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四人帮上海余党:局级干部为何成重点?

vnsc威尼斯城官网 1

1977年8月28日夜,绝望的于会泳给家人写下遗书:「我跟着『
』犯了罪,对不起华主席,对不起人民,我的结局是罪有应得的,只有一死才能赎罪……我恨透了『
』,也恨透了自己:消除旧的于会泳!彻底地更换!……」尔后,于会泳服毒
,被发现后送医院紧急抢救。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8月31日死去。
于会泳文革中的「戏剧」人生在「文革」期间,出现了许多非正常提拔的政坛「新贵」,其中上海尤为突出。如王洪文由一名保卫干部跃升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徐景贤由一名普通的机关干部提拔为上海市委书记,而于会泳则由一名普通的音乐教师,窜升到了中央委员、文化部部长的高位。然而升得快,跌得也快。当「文革」结束之后,对于前途失望的于会泳,以
的方式,结束了他的「戏剧」人生。◇早年的「革命」生涯1925年6月,于会泳出生于山东乳山县西泓于家村。于会泳自幼喜好文艺,1946年9月,在乳山老家已经当了5年小学教师的他受当时革命潮流影响,瞒着母亲从家中偷偷跑了出来。整整步行了三天后,于会泳赶到莱阳县,参加了革命文艺队伍胶东文化协会文艺工作团。那时国共两党内战正酣,双方经常展开拉锯战,形势十分危险,因此队伍经常处于颠沛流动中。这期间,他谱写了一些歌曲,写了一些演唱材料,还征集当地民歌小调,整理出版了《胶东民歌集》。
1947年9月,为了应对国民党军队的进攻,中共前敌指挥部决定,给每个团员分发了一大包东西,其中包括一件毛料的衣服、几块呢子衣料、一包毛线、几罐奶粉和一些食品。于会泳是孝子,他以前从未见到过这么丰厚的东西,拿到这包东西后,不禁想到了家乡孤苦守寡的母亲。因为分发的东西不便于行军携带,于会泳所在的那个小队决定:找个僻静干燥的地方,各人分头将自己的东西暂时埋藏起来,以便将来寻找。就在即将把这包东西埋入坑内的时候,于会泳拿出自己的一张照片写上了自己老家的地址,又取出一张纸,按当时瓦解蒋军的标语口号中惯用的称呼写下了一张纸条:
「蒋军兄弟:你们见到这些东西时,我可能已经与世长辞了。我家里只有一位年迈的老母亲,你们如果还有点人心的话,请把这些东西寄到我的家里,我在九泉之下也将感激不尽。即使把我的东西拿去也不要紧,但要把我的照片寄给我的母亲留作纪念(照片后写有我家的住址)。」不凑巧的是,这张字条被指导员张显发现并没收了。因为当时战事紧张,指导员没有吭声。但是,到了12月胶东战役胜利结束后,于会泳所写的那张字条就被送到了胶东文化协会会长马少波面前。马少波对于会泳进行了批斗,然后进行了隔离审查。于会泳写字条作为「是对敌人的仁慈幻想,是他未改造好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和右倾思想的一次大暴露,也是一种对敌人摇尾乞怜、带有明显变节投降性质的行为」,受到了严肃的批评。马少波主张给予于会泳政治处分,但是新来的文工团政治指导员张波认为重在教育,可以免于处分,最后将于会泳调离文工团,调到协会办的《胶东文艺》编辑部工作。1948年春,在「三查三整」之后,表现积极的于会泳逐渐赢得了大家的信任,最后重新调回了文工团。
在上海音乐学院的平静生活
1949年9月,于会泳被胶东文工团选送到国立音乐学院上海分院音乐教育专修班,进行为其一年的学习。于会泳兴奋异常,入学后表现积极。有点音乐天赋的他所唱的民歌,引起了院长贺绿汀的注意。1949年11月,中共胶东文工团党支部经过讨论,发展于会泳等人入党。1950年7月,于会泳结束了音乐教育专修班的学习,被留在了已更名的中央音乐学院上海分院(后改名上海音乐学院)音工团搞创作。1952年至1962年,于会泳任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室研究员,后改任民乐系教员。1964年6月,他升任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理论系副主任。
在音乐学院,于会泳教的课颇受学生的欢迎。新开始的民族音乐课不好上,其他的老师上课被学生评价为「没学问」,而于会泳的课却给学生以深刻的影响。别的老师都是放唱片让学生学唱,而于会泳则是自己示范唱让学生学唱,被学生誉为「又说又练的真把式」。
在上海音乐学院期间,于会泳研究了民歌、曲艺、京剧、地方戏及西方古典音乐之间的区别与联系,业务水平大有长进。他编写出版了《山东大鼓》,与人合编了《胶东民间歌曲》专集。他下乡采风时改编过几首民歌,例如《不唱山歌心不爽》、《幸福花儿遍地香》等歌曲。他谱写和出版的《女社员之歌》等歌曲和有关音乐方面的著作都别具一格。后来,他被抽调到上海京剧院为现代京剧《海港》等剧目谱曲。他在现代京剧音乐的处理上,采用西方乐器演奏京剧曲调,尤其是在唱腔设计方面,既不离京剧正宗,又有新的发展。在民族民间音乐的研究上,于会泳取得了一些成绩,他1963年出版的《民族民间音乐腔词关系研究》专著,奠定了其在中国民族民间音乐中的地位。
在学院工作期间,经同事介绍,于会泳认识了学院音工团的年轻女演员任珂,逐渐产生了感情。1953年秋,于会泳和任珂结婚。在生活安定了之后,于会泳把母亲从山东老家接到上海居住。任珂的弟弟妹妹考上

滨州市的夏天凉爽宜人,有着避暑圣地美誉的滨州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人,香格里拉酒店坐落在市中心。突然警车、救护车齐鸣,向香格里拉酒店疾驰而来。在香格里来大酒店门前停下。我被警察带着,警察犹豫是该把我放进警车还是救护车?我出名了,轰动了滨州市,市长亲自过问。
  一个月前单位体检,发现了我患上肝癌。肝癌就是死刑,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我舍不得疼爱我的老公,不忍抛下懂事的儿子,更不忍心让他们为我背负债务。
vnsc威尼斯城官网,  人们都说肝病是气出来的,我马上想到单位领导。是的,就是她们,最近一年让我郁闷。是她们给我带来的灾难,我要报复。最后我选择了与她们同归于尽。
  同事们背地里都称她们为“四人帮”,四人帮是一个小团体,这个小团体是以正、副科长为首,还有几个小帮凶。她们在这个小团体中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我们是新组建的一个部门,刚开始科长对我还不错。由于是新组建的部门,需要业务骨干,可以说我是这二十个人里唯一业务全面的人。所以感觉领导很赏识我,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方面是大家业务熟悉的都差不多,另一方面我又是不肯同流合污的人。不喜欢搞分裂的人,更不喜欢制造事端的人,讨厌无事生非的人,所以怎么能和他们同流合污。就这样我也成了他们孤立和攻击的对象。
  既然要走向死亡,我要用我短暂的生命为善良的人们做出牺牲。大脑里冒出一个设想,我要把单位的四人帮彻底粉碎,通过我的案件提示那些做小恶的人,不要以为法律无法制裁你,不要激怒别人,不要太霸道,不要太猖狂。
  我做出一个计划,给家人留下遗嘱。我把这四个人请到香格里拉酒店,事先准备了敌杀死,把敌杀死勾兑到白酒里,我要于他们同归于尽,一切计划妥当,他们四个人被我请到了酒店,她们很高兴,以为我终于认输。
  事情是千变万化的,好多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请客吃饭,老公在家收拾房间。发现了我的遗嘱。老公立即联系好了医院,然后报警。
  我敬她们酒,我们端起酒杯正准备喝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撞开,老公带着警察和医生闯进来,手中的酒杯被老公夺下。
  警察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最后还是把我送上了救护车,到了医院,由于老公事先做了工作,同事又都赶到医院,医生们看到我的遗嘱,很同情我。一方面我喝下的酒很少,另一方面抢救及时,我和死神暂时告别,“四人帮”的成员也都安然无恙。
  同事纷纷联名保释;“四人帮”她们看到我的遗嘱,也悔恨自己的行为,同时她们也原谅我病态的心理;再加上老公做了不少工作,我也深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四人帮有罪,罪不该死。我成了滨州市茶余饭后的谈话资料,也给人们一些警示。
  老公领我多方检查,原来单位体检误诊,肝癌警报解除,我也后悔自己的盲动,和死神有过亲密接触,对人生的感悟更深。我虽然轰动了滨州市,但是由于没形成事实,再加上各方都不追究,事情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同事有时候开玩笑说姐姐你好厉害,一人粉碎四人帮。
  我又一次获得生命,感觉滨州市的夏天更美丽!

vnsc威尼斯城官网 1

“四人帮”集团是在1965年批《海瑞罢官》过程中出现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江青当上了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张春桥、姚文元依靠江青的力量也进入中央文革小组,形成江青集团的核心力量。以后,王洪文就和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勾结在一起。

粉碎“四人帮”后派驻上海工作组

江青一伙的阴谋活动,引起了毛主席的注意,对他们提出了严厉批评。毛主席在政治局会议上明确批评江青:“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家戴帽子。”还告诫他们不要搞“四人帮”。“你们要注意呢,你们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这就是“四人帮”名称的来历。

本文原载于《百年潮》,原标题为“奋战上海200天——忆粉碎“四人帮”后的中央上海工作组”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与世长辞,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再次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1976年8月,毛主席病危期间,王震去看望叶剑英,闲聊中谈起了“四人帮”。王震说:“我看,干脆把他们几个抓起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叶剑英正有此意。9月10日,毛主席去世的第二天,叶剑英首次登门拜访华国锋。叶剑英向华国锋暗示:“人家可是抓得紧”,“该拿主意的要拿主意”。华国锋明白叶剑英的意思,却不愿深谈,把话题扯到了保护毛主席遗体的问题上。

1976年10月6日,中央采取果断措施,一举粉碎“四人帮”。“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得知这一消息后垂死挣扎,妄图在上海发动“武装暴乱”,在这一紧急关头,中央派出以苏振华、倪志福、彭冲为首的中央工作组,接管上海。这是一场特殊的斗争,我当时在轻工业部机械局工作,奉命参加工作组。从1976年10月12日进驻上海,到1977年4月底工作组任务基本完成、大部分人员撤离上海,为时200天。

9月12日,聂荣臻托杨成武转告叶剑英:“四人帮伙是反革命,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要有所警惕,防止他们先下手……只要我们先下手,采取断然措施,才能防止意外。”随后的几天,叶剑英又连续找华国锋三次,跟他讲起了斯大林去世,马林科夫接班,后来被赫鲁晓夫夺权的事例。华国锋在最后一次谈话中终于松了口,表示:“只要老同志支持我,我就干。”最后,华国锋、叶剑英等决定于1976年10月6日以开会为由召集“四人帮”到中南海怀仁堂,分别实施逮捕。

20多个部委100多人同一天到达上海

10月6日晚7时,叶剑英的车驶进了中南海怀仁堂。怀仁堂正厅内由一扇屏风一分为二,华国锋和叶剑英分别坐在沙发上,汪东兴和警卫则在屏风背后。

1976年10月12日,根据中央的决定,中央、国务院20多个部委、局及北京市委奉命参加工作组的同志共100多人,于同一天飞抵上海。遵照中央的部署,各部到上海名义上是了解1977年计划安排情况,实际上是接管上海市,任务相当艰巨。各部由部长、司局长带队,选派的干部都是政治上较强、业务精通的骨干。轻工业部首批派往上海参加工作组的有陈锦华、谢红胜、鲁万章、王金光4位司局长与周鹏年、李澄和、朱庆颐和我共8人。

最先到的是张春桥,他夹着文件包兴冲冲地来了,进门,随身警卫被留在门外,这才觉得有点不对。进得屋来,叶剑英正襟落坐,目光严峻,华国锋立起身来,严肃向他宣布:你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中央决定对你隔离审查,立即执行。张春桥双腿打颤,只用手摸了摸眼镜,没作任何反抗,就由监护人员带走了。

我们一行8人于12日晚住进国际饭店。开头几天,大家分头到市革委工交组、市纺织局、市轻工业局联系工作。10月下旬,根据工作组领导的安排,轻工业部8人分赴两条战线展开工作。陈锦华为首的6人进驻上海市文教口,谢红胜与国家计委、建委、一机部的6位司局级干部分别到上海市革委工交组下设的5个组。我作为谢红胜的助手,也一起到工交组工作。我们两人除到工交组外,还重点到市纺织局、轻工业局了解情况。轻纺两个局当时情况十分复杂,上棉十七厂和三十一厂分别是王洪文、王秀珍的“老窝”。轻工业局的领导权由王洪文的“小兄弟”马振龙把持。

接着是王洪文,王洪文趾高气扬地跨进门来,行动组的一位负责人带着几个卫士走进来,王洪文一看势头不对,厉声叫道:“我是来开会的,你们要干什么?”接着就使出浑身解数,拳打脚踢,可很快就被扭住双手带到正厅。他看到坐在那里的华国锋、叶剑英,预感到末日来临,被带走时,无奈地发出叹息:“没想到这样快!”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的任务艰巨,人手不够,后请示钱之光部长,并报林乎加同志批准,部里又先后增派了娄世勤、徐政、王海南、潘裕仁、凌晋良等5人参加工作组,他们到达上海后,加强了对市纺织局、轻工业局揭批“四人帮”的领导。市手工业局问题不大,花的精力相对少些。此后,李正光局长也参加了工作组,到1976年底,轻工业部参加工作组的人员达14人。我们一行8人在离开北京前,钱之光部长在传达中央、国务院的指示后说:你们这次到上海“只带眼睛和耳朵,不带嘴巴”。即观察和听取上海揭批“四人帮”的情况,发现问题不要随便表态,立即向中央报告。

姚文元姗姗来迟,8时15分才到。对他的处置降了格,没让他进正厅,只在东廊的大休息室里待命。华国锋也没有亲自出面,而由中央警卫局一位副科长宣布。等姚文元弄清楚怎么回事后,姚文元双腿发软,被几名卫士拉起来,踉踉跄跄地被带走了。

我们到上海后,从10月13日起,到市革委工交组、纺织局、轻工业局联系工作。14日晚,南京路上贴出了《彻底砸烂“四人帮”》、《打倒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的大标语,外滩一带人山人海,大字报和漫画铺天盖地,我们也挤到人群中看大字报,观察动向。每天晚上看到22点左右,回饭店后,陈锦华、谢红胜召集碰头会,每人汇报一天来的所见所闻及轻工业局、纺织局、手工业局三个局的情况。

就在怀仁堂紧张进行时,另一个小组来到了中南海万字廊201号,执行这一任务的是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当他宣布完命令,江青一言不发,仍坐在沙发上,双目怒视。她在沙发上又坐了一会儿,才慢慢站起来,从腰间摘下钥匙,密封进一个牛皮纸信封,上面用铅笔写了“华国锋同志亲启”7个字,交给了张耀祠。之后,被人押上了她平时乘坐的专用轿车。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以华国锋、叶剑英为首的党中央,没费一枪一弹,没流一滴血,就打垮了“四人帮”。第二天开始,“四人帮”在各地的爪牙也相继被隔离审查。“四人帮”集团就在这一天走向了覆灭,“四人帮”集团的覆灭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结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