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的诗_雪莱最出名的诗_雪莱名言_雪莱和拜伦

图片 3

原标题:雪莱:咏一朵枯萎的紫罗兰

图片 1

英国最伟大的抒情诗人雪莱诞生

2016年08月04日 15:34来源:我爱历史网阅读量:29 分享到:

每次说起雪莱,很多人会评价他为英国着名浪漫主义诗人,或是“天才预言家”。那么,雪莱是个怎样的人?雪莱有哪些故事?下面跟随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吧!

珀西·比希·雪莱(1792年8月4日-1822年7月8日),英国最伟大的抒情诗人,出身于一个有点地位和权势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苏塞克斯郡的绅士,国会的辉格党议员;他的祖父是位从男爵,积聚了万贯家财。

雪莱是长子,因此他长大以后,可望成为既富有又有爵位的人。8岁时雪莱就开始尝试写作诗歌,12岁进入伊顿公学,18岁进入牛津大学,1811年3月25日,由于散发《无神论的必然》,入学不足一年的雪莱被牛津大学开除。

1812年2月12日,同情被英国强行合并的爱尔兰的雪莱携妻子前往都柏林为了支持爱尔兰天主教徒的解放事业,在那里雪莱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并散发《告爱尔兰人民书》以及《成立博爱主义者协会倡议书》。

图片 2

中文名:珀西·比希·雪莱

图片 3

紫罗兰

花朵儿的芳香已经散尽,

外文名:Percy Bysshe Shelley

一支枯萎的紫罗兰

它像你的吻,曾经向我吐馨;

国 籍:英国

这一朵花失去了香味,

这朵花的香气 已经消散,

花朵儿的彩色已经暗淡,

民 族:日耳曼人

它象你的吻,曾对我呼吸;

本该像个吻 向我递上你的呼吸;

只有你在时,它才鲜妍!

出生地:英格兰霍舍姆市

那鲜艳的颜色也已消褪,

花的颜色 也已经褪去,

出生日期:公元1792年8月4日

不再闪耀着你,唯一的你!

如你曾私有的 那般独特的光辉!

那毫无生气的干瘪形骸,

逝世日期:公元1822年7月8日

一具萎缩、毫无生气的空虚形体,

还伴着我孤单的胸怀;

职 业:作家、学者

一个枯萎而僵死的形体,

陈列在我荒芜的胸襟之上,

它以默默安息的冷冷神情,

信 仰:柏拉图主义

茫然留在我凄凉的前胸,

以它那 冰冷而寂静的安然气息,

讥嘲着这颗还是火热的心。

主要成就:创作大量浪漫主义诗歌

它以冰冷而沉默的安息

来嘲弄我仍炽热不竭的心。

构想了理想社会的雏形

折磨着这仍旧火热的心。

我哭泣,我的眼泪不能使他复活;

我哭了,我的泪不能使它复生!

政治上支持爱尔兰民族的独立

我叹息,它不再迎向我的呼吸;

我叹息,它再不会向我吐馨;

预言希腊的独立

我哭了,眼泪不使它复生!

它这静默而无怨的命运,

我步邮苷庋拿耍腿缁(ǘ)洌?

代表作品:《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西风颂》《致云雀》《云》

我叹息,没有香气扑向我!

正如同我所应得。

无所抱怨,而保持着沉默。

语 言:英语

唉,这沉默而无怨的宿命

作者 / [英国]珀西·比西·雪莱


墓 地:罗马新教公墓

虽是它的,可对我最适合。1818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翻译 / 紧张

『简书出版公园』公众号上线啦,赶快来撩版君吧!在这里关于投稿、写作以及出版的问题都可以与版君交流,版君在简书出版公园号等着你!版君会不定期的搞一些抽奖活动,简书笔记本,最新出版书籍,更有kindle阅读神器等着你!读书与写作我们是认真的!

碑 文:COR CORDIUM

责任编辑:

On A faded violet(Percy Bysshe Shelley)

珀西·比希·雪莱——英国作家

珀西·比希·雪莱(英文原名:Percy Bysshe
Shelley,公元1792年8月4日—公元1822年7月8日),英国著名作家、浪漫主义诗人,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出色的英语诗人之一。英国浪漫主义民主诗人、第一位社会主义诗人、小说家、哲学家、散文随笔和政论作家、改革家、柏拉图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受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影响颇深。

The odor from the flower is gone,

Which like thy kisses breathed on me;

The color from the flower is flown,

Which glowed of thee, and only thee!

A shriveled, lifeless, vacant form,

It lies on my abandoned breast,

And mocks the heart, which yet is warm,

With cold and silent rest.

I weep —- my tears revive it not;

I sigh —- it breathes no more on me;

Its mute and uncomplaining lot

Is such as mine should be.

Percy Bysshe Shelley

我们眼中的 高贵典雅的紫罗兰,要凋谢了。

她定然是曾经艳丽无比,承诗人之疼爱,

但是她确实是无可挽回的要走向枯萎,

即使是去了香气,丢了颜色,

曾拥有过的那些,双方之间的亲昵与美妙,

也是不会忘记。

又恰恰是忘不了的,所以每日每夜,

紫罗兰静置在您胸襟之上,

你疼爱惋惜又再不可得,

心口的温度依旧,

却不能实现对她的催生,

她从自己的骨子里逝去了,

却忘了从我的骨子里离开,

所以诗人这样以为,

自己与紫罗兰之间的羁绊,

便是他们命运之归所,

已经吞下的爱情,

如今有所残留的果。

荐读/紧张

2016/09/0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