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文字出自的重视开掘——阜阳双墩遗址刻划符号

图片 1

 

蚌埠双墩新石器遗址距今7000年左右,出土的607件陶器刻划符号,是极为罕见和珍贵的考古资料,是中国文字起源的重要源头之一。
双墩遗址出土的刻划符号,所包含内容之丰富是同时期任何遗址都无法比拟的。仅就已知的内容看,有山川、河流、太阳、动物、植物、房屋等写实类刻划,也有猎猪、捕鱼、网鸟、俘鹿、种植、养蚕、编织、饲养家畜等生产与生活类刻划,以及记事、记数等几何类刻划符号。涉及到双墩人的衣食住行以及天文历法、宗教信仰等,几乎涵盖了生产、生活、精神方面的全部内容,构成了双墩文化极其重要的内涵,可称作是一座原始社会的“档案馆”。
双墩刻划符号的载体主要是陶碗,还有钵、豆、杯之类。刻划符号都集中在器物的外底部,即在陶碗的圈足、饼足外底部和陶豆的喇叭形圈足内侧,也就是说都放在隐蔽部位。显然,它的作用不是用于装饰,而是具有特殊的意义和用途。这是双墩刻划符号显着的特征之一。双墩刻划符号主要为阴文线刻,少量是阳文剔刻。在组合符号中往往有“地纹”与“主纹”的区别,以表明主纹刻划的重要以及与地纹的关系。
双墩刻划符号的主要特点是:写实类符号简洁、生动、形象,具有文字书写特点。刻划符号出现了两种,以及两种以上的符号组合,并有主纹与地纹的区别,表达了相对完整的意思,显现出语段文字特点。双墩刻划符号在定远侯家寨遗址也有发现,同一符号在不同遗址内出现,说明在一定范围内已有固定形态的符号得到认同并使用,具备文字社会性的特点。符号内容多样,已有象形、指示、会意的文字特征,体现了“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旁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的原始造字规则,是一种可以会意并释读的符号。
从对刻划符号的研究过程中,我认为双墩刻划符号具有以下功能:双墩刻划符号是记录双墩人生产、生活和宗教仪式活动的符号。因此,它首先具有记录的功能;刻划者将这些符号刻在陶碗上,是让使用它的人每天看到、记住、了解并熟练运用这些知识,因此,它又具有教育功能;这些符号不仅在本氏族部落使用,而且呈现出在更大区域内使用。因此,它具有传播的功能;刻划符号中含有物候历法和宗教仪式的内容,其刻划又都在碗底,因此,刻划符号还具有进行巫术或宗教活动时使用的功能。所有这些都显示了刻划符号最本质的功能——原始文字功能。
双墩遗址刻划符号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它的许多符号与甲骨文、金文极为相似或者完全相同。同样,也有许多符号至今保存在少数民族的文字之中。因此,它是中国文字起源的重要源头之一。

从部落到立国,几经迁都,在与自然和强敌不断抗争中,巴国人民的足迹遍及川渝鄂陕黔的大巴山之间,留下了许多精彩动人的故事和传说。战国烽烟后,巴国灭亡,其文化精华渗入秦汉文化,成为博大精深华夏文明长河的一条涓涓细流。

从部落到立国,几经迁都,在与自然和强敌不断抗争中,巴国人民的足迹遍及川渝鄂陕黔的大巴山之间,留下了许多精彩动人的故事和传说欢迎88884400.com。战国烽烟后,巴国灭亡,其文化精华渗入秦汉文化,成为博大精深华夏文明长河的一条涓涓细流。

“西南有巴国。大皞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这是最早关于巴国的文字记载,出自《山海经》。

从部落到立国,几经迁都,在与自然和强敌不断抗争中,巴国人民的足迹遍及川渝鄂陕黔的大巴山之间,留下了许多精彩动人的故事和传说。战国烽烟后,巴国灭亡,其文化精华渗入秦汉文化,成为博大精深华夏文明长河的一条涓涓细流。

7月的重庆,太阳像个火球烤着大地,地面不断掀起滚滚热浪。记者遍游巴国故地,重温这一古老文明曾经的辉煌。

战火纷飞的巴国历史

因地处于楚、秦、蜀等强邻的包围,巴人经常处于备战或作战状态。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是国家和地方共建的大型博物馆8~8~8~8~4~4~0~0~c~o~m。在该博物馆远古巴渝厅,记者了解了巴国从立国到灭亡的历史。

该博物馆馆长黎小龙介绍,大约4000年前,居住在湖北清江流域的原始部落由巴氏、樊氏、曋氏、相氏、郑氏五个姓氏组成。五姓氏部落子民过着平等和睦的生活。后来,随生产力发展,需要一位统帅来治理五姓氏部落事务。经过掷短剑、泥船行舟两次比赛,巴氏青年务相赢得胜利。众人遂奉其为王,号“廪君”。廪君统一五姓氏部落,标志着巴人部落的形成。

到公元前12世纪,由于殷商对各部落的压迫,使巴族与活动在陕西中部的周族结成同盟,共同反对商王朝。公元前1046年,武王伐纣,巴人给予周武王很大支持,并派兵参加了着名的牧野之战。后来,周初分封,将巴氏封为子国,因首领巴子之名称为巴子国,简称巴国,建都江州来自www.88884400.com。自此,巴族以一个南方诸侯国见之于史册。

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远古巴渝厅,陈列着大量巴人所用兵器。馆员艾露露告诉记者,在考古发掘的巴人成年男子墓中,往往有很多殉葬的兵器,这是巴人长期处于战争环境的重要证明。鼎盛时期的巴国,“东至鱼复,西至僰道,北接汉中,南极黔涪”。因地处于楚、秦、蜀等强邻的包围,巴人经常处于备战或作战状态。

频繁的战争让迁徙成为巴人生活的常态。艾露露介绍说:“巴国与楚国往来密切,关系时好时坏,时敌时友。东周时,巴因受楚西进压迫,不断将政治中心向西部地区转移,丰都、涪陵、重庆、合川、阆中等地都曾做过巴国政治中心。历史上,巴与秦、楚联盟灭掉庸国后,得到庸国渝东峡江地区,也是其进入今重庆地区的重要原因。”

推荐阅读:历史遗迹:哪座城市曾是十三朝古都?

巴与邻国蜀的关系,《华阳国志·巴志》载有“巴蜀世战争”推荐www.88884400.com。与蜀国的长期交战,让巴国国力大大削弱,最终导致了灭亡。有资料显示,周慎靓王五年,巴蜀为战,巴求救于秦,遂引狼入室。秦国派司马错、张仪率师伐蜀。在蜀国灭亡后不久,巴王被俘于阆中,巴国灭亡。此后,秦国在江州筑城,设巴郡。

“将军将秦师,西南奠遐服。故垒清江上,苍烟晦乔木……”唐代诗人刘禹锡的一首《登司马错古城》,正是当年秦灭巴蜀的真实写照。

割头不割城的巴蔓子将军

巴蔓子“以头留城、忠信两全”的故事成为巴渝大地传颂千古的英雄壮歌。

浩浩长江之水,莽莽巴渝大地,造就了巴人勇敢坚毅、自强不息的性格。在曾经烽火连绵的年代,巴国将军巴蔓子“以头留城、忠信两全”的故事成为巴渝大地传颂千古的英雄壮歌,并被后世誉为“巴民族之魂”来自88884400.com

在离重庆解放碑不远的渝海大厦的一个角落,记者看到了一块刻有“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巴蔓子墓”的牌子。走进旁边的门洞,穿过堆满家具半成品的楼梯过道,记者在地下2层,找到了巴蔓子墓展馆。

展馆大厅立有巴蔓子将军铜像,旁边墙上有其生平介绍和史料记载。据《华阳国志》记载,战国中期,巴国国内发生武装叛乱,但此时巴国已经衰落,兵力不足,于是将军巴蔓子决定向东边邻国楚国借兵,平定叛乱。楚王要求巴蔓子割让3座城池作为出兵条件,巴蔓子对楚王说,巴国百姓正在遭受灾难,时间耽搁不得,并许诺平定后,如果楚国未得到3座城池,就把脑袋献给楚王。得到楚国援兵后,巴蔓子平息了国内叛乱。楚国派出使者要求巴蔓子兑现承诺,巴蔓子回答说,将军有守土之责,不能将城池割给他国,但我会信守承诺,用我的头颅答谢楚王。说完,巴蔓子随即拔剑自刎。楚使带着巴蔓子的首级回国复命,楚王知情后感慨道,如果楚国能得到巴蔓子这样的将军,又怎么会在乎几座城池呢?楚国厚葬了巴蔓子将军的头颅,巴国以上卿之礼对巴蔓子躯体进行了国葬。

展馆里的一处洞穴,就安放着巴蔓子陵墓88884400.com。沧海桑田,睹墓思人,尽管巴国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的草庐茅舍变为熙熙攘攘的繁华都市,但这里依然寄托着巴渝儿女的追思与敬仰。

摘要:中国古文献记载的最早的定季节的方法是观测正午日影和黄昏中星。陶寺观象台展示了观测日出方位定季节的古老传统的遗迹。从认知科学史的角度看,观测日出入方位确定季节一定早于观测正午日影和昏旦中星,只是这一段历史已经延伸到文献记载和中华文明的记忆范围之外。大汶口文化出土有由太阳、云气和山峰组成的象形文字,考古学上认为大汶口文化为太昊和少昊族文化。太昊和少昊属于古史的传说时代,在天文学发展史上,可能正是观测日出入方位定季节的时代。越是在早期天文学与文明的其他方面结合越紧密,大汶口文化出土的符号文字当是既代表日出形象又指“昊”字。从古文献中还能找到这一时期宇宙观的若干遗迹。

图片 1

关键词:大汶口符号  陶寺观象台  天文学起源  太昊  少昊

“西南有巴国。大皞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这是最早关于巴国的文字记载,出自《山海经》。

 

从部落到立国,几经迁都,在与自然和强敌不断抗争中,巴国人民的足迹遍及川渝鄂陕黔的大巴山之间,留下了许多精彩动人的故事和传说。战国烽烟后,巴国灭亡,其文化精华渗入秦汉文化,成为博大精深华夏文明长河的一条涓涓细流。

 

7月的重庆,太阳像个火球烤着大地,地面不断掀起滚滚热浪。记者遍游巴国故地,重温这一古老文明曾经的辉煌。

1    汶口刻画符号文字

战火纷飞的巴国历史

   
在大汶口文化中,发现了多种刻画符号,因为这些符号可能与文字的起源有关,所以引起学界高度关注。其中最先出于山东莒县陵阳河和大朱家村的约5000
年前的一种刻画符号文字(封二)受到了最多的重视。这个符号基本有两种写法(图1)

因地处于楚、秦、蜀等强邻的包围,巴人经常处于备战或作战状态。

    
第一种(图1a)较第二种(图1b)下面多出一个山形图案。这个符号后来也出土于山东诸城前寨遗址和安徽蒙城尉迟寺遗址,湖北石家河文化的肖家屋脊遗址也有类似符号出土。该符号有时以略加变形的形态出现。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是国家和地方共建的大型博物馆。在该博物馆远古巴渝厅,记者了解了巴国从立国到灭亡的历史。

   
多数研究者认为这一刻画符号是早期文字,此问题目前尚无定论,但该符号多刻画在大型陶器上,有的涂成朱红色,无疑具有某种特定的含义。

该博物馆馆长黎小龙介绍,大约4000年前,居住在湖北清江流域的原始部落由巴氏、樊氏、曋氏、相氏、郑氏五个姓氏组成。五姓氏部落子民过着平等和睦的生活。后来,随生产力发展,需要一位统帅来治理五姓氏部落事务。经过掷短剑、泥船行舟两次比赛,巴氏青年务相赢得胜利。众人遂奉其为王,号“廪君”。廪君统一五姓氏部落,标志着巴人部落的形成。

较早对这个符号提出解释的于省吾认为:“这个字上部的、象日形,中间的 、象云
气形,下部的象山有五峰形。……山上的云气承托着初出山的太阳,其为早晨旦明的景象,宛然如绘”,“这是原始的旦字”。
邵望平基本同意“旦”字说,认为下面不带“山”
的是“旦”字,下面带“山”的或许是从旦的另一个字。

到公元前12世纪,由于殷商对各部落的压迫,使巴族与活动在陕西中部的周族结成同盟,共同反对商王朝。公元前1046年,武王伐纣,巴人给予周武王很大支持,并派兵参加了着名的牧野之战。后来,周初分封,将巴氏封为子国,因首领巴子之名称为巴子国,简称巴国,建都江州。自此,巴族以一个南方诸侯国见之于史册。

   
唐兰认为这是“炅”字,“两个较繁,上面刻画着太阳,太阳下面画出了火,下面是山,
而另一个字却只在日下画出火形,把山形省略,因此,跟后来的‘炅’字完全一样。”
唐兰
又认为“炅”字即“热”字,它是“代表一种语义的意符文字”。李学勤基本认同唐兰的观点,认为表示“日”的圆圈下面的符号为“火”。

    ……

 

   
全文阅读

 

(作者:徐凤先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
原文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杂志》第31卷  第4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