。修复中所使用的糨糊,被认为是首要机密。根据修复古籍的不同,业内人士会选择明矾、蜂蜜、花椒、桂皮等作为糨糊原料。明矾的作用是防止墨迹晕染,“古代有些书籍印刷时油墨里添加了面粉,明矾可以防止霉病,缺点是会让纸酸化脆弱。”蜂蜜的作用在于降低纸张膨胀系数,对点镶和补虫眼很有作用;花椒、桂皮可以驱虫,但缺点是容易改变纸张颜色。
拿到一本古籍,成图古籍修复专家首先要根据古籍受损情况进行“蒸”:将因霉变粘在一起的古籍包上毛巾,外面再裹上纸,放在特制笼屉里蒸;然后要“揭”,将蒸过的古籍外纸轻轻揭开,揭不开再蒸,然后再揭,直到书页全部揭开;接着要“托”,揭开书页背面,粘贴一层纸,然后上墙绷平经过物理处理后,最后用经过特殊处理的同色纸张,对古籍进行修补,让古籍修旧如旧。
值得一提的是,除进行物理保护外,成都图书馆还主动出击,与本土科研单位共同研发新技术进行古籍保护。“中华善本再造工程”就是其中重点,通过触摸屏虚拟图书展示系统,把数字图书馆加工技术与古籍善本保护工程相结合,使读者通过一个触摸屏,即可实现对古籍善本的自由翻阅。

中医药古籍保护与利用工作既是重点任务也是重要抓手,此项工作应放到新形势和大背景下系统考量,才能与时俱进、推陈出新。

与会专家深入讨论中医药传承创新

录入时间:2010-11-26 18:22:46 点击:次


下午,第三届中医药现代化国际科技大会二分会学术会议在新国际会展中心娇子国际会议中心蜀都厅召开,来自国内外的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本次会议的开幕式由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我校副校长梁繁荣主持。

梁繁荣指出,传承即继承和发扬中医药学的精华,创新则是中医药发展的灵魂,基础理论研究则是中医药学得以传承和创新的关键。本次会议既有中医理论的继承,又有中医理论的创新;既有中医理论的深入探讨,又有对中医理论的辩证思考。涉及到中医理论、中医思维、针灸推拿、中药药性等诸方面。梁繁荣指出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财富,希望通过这次会议能够促进交流、加强合作、共同进步。

开幕式结束后,12位知名学者做了精彩的学术报告。

我校副校长梁繁荣在“经穴特异性的国内外临床研究现状与展望”中提到,通过对临床多例病例临床观察,发现经穴与非穴效应存在明显差异。通过中央随机、治疗方法、疗效指标等方法做了经穴效应特异性的临床评价。

我校教授王飞在“诠释学在中医内科学研究中的应用”报告中,举例介绍了诠释学在中医内科学中的具体应用和诠释过程的三个层次,并且提出应当从哲学高度理解中医内科学中的辨证观点、思维和方法,完善传统医学概念的现代语言转换,把握中医内科理论体系的特质。

山西中医学院教授周然对“重建中医理论体系的紧迫性与可行性”进行了深入研究;德国柏林医科大学教授Claudia.
Witt通过随机、对照研究等方法收集多个临床研究资料证明了传统疗法的有效性;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王平探讨了老年多痰疾病的研究;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教授Yan
Li研究了病络与肿瘤的六项基本生物学表征;河北医科大学教授李恩提出中医理论的研究模式;山东省医学科学院教授韩金翔对生物光子相干性理论与经络联系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美国哈佛大学教授J.X,Kang作了题为“The
Anti-cancer Effect of Huanglian”的报告。

国家自然基金委教授王昌恩作了“国家自然基金委支持中医中药22年”报告。

整场交流报告会学术气氛浓厚,交流形式生动活泼、多样,有发言、提问、讨论。与会者反响良好,纷纷表示期待下届学术大会的召开。

(第二分会秘书处/宣传部晓叙)

那么,这次展出的《本草纲目》金陵本重修本,到底有哪些价值和意义呢?

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所长王云路说:“有关方面应该为民间修复机构发展创造条件,如果民间古籍修复机构技术成熟,公立图书馆的部分古籍也能交予他们修复。”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加强中医药血脉传承是发挥五大资源优势的前提

《本草纲目》是一部伟大的医药学着作,2011年作为重要世界文化遗产,与《黄帝内经》双双进入《世界记忆名录》。《本草纲目》成书以来,翻印了不下百余次。该书最早的刻本由金陵胡承龙刊行,故称“金陵本”。李时珍的儿子李建元于万历二十四年将该书进呈皇帝,进表中提到“甫及刻成,忽值数尽”,说的是该书刚刚刻成,李时珍就溘然而逝,其时约在1593年。今唯有金陵本完整记载了《本草纲目》图文的撰绘及校订者,文字由李时珍编着,其4个儿子、4个孙子,以及两名儒学生员参与了校订誊写;药图绘制辑校则由其3个儿子、两个孙子完成。因此,金陵本最能反映《李草纲目》图文原貌,学术价值最高,是此后各种《本草纲目》翻刻本的祖本。

2010年12月,浙江大学图书信息中心通过政府招标的方式,为该校509册古籍寻找符合条件的机构来完成修复。竞标的机构不少,最终是民办的华宝斋富翰文化有限公司中标。该公司早在2004年就开始从事古籍修复,目前已与多家图书馆、高校有过古籍修复的合作项目。

中医药古籍在存世的中华古籍中占有相当重要的比重,是中医学术传承数千年最为重要的知识载体,也是中医药为中华民族繁衍发展发挥重要作用的历史见证,更是中医药学继承、发展、创新的源头活水;中医药典籍承载着丰厚的历史和文化内涵,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中医药古籍凝聚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法、生命理论和医疗经验,体现了中华民族充沛的文化创造力,不仅对于传承中医药学术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更是现代中医药科技创新和学术进步的源头和根基。深透地理解、研究中医古籍中蕴藏的精髓、智慧,把好东西开发出来,是我们这一代人重要的历史性任务。

据此前研究,今存世的《本草纲目》金陵本完本仅8部,残本4部。作为《本草纲目》原刊的金陵本,对校勘、研究与利用该书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此后的各种翻刻本,都没有完整记载该书的转绘校订人员,也没有保持其某些特有的排版方式。后世版本的文字讹误虽不算很多,但药图的篡改最为严重,到清末张绍棠本时药图已面目全非。因此,金陵本的搜求、保护与研究一直是学界非常重视的事。

缺乏人才显然也是当前众多民间修复机构发展的瓶颈。“大力发展民间修复机构,首先应当解决人才问题。当前我国重点院校几乎没有设置古籍修复专业,加强高端人才培养迫在眉睫。”王云路说。

应该说中医药古籍是刘延东副总理关于中医药是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重要的生态资源”的一个具体体现。做好中医药古籍保护与利用工作,加强中医药血脉传承是发挥中医药五大资源优势的前提。

此次展出的这套《本草纲目》,绝大多数书叶是用金陵本原版木重印的,但又经过了明末制锦堂重修,补刻了数十叶,并有若干剜改之处。那么,制锦堂本为什么能被鉴定为金陵本呢?笔者亲将该书与存世的其他金陵本比较,认定该书与金陵本书叶同出一版者约占95%以上,这说明该书绝大部分书叶是利用金陵本原版木重印的。

然而一旦民间修复机构大量涌现,专家们也有一定的担心。80岁的浙江图书馆退休修复师钱蟾影说,民间修复机构技术参差不齐,如果对古籍修复不当,非但不能使古籍得到“康复”,还会因此断送其“性命”。

发掘中医药古籍精义内涵是弘扬优秀中医药文化的重要途径

古代印书要先刻木版,印完一次后,如果版片损坏不大,还可用来重印。因此通过与已确认的原版书进行比较,观察版式文字的特征,如板框尺寸、样式,版本的断裂纹理,文字细微笔画特征等,可确定古籍是原版初印还是重印本。但为什么又要说制锦堂本属于金陵本重修本呢?这是因为制锦堂利用金陵本原版木重印时,已过了几十年。原版片在运输、保管、印刷的过程中已经都出现了残损,要重印完本就必须对残损部分予以补刻重修。另外,书商出于商业目的,也会对书中的署名或文字进行剜改,这种现象在制锦堂本也可以见到。所以制锦堂本又不是单纯的金陵版,只能称之为金陵版重修本。

“大力发展民间修复机构的同时,也要建立古籍修复人员资格认证制度和古籍修复职业准入制度,行业主管部门应当对民间古籍修复机构按照资质等级划分相应的修复工作范围。”浙江图书馆副馆长徐晓军说。

中医学是历代医家在整理前代医籍的基础上,发皇古义,融会新知,与时俱进,不断创新而逐渐形成的,蕴含着大量防病治病的理论与经验,承载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法、想象力和创造力。做好中医药古籍保护和利用工作,深入发掘中医药古籍精义内涵,为中医药临床服务、百姓养生保健提供前人宝贵经验,为中医药科学研究提供丰富的文献基础,为中医药教育、中医药产业发展提供丰厚养料,才能展示中医药文化的丰富内涵和独特魅力,聚力于中华文化软实力的增加,进而不断增强我国的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

正因为制锦堂本,所用的金陵版原版木已有残损,又经书商补刻剜改,因此该本与现今传世的其他8部《本草纲目》金陵本完本相比,其质量与学术价值还得排在末位。但这并不是说该本不好,或多发现一种金陵本已意义不大,而应该从其他方面来正确认识其价值和意义。中医药古籍是不可再生的,多发现一种珍稀古版中医药古籍,就是为中医药宝库锦上添花,为保存和研究中医古籍增添新的材料。《本草纲目》金陵本刻成之后400多年,还能从民间发掘出其重修本,这一事实提示民间还有很多珍藏的宝物亟待我们去搜寻发掘。在工作中,我们曾发现民间一些人持有珍贵古籍而不识其价值,随意丢弃损毁,任其烟熏火燎,还有人把古籍书叶拆开用来剪鞋样,十分令人心疼。在此提醒广大公众,如果家中存有线装古书籍,最好先请专业人士鉴定一下,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培养专业人才队伍是做好中医药古籍保护与利用工作的关键保障

(作者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前所长)

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进中医药古籍保护与利用相关工作中,能看到一批德高望重的老专家老学者的身影,他们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以深厚的学术功底和精勤不懈的努力,保障中医药古籍的保护与利用工作顺利开展,引导后学们持之以恒厚积薄发。希望老一辈专家们在推进工作过程中,继续培养、锻炼一支精于中医药古籍保护利用和整理研究的新队伍。

古籍不光要留下,还要用,用的人越多,价值才能显现。
我们奉献给后世的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古籍体系,通过运用现代科学技术能让后人检索方便、查阅方便。

——2月1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中医药古籍保护与利用工作座谈会上说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日前发布通知,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于2015年底完成二级中医医院检查评估工作。

评估方法主要有三项:一是自查自纠。各二级中医医院要依照要求认真查找存在问题并提出整改措施,将情况报送省级中医药管理部门。二是省级检查评估。各省级中医药管理部门依据实施细则组织专家对本辖区二级中医医院进行检查评估,可结合本辖区实际情况自行制定检查评估工作专家手册,明确专家组成、检查评估时间、流程等。三是抽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将组成专家组对二级中医医院进行抽查,抽查内容将从评审标准实施细则和持续改进活动方案实施细则中随机抽取。

2月5日,湖南省副省长李友志到省中医药研究院看望国医大师刘祖贻、孙光荣,并实地考察了该院中药研究所实验设备、中药资源普查室、中药资源普查标本馆和国华制药公司厂区等处。

李友志指出,湖南是中医药资源大省,为再创湖南中医辉煌,要实施三大战略:第一,人才战略。要以中医药大学和中医药研究院培养为主,以省市县名中医带徒为基础,以乡村中医为补充,采取措施培养一大批中医人才。第二,中医临床名方战略。要把一些疗效确切的临床名方进行规范研究,推广应用,让广大百姓受益。第三,药材药品战略。要花大力气抓好药材生产,加大药品基地建设,不断提高药材质量。

李友志表示,省政府及相关部门将给予中医药研究院多方面支持。同时,号召全省卫生系统要向国医大师刘祖贻、孙光荣学习,学习他们淡泊名利,几十年如一日,专心临床科研的奉献精神。刘祖贻、孙光荣表示,今后要继续努力学习,发挥余热,为中医药事业服务。

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巡视员黄卫东,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詹鸣,省卫生计生委主任张健,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邵湘宁等陪同调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