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闿运与曾国藩杨度毛泽东齐白石的关系

图片 8

原标题:讲座预告 | 近代名师王闿运

1月14日讯1月8日上午,市博物馆邀请了湘潭读山诗社社长刘安定为市民讲述一代文宗王闿运先生的家世。

王闿运是湖南湘潭人,二十几岁开始研究经学,对《春秋公羊传》尤有深入研究,但他通经在于致用,尤其是实现其所谓帝王之学。他认为《春秋》主旨在
于拨乱。治经要经世致用,他的致用是将经与术结合起来。术是权术,治理国家的一种方法、手段,即所谓纵横之术。王闿运想用纵横之术来辅助识时务之人成帝王
之业。在乱世,谁能拨乱反正,成大事业,即辅助谁,但又要看准时局变动的趋向,静观势态,未到其时,蛰伏隐退,时机到来,大展才能。因此,既要有满腹经
纶,又要有居静不动的修养,可进可退。进时,用儒学、儒教使据乱达到升平,推致太平;退时,用老庄的学问,庄子的禅悟人生,去掉忿怨,怡然自乐。
王闿运满腹经纶,欲报效国家,将自己的一套经世安邦之策付诸实现。
王闿运的这种抱负,因太平军起义的爆发而更趋强烈了。起义军入湘后,曾国藩奉清廷之命帮办湖南团练,组织湘军与起义军为敌,王闿运曾多次上书言事,得到
了曾的重视。后虽因身系独子,未能从军,但从此与湘军将帅保持了密切的关系。在太平天国存在期间,他曾三度至曾国藩驻地探视,并参与谋划。据王闿运晚年的
弟子杨度后来追述,当时王氏击剑学纵横,游说诸侯成割据,东南带甲为连横。曾、胡却顾咸相谢,而王氏却笑起披衣下。说的是王闿运曾游说曾国藩、胡
林翼与太平军连横反清。王、杨师弟交情甚密,且当时王尚健在,故其说宜有据。计其进言当在1855年冬王到武昌曾军探望时。但曾国藩把王看作是狂放不
羁的文士,虽诗歌唱酬,优礼甚至,而于其意见,殊少采纳,却也是事实。如1856年初王作书与曾,促其建议撤团防、废捐输、清理田赋,以减轻对人民的压
榨,防止人民投奔和响应太平军,曾就没有接受。故王对曾,也始终只以后辈和朋友自居,未尝甘为僚属。
王闿运为人慷慨激昂,向以霸才自居。他在1855年劝曾国藩自立不成。1860年再入曾府,仍喋喋而谈,其意也是彼可取而代之的意思;但曾国藩却正襟危坐,以食指蘸杯中茶汁,在几上点点划划。不多时,曾起立更衣,王闿运便站起窃视几上,只见上面依稀有个妄字。
一晃几年过去了,此时的曾国藩正准备北上剿捻。一见王闿运到来,他极为高兴,但因有了前两次劝进,曾国藩自然有所警惕。但王闿运这次却好像换了
一个人似的,只是与曾国藩讨论学问。他对曾国藩说:公之文,从韩愈以追西汉,逆而难,若自诸葛、魏武帝以入东汉,则顺而易。曾国藩起初听得津津有味,
并频频点头。的确,学习辞章从唐代韩愈,上溯西汉,逆而难,如果自曹操入东汉就比较容易了,也顺理成章。但到后来,曾国藩还是听出了王闿运的弦外之音。原
来还是让他做曹操!但曾国藩这次倒也平静,故作不知。王闿运自知他的帝王之术再无实现的机会,颇为沮丧,只得悻悻而归。
三次纵横计不
就,王闿运对曾国藩的看法大为改变。说曾国藩再次出山已变节为巽顺,虽功成名就,但避事不敢担当。直到晚年,王闿运已经历了清亡、袁世凯复辟败亡
等重大的历史事变,才对曾国藩当初不自立为帝的看法有了改变。据说民国后,珍藏着曾国藩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一联的朱老夫子,曾专门去拜访
这位当年行纵横计的王闿运,并拿出曾联求王写跋语。王闿运大为惊叹说:难道真有这个联吗?涤公襟怀,今日以前,我只知一半,今而后,乃全知。吾老矣,如
果不是您相示,几不知文正之所以为文正,左老三之所以为左老三。沉思片刻,即欣然命笔,另书一联曰:花鸟总知春浩荡,江山为助意纵横。
书毕,对朱君说:吾不敢著墨文正联上,以重污文正。另书此,纪文正之大,且以志吾过。这就是以霸才自称的王闿运,垂老始悔的一幕。历史上多少委曲的憾
事就是这样不可思议。

王闿运与曾国藩

1876年,郭嵩焘漂洋过海奔赴英国,为“马嘉理案”向英国道歉,并担任首任清朝驻英国公使。

赏册府珍藏

王闿运,湘潭人,字壬秋,是近代有名的纵横家、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他力倡通经致用,实施经世教育,培育了杨度等经世英才。

王闿运和曾国藩都是湖南人,早在曾国藩回乡去办团练的时候,两个人就有所交往。在咸丰八年秋季的时候,曾国藩曾经驻军在江西的建昌。不久,湘军在三河镇遭遇大败。十二月时,王闿运急忙赶到了建昌,更停留了五日,和曾国藩还“谈至三更”。当时谈判的光景十分的惨淡,所以王闿运与曾国藩两个人可以说是一对患难之交。

临行前,郭嵩焘的湖南老乡王闿运对他谆谆善诱,希望他以孔孟之道,规劝英国走上“天下太平”的康庄大道:“海岛荒远,自禹墨之后,更无一经书文儒照耀其地。……诚得通人,开其蔽误,告以圣道,然后教之以人世之大法,与切己之先务,因其技巧,以课农桑,则炮无所施,船无往来,崇本抑末,商贾不行,老死不相往来,而天下太平,则诚不虚此行。”

图片 1

讲座中,刘安定从王闿运的家世源流切入,分童年与青少年时期、归隐衡山治学时期和入幕生涯时期讲述了王闿运这几个时期的经历,并重点从政治、教育、经学、史学、文学等五个领域解读了王闿运的生平成就,带大家进一步了解王闿运的传奇一生。近60名市民前来聆听,刘安定风趣幽默的讲座赢得现场听众阵阵掌声。

图片 2

图片 3

讲座时间:09月16日(周日)上午9:30

如今这段话读起来是不是令人大跌眼镜?

主讲人:周柳燕

实际上,王闿运说这段话时,已经很客气了。在以往,王闿运甚至认为洋人根本不算人,只是通了点人气的“鬼类”而已。

举办单位:湖南图书馆

地点:湖南图书馆阅览楼二楼会议室

王闿运,字壬秋,湖南湘潭人,生于1833年。王闿运少年时代勤奋读书,“昕所习者,不成诵不食;夕所诵者,不得解不寝。”“经、史、百家,靡不诵习。笺、注、抄、校,日有定课。”

赏册府珍藏

王闿运与左宗棠一样,科举之路走得很坎坷。他虽然在24岁就考中举人,但26岁参加会试时名落孙山,此后终生不再参加会试。

主讲人介绍

展开剩余74%

湖南商学院文学院原副院长,硕士生导师,长沙时务学堂研究会常务理事。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与传统文化研究。是中国商业文学研究的开拓者之一,研究成果有拓展文学史研究空间和填补空白的意义。对王闿运有专门的研究,有专著《王闿运的生平与文学创作》和《王闿运辑》以及《湘学》;另外主持、参与省级以上科研课题9项;出版专著、合著19部,出版古籍整理书籍5部;获湖南省第八届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1项,获湖南省、教育部多媒体教育软件大奖赛一等奖2项。

王闿运为人处世比左宗棠更狂,连曾国藩都不看在眼里。

赏册府珍藏

图片 4

内容简介

曾国藩创建湘军之初,曾经将王闿运召至幕下。王闿运只为清客不受事,来去自由。曾国藩攻破太平天国天京后,王闿运前去祝贺。彼时,曾国藩志得意满,走上了人生巅峰,再加上宾客云集,难免对老朋友有所怠慢,竟然忘了到王闿运住处去回访。

他是一个卓有成就的文学家,主盟诗坛数十年,成为近代“湖湘诗派”的领袖;他是一个独树一帜的经学家,崇尚今文经学,与王夫之、王文清、王先谦并称湖南“四王”;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史学家,如椽大笔写出的《湘军志》,被称为“唐后良史第一”,让湘军将领恨之入骨;他更是当之无愧的教育家,从私塾老师到书院山长,“抟土成人,点铁成金”,其弟子不仅有卓有建树的学界名人廖平、宋育仁等,艺术大师齐白石、释敬安等,政治风云人物杨锐、刘光弟等,更有一生投身截然对立的政治派别、成为中国近代史上最具潜质的政治家和颇具争议的传奇人物杨度……可谓鸢飞鱼跃,桃李芬芳。他就是名满天下亦谤满天下世所罕见的怪杰,也是我们讲座的主角—近代名师王闿运。

王闿运二话不说,打点行李准备走人。这时候曾国藩派幕僚请他宴饮。王闿运不屑地说:“我大老远赶过来,就是为了吃大帅两顿酒饭吗?”转身就走,不给曾国藩挽回失误的机会。

图片 5

赏册府珍藏

由于王闿运做事过于狂妄,连左宗棠都觉得不可思议,对别人说王闿运“太过狂悖”。

温馨提示:讲座结束后,可跟随老师上四楼“册府赏珍”参观展览。

左宗棠的评语落入王闿运耳中。王闿运怒不可遏,立即投书问罪:“节下久与游而不知,是不智也;无以易之,是无贤也。将兵十年,读书四纪,居百僚之上,受五等之封,不能如周公朝接百贤,亦不如淳于之日进七士,而焦劳于旦暮,目营于四海,恐仍求士而士益裹足耳。”王闿运指责左宗棠“不智”“无贤”,官做那么大,却未能礼贤下士,以后求士的话,肯定没人鸟你。

联系电话:84174006

图片 6

不知道左宗棠收到这封信后,是什么神情?

点击图片阅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曾国荃曾经委托王闿运撰写一本书,来为湘军立传,本意自然是想对湘军的“丰功伟业”写进历史,以青史留名。

这本是一种“广告软文”,王闿运却正儿八经地当成历史在写。他花了两年时间,走访了大量的湘军将领和其他当事人,又想方设法调阅了一批军机处档案,通过曾纪泽阅读了曾国藩日记。随后,批阅七载,终于完成了这部11万字的《湘军志》。

《湘军志》除了褒扬湘军的功勋战绩外,还对湘军最初打败仗、曾国荃攻克天京后后纵军掳掠等情况进行了披露,使得一些湘军将领火冒三丈,骂为“谤书”。曾国荃更是扬言要杀掉闿运。

图片 7

王闿运被迫将《湘军志》原版交郭嵩焘毁掉,可是,《湘军志》已经流传下来。后世学者对《湘军志》
的评价很高,称之“文笔高朗,为我国近千年来杂史中第一声色文学”。

当年王闿运入京参加会试时,由于运气不佳,不幸落榜,曾经在肃顺门下设馆教授。肃顺待王闿运极为礼遇。可是,王闿运没呆多久,就告辞而去。

1861年,咸丰皇帝在承德避暑山庄暴病身亡,权力转移到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手里。这对于王闿运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当时,王闿运正在山东一带游历,“得肃顺书招,入京将大用”。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启程,“辛酉政变”就发生了。慈禧太后联合恭亲王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扳倒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并将肃顺斩杀于菜市口刑场。

图片 8

王闿运侥幸逃过了“肃顺余党”的牵连,从此却与官场绝缘了,只好去做教书育人的名士了。

他先后主持过四川尊经书院、长沙思贤讲舍、衡州船山书院、南昌高等学堂等,教授过的学生多达数千人,桃李满天下。杨度、夏寿田、廖平、杨锐、刘光第、齐白石、张晃、杨庄等人均是他的高徒。“戊戌变法六君子”里,就有两个是他的弟子,即杨锐和刘光第。

王闿运一生清贫,寿命却很长,见证了清朝的灭亡,一直活到了1916年,才以83岁高龄因病去世。

【参考资料:《清史稿》《经学大师王闿运》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