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襄汾陶寺城址是我国最早天文观测点

图片 13

摘  要 
2002年,素有“尧都平阳”之称的山西襄汾陶寺城址中期王墓IIM22的头端墓室东南角,出土了一件漆木杆IIM22:43,残长171.8厘米,上部残损长度为8.2厘米,复原长度为180厘米。漆杆被漆成黑绿相间的色段加以粉红色带分隔,显然具有特殊功能。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漆杆第10—12号绿色带被11号红色带有意隔断,根据以往的研究,陶寺一尺等于25厘米,则第1—11号色段总长39.9厘米,等于陶寺1.596尺,非常接近《周髀算经》所说的“夏至日影长一尺六”的记载。第1号色带至33号色带总长度为141.6厘米即5.664尺,为春秋分日影长。假如以一满杆顶点为起点向前移杆后,第1号至38号色带长度为157.4厘米,加第一杆总长180厘米,共长337.4厘米,13.496尺,非常接近《周髀算经》冬至晷长337.5厘米即13.5尺。由此推测IIM22:43漆杆为圭表日影测量仪器系统中圭尺,时代为陶寺文化中期(公元前2100—前2000年)。


晋国“邦墓”: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2018年1月18日11:01:00676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

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
发布时间:2018-01-29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点击率:
发掘单位: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陶寺村位于山西省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处塔儿山西麓,隶属于陶寺镇。陶寺北两周墓地位于陶寺村北约800米处,因近年盗墓发现。陶寺北墓地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400米,总面积在24万平方米左右。目前探明长度4米以上的大型、大中型墓葬40余座、长度3米左右的中型墓葬100余座,车马坑8座,大型墓葬多数被盗。2017年布方面积5600平方米,暴露墓葬230座,依此推算,陶寺北墓地墓葬总数可能达到10000座。墓葬随地势大体由早到晚沿西北——东南方向排列,从西周末期延续到战国时期。陶寺北墓地墓葬间没有打破关系,应该有统一的规划,墓葬因等级的不同存在小的分区:大型墓葬通常沿西北——东南主线排列,中小型墓集中散布于大墓周围,并与大型墓葬小有间隔。以南北向墓葬为主,东西向墓葬仅占4%。
历年发掘情况 2014年、2017年Ⅰ区、Ⅱ区发掘
2014年在墓地西北部发掘大中型、中小型墓葬7座。M3被盗扰,其余除M2头南向外,均北向,仰身直肢。其中M7出土青铜器11件,有鼎、簋、壶、盘、匜;玉器有缀玉覆面一套,口琀玉璜、束发器、玉璧、玉蚕、玉蝉等。棺椁之间的东西两侧散布大量铜鱼饰、蚌币、陶珠、薄铜皮饰品,应是荒帷上的饰件。出土器物中未见武器、工具,墓主人应为女性,属大夫阶层。图片 1

  发掘单位: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关键词  陶寺城址王墓IIM22  漆杆  圭表

图片 2

 

 

本报太原10月26日电记者杨荣特约记者李建斌日前从正在北京举行的山西襄汾陶寺城址大型特殊建筑功能及科学意义论证会上获悉,20多名考古天文历史专家经过反复论证后认为:襄汾陶寺城址是我国最早的天文观测点。

陶寺北墓地位于山西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处的陶寺村北,墓地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400米,占地总面积约24万平方米。目前,已探出墓葬1283座、车马坑8座,墓葬按年代序列,从早到晚由西北向东南排列,是两周之际延续到战国时期的一处大型高等级贵族墓地,延续时间约500年。陶寺北墓地丰富的地下文物是填充构筑晋国史的宝贵资料,对进一步研究两周时期的墓葬制度、礼乐制度、分封制度及晋文化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

  陶寺村位于山西省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处塔儿山西麓,隶属于陶寺镇。陶寺北两周墓地位于陶寺村北约800米处,因近年盗墓发现。陶寺北墓地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400米,总面积在24万平方米左右。目前探明长度4米以上的大型、大中型墓葬40余座、长度3米左右的中型墓葬100余座,车马坑8座,大型墓葬多数被盗。2017年布方面积5600平方米,暴露墓葬230座,依此推算,陶寺北墓地墓葬总数可能达到10000座。墓葬随地势大体由早到晚沿西北——东南方向排列,从西周末期延续到战国时期。陶寺北墓地墓葬间没有打破关系,应该有统一的规划,墓葬因等级的不同存在小的分区:大型墓葬通常沿西北——东南主线排列,中小型墓集中散布于大墓周围,并与大型墓葬小有间隔。以南北向墓葬为主,东西向墓葬仅占4%。

1  出土背景

陶寺城址位于山西襄汾县城东南的陶寺、李庄、中梁和东坡沟四个自然村之间。上世
纪70年代后期,考古工作者在山西晋南地区寻找华夏文化遗址时在临汾盆地发现了80多处龙山文化遗址,陶寺城址是其中最着名的一处。80年代后期,陶寺城址开始钻探和发掘,到目前为止,累计钻探50万平方米,发掘近3000平方米。发掘出土的陶寺城址平面呈圆角长方形,总面积约为280万平方米。由早期小城、中期大城、后期小城三部分组成。

因被盗严重,2014年6月起,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临汾市、襄汾县文物部门,开始对陶寺北墓地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该项目领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王京燕副研究员说,4年多时间的发掘成果丰硕,共清理墓葬150余座。其中,带青铜器的墓葬有11座,出土大型青铜器80余件、玉器百余件。

 

 

2002年,考古工作者在陶寺中期城址内发掘出一座总面积为1400平方米的半圆形大型夯土基址,并发现了三道夯土挡土墙和11根夯土柱遗迹。从半圆的圆心外侧的半圆形夯土墙有意留出的几道缝隙中向东望去,恰好是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时太阳从遗址以东的帽儿山升起的位置。该发现证实了《尧典》中观天授时的记载,将我国古代观天授时的考古证据上推到4100年以前。

在2017年的第4次发掘中,考古工作者在墓地的2区、3区发掘清理墓葬109座、祭祀坑30个。其中,2区发现大中型墓葬8座,车马坑3座,遗憾的是8座大中型墓均被盗掘过。在3区发掘清理大、中、小型墓葬26座,出土有铜鼎、铜敦、铜盘、铜匜等近30件,此外还有陶鬲、陶豆、骨簪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编号为M3014的墓葬中发现了保存较完整的”荒帷”的遗迹,可看到明显的红色布纹,其上有黑、黄褐色的彩绘图案,并发现有大面积席纹痕迹。

  历年发掘情况

   
根据考古发掘,山西襄汾陶寺城址分为早期小城(面积56万平方米)和中期大城(280万平方米)\[1\]。早期小城年代为公元前2300—前2100年,中期大城年代为公元前2100—前2000年。陶寺城址以其发达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明特征不仅成为龙山时代晚期黄河流域的领军文化,而且凸显出都城特征和国家社会性质,又因“尧都平阳”的文献记载地望即今临汾一带,而被多数学者视为尧舜之都\[2\]。陶寺文化晚期(公元前2000—前1900年),陶寺城址被平毁,沦为普通大型聚落。

中科院院士王绶琯认为,陶寺城址天文观测点的发现在世界科学史上有重要价值。他在陶寺城址论证会的推荐书中写到:“中国有着五千年光辉灿烂的文明史,中国天文学在近

“荒帷”就是通常说的棺罩,其材质多为纺织品,是两周时期常见的丧葬仪具。因难以保存,在北方地区两周时期的墓葬中极为罕见。2004年,山西绛县横水倗国墓地中,就出土了当时年代最早、保存面积最大的荒帷遗迹。此次在陶寺北墓地中发现保存比较完整的荒帷遗迹,让考古工作者们兴奋不已。王京燕说,这是目前在北方地区两周时期第3次发现”荒帷”,也是春秋晚期唯一的”荒帷”实物资料,为两周时期丧葬制度的研究提供了新的佐证。她分析说,这座墓葬的”荒帷”是因为墓葬内的棺椁之间缝隙比较小,淤土灌满之后,荒帷正好附着在淤土之上才得以保存下来。但因为淤土有断裂的情况,原址继续发掘不利于”荒帷”的保护,考古工作者就进行了套箱处理,准备搬到室内的实验室里进行修复、保护。

 

   
陶寺中期大城外侧东南部有一座由两道南城墙围成的小城,面积约10万平方米,城内主要遗迹为一处陶寺文化中期王族贵族墓地和观象祭祀台。在中期王族墓地中,2002年我们清理了一座王级大墓IIM22。         

< 1 > < 2 >

此外,在陶寺北墓地春秋早期4座大中型墓葬中发现有祭祀遗存,其中的两座墓葬除有祭祀坑外,墓口北部填埋有玉石器,这种墓祭方式独具特色,也引起考古界的广泛关注。

  2014年、2017年Ⅰ区、Ⅱ区发掘

 

 

 

  2014年在墓地西北部(Ⅰ区)发掘大中型、中小型墓葬7座。M3被盗扰,其余除M2头南向外,均北向,仰身直肢。其中M7出土青铜器11件,有鼎、簋、壶、盘、匜;玉器有缀玉覆面一套,口琀玉璜、束发器、玉璧、玉蚕、玉蝉(图五:1~5)等。棺椁之间的东西两侧散布大量铜鱼饰、蚌币、陶珠、薄铜皮饰品,应是荒帷上的饰件。出土器物中未见武器、工具,墓主人应为女性,属大夫阶层。
 

 

图片 3

(全文查看)  

2014XTM7墓室全景

 

图片 4

何  驽: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10

2016XTM1墓室全景

 

图片 5

 

2015XTM1墓室全景

原文发表于《自然科学史研究》2009年第3期

 

 

  2017年在2014年发掘区的东南部(Ⅱ区)进行发掘,暴露墓葬230座,祭祀坑90个。目前已经发掘墓葬111座,祭祀坑30个。8座大中型墓葬分布在发掘区南部,均被盗;小型墓葬非常密集,与大型墓葬有一定的间隔,分布在发掘区北部。目前已经发掘小型墓葬109座,大型墓葬2座(被盗),年代集中在春秋早期。小型墓葬葬具为一棺或一棺一槨,仅一座墓葬头西向,2座南向,余均北向,葬式为仰身直肢或屈肢,直肢葬约占33%,屈肢葬占67%。随葬器物一般为1件陶鬲,个别有小玉饰等。

 

 

(责任编辑:孙丹)

  2015~2017年Ⅲ区发掘

 

图片 6

2014XTM7出土铜壶

图片 7

2017XTM3011

图片 8

2014XTM2009、2010北部祭祀遗存

图片 9

2017XTK2015马坑

 

  2015~2017年在墓地的中西部(Ⅲ区)发掘春秋晚期墓葬36座,其中大型墓葬4座,为两对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大中型、中型墓葬
9座,有四对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其余为中小型或小型墓葬。墓葬均仰身直肢,头北向。

 

  2015M1口大底小,呈斗形。口长6.3、宽5.2米;底长5.8、宽4.7米,现存墓口距墓底深11米。椁壁和墓壁之间填满鹅卵石,与椁室等高,形成一周“积石二层台”。随葬青铜器中其中鼎7件,其中镬鼎2件、3件列鼎、2件盖鼎;方壶、铜鉴、铜敦、铜舟各2件、盘、匜、簠、鬲、甗各1件;乐器共计有编钟、编磬;还有铜车马器、铜兵器、铜工具等。棺椁间东部发现有大量铜贝、骨贝。陶器皆为仿铜陶礼器,可辨认有鬲、盖豆、壶各2件。棺椁间东北角还发现包有金箔的饼形饰1件。从出土器物判断,墓主人为一男性,是一名大夫。

 

  2016M1与正在发掘的M3011是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均为积石墓葬。2016M1墓口长6.5、宽5.4、深10米,椁上铺一层积石,椁周壁填满积石,形成积石二层台。葬具为一椁二棺。出土青铜器有M1青铜器有鼎8件,其中镬鼎2件,内有动物骨骼;列鼎5件;小盖鼎1件。鼎盖、腹、耳上多饰繁缛细密的蟠虺纹。豆4件,鉴、壶、簠、舟各2件,盉、盘、甗各1件。铜壶2件,形制相同,制作精美。长方弧角形,长束颈,垂腹,高圈足。壶颈两侧有兽形耳,颈部饰高浮雕的鸟衔蛇纹,颈腹间以凸棱相隔,腹部宽面饰高浮雕双身蟠龙纹。另有铜镈8件,石磬2套10件;车马器4件,陶鬲1件。墓主人仰身直肢,为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性,腹部有八个月的胎儿,应是M3011的夫人,属大夫阶层。

 

  M3011在2016M1的东侧,6.4、宽5.1、深10米。墓室西北角有一盗洞,被盗扰的面积约3平方米。目前清理至椁盖板,露头的青铜器有西南角的鼎、壶,西北角盗洞处的椁盖板下有被破坏的铜鉴。

 

  大中型、中型墓葬中,“对子墓”M3017、M3018东西并列,M3017长4.5、宽3.1、深7.5米,出有铜器鼎3件、敦2件、盘、舟、匜、甗各1件,还有车马器、武器等,另有陶壶、陶豆各2件,陶鬲1件。是中型墓葬中规模最大、出土器物最多的1座墓葬,是高等级的士。

 

  M3015、M3014是东西并列的“对子墓”,M3015属中型墓葬,墓葬规模大于其东部的M3014,出有青铜器5件,其中鼎、盘、匜、等各1件,敦2件,墓主人是士一级的低等贵族。M3014属中小型墓葬,外棺南北两端的立土上暴露出红色的纺织品痕迹,其上绘黑、黄彩色图案,应为“荒帷”遗迹。外棺长约2.6米、宽约1米,目前高度不详。由于棺椁之间的空间小,被淤土塞满后,罩在外棺上的荒帷附着于淤土上,荒帷的遗迹得以保存下来。因荒帷附着的立土有断裂的情况,现场条件不利于荒帷的加固、保护,对外棺东西两侧的荒帷未做进一步清理,目前已经套箱提取,将在实验室内继续工作。

 

  陶寺北墓地M3014中的荒帷遗迹,在目前北方地区两周时期是第三次发现,是唯一的春秋晚期荒帷实物资料,保存较完整,实属难得,对两周丧葬制度的研究意义重大。

 

  墓祭遗存
 

 

图片 10

2017XTM3017

图片 11

2017XTM3015

 

图片 12

2016XTM1出土铜方壶、铜鼎

图片 13

2014XTM7出土部分玉器

 

  2014M7北部距墓口0.2米处有长12米,宽6米的玉石器祭祀掩埋层,多为碎石圭,也有少量玉圭、玉璧、玉环、玉玦等。石圭是有意打碎的,玉器中完整的较多,有的玉环断裂成几块,能拼对完整,应该也是有意破坏的。这些玉石器散置在地面上盖土掩埋。

 

  2017年发掘区中部有一对东西并列的大中型对子墓M2009、M2010,西侧的M2009规模大,应是大夫一级的墓葬,推测墓主人是一名男性,东侧的M2010规模略小,墓主人自然是其夫人。M2009、M2010周边有祭祀遗存,动物祭祀坑30个,多数集中在M2010的北部,个别祭祀坑在M2009的东北部、M2010的西部、西北部,马坑分布在祭祀坑的外围。M2010的北部还有玉石器祭祀遗存,因距地表较近,部分被破坏,有玉环、石圭等,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均与2014年M7相差甚远。另外有2座大型墓葬的周边共有近60个有动物祭祀坑,多数分布在墓口北部。

 

  陶寺北墓地是继北赵晋侯墓地、曲沃羊舌墓地之后又一次发现的有祭祀遗存的墓地,其中的玉石器祭祀遗存仅在陶寺北墓地发现,且仅限于女性墓葬,为进一步探索古代“墓祭”制度提供了有益的线索。

 

  对墓地的认识

 

  有学者认为:“到目前为止,凡可确定属姬姓贵族的墓葬,无例外都是南北向,这应是姬姓贵族墓葬葬制之一。”陶寺北墓地从西周末期延续到战国时期,伴随了晋国的兴衰,无疑是晋国的一处“邦墓”,墓地已经发掘的春秋时期贵族墓葬均仰身直肢,头北向,与姬姓贵族的葬制相符,大中型墓葬的主人应是晋国分封到此地的贵族。

 

  从发掘情况看陶寺北墓地春秋早期小型墓葬的葬式、头向形式多样,头向有北向、南向、西向,葬式有直肢、屈肢。说明春秋早期墓地人群来源比较复杂,姬姓贵族是实际的统治者。春秋晚期,晋南的小国早已被晋国悉数兼并,晋国的生活习俗、文化教育也随之推广,文化一体性增强,人群之间的差异缩小乃至消失,葬俗上渐趋同一。表现在葬式上,陶寺北墓地春秋晚期均为仰身直肢,头北向。

 

  陶寺北墓地丰富的地下文物是填充构筑晋国史的宝贵资料。在晋国史中陶寺北墓地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有着什么样的历史地位,当时的社会层级结构、族群之间的等级差别、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附属关系、婚姻状况、家族形态等等都是需要探讨的学术问题。
 

责编:李来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