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山画水画自己 画天画地画生活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画家画了一幅画,青山绿水。

但画面始终死气沉沉。

他整日看着画叹息,最后在叹息声中,画家去世了。

画家生时只是小有名气,却在死后名声大噪。原由,便是这幅画。

每个人都说它好,活生生的,却没人说得出它好在什么地方。

后来,一种说法悄然传出,画好,是因为景好。

原来无人踏足的青山渐渐来了许多人。每个人都拿着画板,画啊画啊,但是无人成功。

没人知道画家是如何让画活起来的。

有好事者把他人的作品和画家的进行了对比,意外发现画家的画中有着一个青山上没有的土丘。

难道是画家成功的缘由?有人在画作上也添加了几笔,画面却依旧死气沉沉。

其实,如果有人更仔细地看那幅画,便会发现画家画上多出的并不是土丘,而是一座孤坟。

还有一件要说的事是,画家出名的最早原因是,他死后尸体离奇失踪了。

那一刻,画发生了改变,有了魂,活生生的。

变化的过程无人看到。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画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其实这里主要说的是绘画的功能性,就是说当我们开始着手一幅画时,最初想的是什么?纵观美术史的发展,从远古时期人类语言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古人已经开始了在山洞的壁上作画,我敢肯定他们将画画在岩壁上绝不是因为吃饱了没事干或者今天在外面狩猎的时候看到一头牛多么的健美。他们作画的目的,我们有很多种推测:娱乐、祈祷、游戏、祭祀、记录。由于太过于久远,我们不可考证他们具体是为了什么,但我们可以从推测中看出,他们大概有一个目的。时间往后推,古埃及人创造了伟大的艺术,包括壁画和雕塑,这个时候,他们作画或者雕塑的目的就已经很明确了:他们相信,人死了以后灵魂会离开肉体,但是肉体会腐烂,而他们在人世的永久保留就在于具体的形象,绘画,或者雕塑。在相机出现之前,绘画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记录,真实的或者浪漫的记录个人(肖像画)或历史事件,后来经过印象派的洗礼,绘画才从客观事物上解脱出来,形式多变,风格迥异,无论是最求多重角度重组的立体主义还是与客观事物毫无联系的抽象主义,每一个思潮都有他们追求或者要表达的东西,达达之后,绘画“死亡”装置、行为、各种观念艺术迭出,但终究是要表达。

图片 1

“中国精神·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创作展在京举办

本报记者蒋培玲
5月18-24日,“中国精神·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创作展暨第十三届山花奖·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初评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来自全国60多个农民画乡的200幅农民画,以浓郁…

到这里我们可以说:绘画或者艺术是一种表达,也许我们可以说艺术是一种语言。一件绘画或者艺术作品的呈现就是要表达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可以是一种观念可以是一种认识,也可以是一种思想。

丢丢手工手绘微绘本

《沂蒙旧事》 任忍作

《沂蒙旧事》任忍作

回到最初,我们画一张画是为了什么?只是有张照片好看,想画出来?或者有盆花很好看,我要画出来?吴冠中曾经说过:如果一张画只是为了挂在墙上很好看,那我在那个角落摆上一盆花同样能达到这个效果。绘画是一种语言,画家或者艺术家是有话要说的人,不说他就难受,只不过画家是通过画面来表达。

材料,观念,种类,流派,艺术创作,可能性

《一日之计在于晨》 兰开军作

《一日之计在于晨》兰开军作

油画,版画,国画,素描,插画,绘本,装置

《代代红》王阿妮作

《代代红》王阿妮作

水粉,丙烯,水彩,彩铅,色粉,油画棒,衍生,综合

《乡土之花》 邹文才作

《乡土之花》邹文才作

古典,现实,浪漫,印象,表现,野兽,立体,抽象,行动,现代

《赛龙舟》杨文秀作

绘画、雕刻、制陶、剪纸,黏土、拼贴、音乐、舞蹈、诗歌、戏剧

《赛龙舟》 杨文秀作

《金色梦》段延民作

《金色梦》 段延民作

本报记者蒋培玲

本报记者蒋培玲

5月18-24日,“中国精神·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创作展暨第十三届山花奖·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初评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来自全国60多个农民画乡的200幅农民画,以浓郁的地域特色和鲜明的时代精神,反映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农村建设发展成果,从不同角度描绘了基层农村、农民心中的“中国梦”。

5月18-24日,“中国精神·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创作展暨第十三届山花奖·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初评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来自全国60多个农民画乡的200幅农民画,以浓郁的地域特色和鲜明的时代精神,反映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农村建设发展成果,从不同角度描绘了基层农村、农民心中的“中国梦”。

描绘温暖的乡土生活

描绘温暖的乡土生活

“真实!生动!感人!”这是美术评论家廖开明对此次画展的评价,温暖的乡土生活成为此次农民画展的一大亮点。

“真实!生动!感人!”这是美术评论家廖开明对此次画展的评价,温暖的乡土生活成为此次农民画展的一大亮点。

“我们的功底,来源于生活;我们的创作,来源于对生活的感悟。”农民画艺术家代表、来自贵州省龙里县巴江乡平坡村的兰开军在开幕式上说,“我们一手拿锄头,一手拿画笔,每当农闲便聚集在一起‘画山、画水、画自己,画天、画地、画生活’。”

“我们的功底,来源于生活;我们的创作,来源于对生活的感悟。”农民画艺术家代表、来自贵州省龙里县巴江乡平坡村的兰开军在开幕式上说,“我们一手拿锄头,一手拿画笔,每当农闲便聚集在一起‘画山、画水、画自己,画天、画地、画生活’。”

据兰开军介绍,平坡村是一个苗族聚居村寨,苗家妇女会动手就会画画,从画围腰、帕子开始,画的都是自家的生活。平坡苗族农民画汲取了剪纸、刺绣、民间印染等手法,将快乐的劳作、喜庆的节日、浪漫的婚恋以及丰饶的田园,都在无声的绘画语言中娓娓道来,渲染出一个独特的精神世界。此次平坡村共选送8幅作品,其中4幅入选,兰开军一家就占了3幅。除了他的作品《一日之计在于晨》,母亲王朝芬的作品《吃喜酒》和妹妹兰开翠的作品《闹新春》也入选,其中母亲已经70岁,是参展年龄最大的画家。

据兰开军介绍,平坡村是一个苗族聚居村寨,苗家妇女会动手就会画画,从画围腰、帕子开始,画的都是自家的生活。平坡苗族农民画汲取了剪纸、刺绣、民间印染等手法,将快乐的劳作、喜庆的节日、浪漫的婚恋以及丰饶的田园,都在无声的绘画语言中娓娓道来,渲染出一个独特的精神世界。此次平坡村共选送8幅作品,其中4幅入选,兰开军一家就占了3幅。除了他的作品《一日之计在于晨》,母亲王朝芬的作品《吃喜酒》和妹妹兰开翠的作品《闹新春》也入选,其中母亲已经70岁,是参展年龄最大的画家。

兰开军是全家齐出动,来自江苏省邳州市运河镇李口社区的邹文才和朱成梅则是夫妻携手参展。邹文才的《乡土之花》描绘了蓝印花布的劳动场景,朱成梅的《美在民间》则叙述了泥塑娃娃的制作过程。邹文才和朱成梅的作品多为展现当地的民风民俗。邳州坐落于京杭大运河岸边,1992-2007年,邹文才以大运河两岸的民风民俗,创作了200米的长卷。朱成梅说,她和丈夫邹文才原来是画友,除了仰慕丈夫的才华,更感动于邹文才身有残疾,仍笑对生活的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至今,夫妻俩已获过多个国际和国家级奖项。

兰开军是全家齐出动,来自江苏省邳州市运河镇李口社区的邹文才和朱成梅则是夫妻携手参展。邹文才的《乡土之花》描绘了蓝印花布的劳动场景,朱成梅的《美在民间》则叙述了泥塑娃娃的制作过程。邹文才和朱成梅的作品多为展现当地的民风民俗。邳州坐落于京杭大运河岸边,1992-2007年,邹文才以大运河两岸的民风民俗,创作了200米的长卷。朱成梅说,她和丈夫邹文才原来是画友,除了仰慕丈夫的才华,更感动于邹文才身有残疾,仍笑对生活的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至今,夫妻俩已获过多个国际和国家级奖项。

展现向上的精神力量

展现向上的精神力量

“中国梦归根结底是人民的梦。”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建文说,农民画以朴素醇厚的语言歌颂劳动,礼赞生活,传递着昂扬向上的精神活力。

“中国梦归根结底是人民的梦。”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建文说,农民画以朴素醇厚的语言歌颂劳动,礼赞生活,传递着昂扬向上的精神活力。

青瓦、白墙,错落有致的马头墙,在皖南一座特色的农家小院里,一家人正在读报,了解国家的好政策。这是安徽省青阳县杨田镇缑山村农民画家沈扬林的画作《喜读新报》。谈及这幅画的创作,沈扬林说,这是专门为此次活动创作的,反映山区农民对“中国梦”的理解。

青瓦、白墙,错落有致的马头墙,在皖南一座特色的农家小院里,一家人正在读报,了解国家的好政策。这是安徽省青阳县杨田镇缑山村农民画家沈扬林的画作《喜读新报》。谈及这幅画的创作,沈扬林说,这是专门为此次活动创作的,反映山区农民对“中国梦”的理解。

此外,吉林农民画家段延民的《金色梦》、山东农民画家的《团圆》等都立足自身,阐释了自己的中国梦。“我的中国梦就是创作出更多积极向上的农民画,把优秀的民族民间艺术推向世界。”重庆綦江农民画家李成芝说。

此外,吉林农民画家段延民的《金色梦》、山东农民画家的《团圆》等都立足自身,阐释了自己的中国梦。“我的中国梦就是创作出更多积极向上的农民画,把优秀的民族民间艺术推向世界。”重庆綦江农民画家李成芝说。

“今天,广大农民画创作者更加自觉自如地运用传统民间绘画的造型和色彩表达方法,更加深刻真挚地观察和表现农村的生活体验和审美情感,表达自信乐观的生活态度,创作了一批有梦想、有温度、有情感、有感染力的作品,带给我们很多鼓舞和感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鲁生说。

“今天,广大农民画创作者更加自觉自如地运用传统民间绘画的造型和色彩表达方法,更加深刻真挚地观察和表现农村的生活体验和审美情感,表达自信乐观的生活态度,创作了一批有梦想、有温度、有情感、有感染力的作品,带给我们很多鼓舞和感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鲁生说。

对乡村文明的再发现再认识

对乡村文明的再发现再认识

本次创作展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美术馆共同主办,涉及全国25个省市区及新疆建设兵团,参评作品总量达1450幅,参与的农民画乡广,作品数量多,创作题材多样,体现了当代中国农民画创作的整体风貌与创作水平。

本次创作展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美术馆共同主办,涉及全国25个省市区及新疆建设兵团,参评作品总量达1450幅,参与的农民画乡广,作品数量多,创作题材多样,体现了当代中国农民画创作的整体风貌与创作水平。

纵观整个展览,创作语言丰富,有粉画、油画、国画、版画、漆画、唐卡等,不拘一格,洒脱自如;创作队伍多元,包括汉族、藏族、回族、苗族、傈僳族、彝族等多民族,体现了当代农村文化生活的多样性。如上海金山农民画体现了海派艺术色彩和传统,广东龙门农民画体现了广府文化影响和客家文化符号的多样性,浙江舟山渔民画富有现代气息和浪漫色彩,贵州水城、平坡、麻江苗族、毕节彝族、土族、云南腾冲傈僳族、新疆维吾尔族等农民画突出了民族语言和地方特色。

纵观整个展览,创作语言丰富,有粉画、油画、国画、版画、漆画、唐卡等,不拘一格,洒脱自如;创作队伍多元,包括汉族、藏族、回族、苗族、傈僳族、彝族等多民族,体现了当代农村文化生活的多样性。如上海金山农民画体现了海派艺术色彩和传统,广东龙门农民画体现了广府文化影响和客家文化符号的多样性,浙江舟山渔民画富有现代气息和浪漫色彩,贵州水城、平坡、麻江苗族、毕节彝族、土族、云南腾冲傈僳族、新疆维吾尔族等农民画突出了民族语言和地方特色。

“来自农民画家的自信在本次展览中得到了最生动地诠释和体现,这是对农村文化的自信,是乡村文明的自信,是对作为中国文明之根的农村生活的再发现、再认识、再体验和再创作。”潘鲁生说,“农民画作者生活在农村和城镇社区,亲历了农村的深刻变化,他们熟悉乡土生活,具有深厚的乡愁情怀,充满了生活的理想和热情,从不同角度描绘了基层农村的‘中国梦’主题。”

“来自农民画家的自信在本次展览中得到了最生动地诠释和体现,这是对农村文化的自信,是乡村文明的自信,是对作为中国文明之根的农村生活的再发现、再认识、再体验和再创作。”潘鲁生说,“农民画作者生活在农村和城镇社区,亲历了农村的深刻变化,他们熟悉乡土生活,具有深厚的乡愁情怀,充满了生活的理想和热情,从不同角度描绘了基层农村的‘中国梦’主题。”

期间,中国民协还将举行“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初评,从中评出最优秀的作品参与民间文艺最高奖项山花奖的角逐。

期间,中国民协还将举行“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初评,从中评出最优秀的作品参与民间文艺最高奖项山花奖的角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