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科举是怎样的:是谁改变了中国的科举制

图片 1

在110年前的光绪三十一年,清廷宣布停废了在中国历史上延续了1300年之久的科举制度。

一百年前的9月2日,科举制在风雨飘摇中被废止。值科举废止100周年纪念日,9月2日至4日,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和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科举制与科举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会上,学者们在理论层面对科举制度的历史价值与现实影响进行探讨,以求总结科举制的千秋功罪,从多学科的角度探讨科举制的废除和科举学的发展,为现实考试制度改革提供历史借鉴。
共计150余位研究科举的专家参加了研讨会,除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学者外,还有来自美国、俄罗斯、日本、韩国、越南等国的学者。研讨会收取了120余篇论文,主要围绕科举制的历史、影响与科举学的现实意义等展开讨论。
科举制是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古代的考试取士制度,是中国历史上影响重大而深远的制度。从隋唐到明清,从创立到废止,科举制在中国历史上存在了1300年。1905年9月2日,清廷颁布上谕:著即自丙科为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科举制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盖棺尚未定论,争论仍在继续。”著名高等教育专家、厦门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名誉所长潘懋元教授表示,研讨会并不是要为中国科举制度“唱挽歌”,而是要实事求是地评价这一制度的功过是非,还原历史本来的面目,在总体否定中肯定某些值得肯定的东西,并从中寻找解决现实问题的答案或启示。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认为“对科举制的评价存在许多认识误区,出现各种与历史实际不符的说法”,他提出要为科举制平反和正名。
学者们认为科举制对选拔人才、普及文化,促进社会稳定,维护国家统一等方面成效卓越,是人类史上第一个强调要用才能而不是按照出生来选拔官吏的制度,使得下层人民向上层流动成为可能,对西方的考试制度和文官制度亦有重要影响。
伴随着对科举制新一论研究热潮和众多学者从不同学科视角对科举制的研究深入,“科举学”逐渐形成。1992年,科举学的倡导者刘海峰和他的研究生们以科举考试研究作为科研与教学重点,首倡建立了“科举学”。刘海峰在《为科举平反》一文中说:“正是在为科举制平反的大趋势中,‘科举学’应运而生。‘科举学’的提出本身具有某种为科举制平反的含义”。
在会议的闭幕式上,刘海峰说“‘科举学’的发展趋势是从冷寂走向热门,从制度的考释走向理论的探讨,从激情的批判走向理性的判断历程。科举废止百年后的今天,越来越多的研究者们相信,科举学必将在21世纪发展成为一门烁然可观的显学。”。

日前,科举制度与中国文化暨第十五届科举制与科举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湖北武汉举行。来自国内外80余位专家学者,就科举制度与中华知识体系、科举制度与中国思想文化、科举制度与东亚文明、科举制度与民间社会、科举制度的现代启示、西方人眼中的中国科举及科举文献与科举文物等主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武则天很重视科举,这和她的经历有关。唐朝前期还有贵族政治的残余,朝廷内有关陇集团,朝廷外有山东旧贵族势力。武则天呢,武家是小姓,被贵族们瞧不起,武则天全靠自己的力量逐渐走上高位,在这个过程中她没少和关陇集团对抗,甚至出现了双方对骂的热闹景象。武则天上台后,特别注意扶持中低级官员,提拔庶族人士,用来取代旧有的权贵阶层,所以她对科举十分重视。她对中国科举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体现在对科举的三项改革上。

科举制;科举学;废止;兴起

由嘉定博物馆主办《科举学论丛》自2007年创刊以来,每年推出2-3辑,由线装书局出版,自2010年起成为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科举文化专业委员会学术会刊。从2017年起,《科举学论丛》改由嘉定博物馆与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合办,由中西书局出版发行,版式有调整,内容有扩展,以更高的学术品质服务于方兴未艾的科举学研究。改版后的《科举学论丛》,得到了与会学者的赞许。

一、巩固殿试

基金项目:2013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科举通史”(13JJD880010)。

自2005年举办第一届科举制与科举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以来,该学术专题会议每年至少举办一次,已成功举办了15届。在国内外专家学者的积极参与和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下,其学术影响力逐年增强,业已成为国内外具有广泛影响的系列学术研讨会。

武则天之前的科举,主要由官员负责组织考试、发榜,考生和皇帝不直接见面。但是从唐高宗开始,开创了一种新制度——殿试。皇帝当主考官,在大殿上亲自选拔人才。既然有官员负责考试,皇帝亲自主持考试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个意义是非同一般的。为什么呢?在中国人的伦理观念中,除了父子、母子关系之外,最亲密的关系,就是师生关系了,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生关系是一辈子的关系。由皇帝主持考试,就意味着参加考试的人都算作“天子门生”,这样除了冷冰冰的君臣关系之外,考生与皇帝之间还能建立起一种温情脉脉的师生关系,从而拉近了考生与皇帝之间的距离。这些青年才俊都是国家未来的希望,长治久安就指望他们呢。

作者简介:刘海峰,男,福建泉州人,历史学博士,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教育史研究。

《旧唐书》记载,唐高宗在显庆四年春季亲自主持考试,在九百名考生中选拔了张九龄等青年才俊,这算是中国殿试之开端。但是人们总说武则天是这个制度的创立者,为什么呢?因为唐高宗这次考试是临时举措,没有形成制度,而武则天则把这件事制度化了,规模也更大。武则天做事很认真,一个个考,一考就是好几天,可谓盛况空前,从此殿试就成了惯例。所以《册府元龟》和《资治通鉴》都说,殿试是武则天创造的。此后历朝历代皇帝都举行殿试,进士们也自豪地说自己是“天子门生”。

基金项目:2013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科举通史”(13JJD880010)。

二、开设武举

作者简介:刘海峰,男,福建泉州人,历史学博士,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教育史研究。

一说武举,武状元,好多人就想到苏乞儿。武举的创办人就是武则天。武则天时期,国家承平日久,老百姓习惯太平日子了,很少有人懂得打仗,再加上府兵制也逐渐瓦解,所以平民很少接触军事训练,国家兵源质量堪忧。几次边境战争都体现出军队战斗力开始下降,这不是个好兆头。

编者按:在110年前的光绪三十一年,清廷宣布停废了在中国历史上延续了1300年之久的科举制度。尽管科举制的利与弊都非常明显,但是其采用的考试选才办法要优于世卿世禄制和察举推荐制;“学而优则仕”原则虽然有其局限性,但远比“学而劣则仕”或“不学而仕”更好,这是科举制存在1300余年的最大合理性。不仅如此,作为官员选拔制度的科举制对隋唐到明清的文化教育、社会历史和社会习俗等进程都产生过重大的影响,在现代中国也还有深远的影响。因此,充分认识并深入研究科举制,在今天仍有相当重要的现实和理论意义。

而且还有一件事曾经刺激了武则天。武则天曾经组织群臣举办射箭比赛,而且还设立了奖金。没想到最终拿了前几名的都是番将。什么叫番将?就是在唐朝、武周担任将领的汉族以外的人。唐朝历史上有很多番将,他们是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次射箭比赛的总冠军是泉献诚,高丽人。高丽民族自古以来善射,泉献诚也不例外。拿了冠军,泉献诚却没有表现出高兴来。他对武则天说:“请陛下以后停止举办这种比赛吧。您举办比赛,拿名次的都是番将,外敌听说了,一定就知道中原尚武精神已经败落,就会产生轻中华之心。所以,以后还是别办了吧。”

科举制的废止与科举学的兴起.pdf

武则天听了他的话,恐怕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尴尬的,射箭比赛就此停办了。可是问题在于这属于鸵鸟政策啊,不办比赛了,眼不见心为净了,可是尚武精神败落这事还是存在,该怎么办呢?武则天一直挂念这事儿,而且几次边境战争的确体现出军队战斗力下降,武则天真的着急了。武举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举办的。根据《通典》的记载,武举是长安二年开始举办的,考试程序和科举是一样的,内容则涉及射箭、骑术、负重、枪术等,还要看身材和口才,嘴笨还不行。举办武举的目的和科举一样,都是鼓励年轻人投身其中,去练武,去参军。以前靠考试就能当官,现在靠考试也能当军官啦。武则天就是这样培养尚武风气的。武举的举办应该说是相当成功的,后世历朝历代也延续了这个考试,而且武举还真的是能培养出杰出人才的。不说别人,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的一号功臣、唐朝的再造之臣——就是靠武举选出来的。他身高一米八以上,而且一身好武艺。一个郭子仪,就足以证明武举的价值。

图片 1

三、加试杂文

唐代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巅峰,人们常说“唐诗宋词”就是夸赞唐、宋两个朝代文学的兴盛。其实不论是唐还是宋,文学的兴盛都和武则天密切相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武则天进行了科举改革,大大促进了知识分子文学创作的积极性,改变了整个社会风气。唐代乃至后世的文学发展都要给武则天记一功。

武则天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她规定进士加试杂文,这促使青年学子在文章方面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带动了整个社会风气的转变。《通典》里有这样一段话,可以看出武则天的改革带来的巨大影响:“太后颇涉文史,好雕虫之艺。永隆中,始以文章选士。……父教其子,兄教其弟,无所易业。大者登台阁,小者仕郡县,资身奉家,各得其足,五尺童子,耻不言文墨焉。是以进士为士林华选。”也就是说,从武则天时期开始,天下读书人都希冀以文采通过考试,获得荣华富贵,就连五尺童子,也耻于不通文墨。从此以后,科举尤其是进士科获得了极大的发展。进士们的大名和他们的文章,往往可以十几天就传遍全国,传播速度可见一斑。天下人都仰慕他们,可以说一旦考中进士,光宗耀祖,一切都有了,雁塔题名,曲江宴饮,风光无限。到了唐朝后期,唐宣宗都羡慕进士,甚至在大殿柱子上书写“乡贡进士李某”,意思是他当个进士多好。您瞧,这就是进士的威力。

到了宋代,宰相中百分之九十都是进士出身,官僚政治完全取代了贵族政治,科举功不可没。后来进士们受欢迎到什么地步呢?谁考中进士,谁就是钻石王老五。每年发榜的时候可热闹了:里面一圈是考生,翘首以盼,等着发榜。外面一圈是各府的家丁,膀大腰圆的,干吗呢?等着抓人呢。一揭榜,一旦某个考生高兴地说我中了,立马扑上去,往轿子里一塞,抬回府里。干吗?给我家小姐当女婿。什么出身、籍贯,一概不问,只要是进士就可以。所以闹出过笑话,有一次发榜,一个大户人家抓住一个新科进士,人长得也帅气,进入府中,主人赶紧出来行礼说,我家有小女,年龄和您正匹配,想嫁给您,尊意如何?年轻人从容淡定,谢谢您的美意,没问题,就有一样,等我回去问问我老婆。有妇之夫你们给抬来干吗?急啊,都来不及问!宋朝人把这种行为叫作“榜下捉婿”。“捉”,这字多形象啊。

科举能如此发展,武则天功不可没。大家熟知的那些唐代大文豪,绝大多数都是武则天以后的人,李白、杜甫、白居易、杜牧、韩愈、贺知章等。武则天以前呢?您可能最多说出个“初唐四杰”来,为什么?这与武则天对文学的重视密切相关。所以,唐诗宋词,这个中国文学史上的辉煌,是武则天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印迹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