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时期的婚姻和家中切磋

vnsc威尼斯城官网 1

vnsc威尼斯城官网 ,隋唐是继秦汉之后中国历史的又一个大一统时期,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文化制度达到了高度的整合,对于婚姻家庭制度的规范也走得更远。
一方面是通过教化来整顿魏晋以来混乱的婚姻和家庭制度,将《颜氏家训》大力推广,并表彰一些四世同堂、五世同堂的家族,将其作为社会的典范,另
外,还有许多书籍是关于女子教育的,尤其女性撰写了不少这方面的书,如的,著有《女则》十篇,宋若莘、宋若昭两姐妹入宫充任后宫妃嫔的教
官,著有《女论语》,对女子在家庭中的地位做了极其详尽的说明。
另一方面就是婚姻的立法,的《开皇律》中专门设有《户婚律》,
《唐律》中也有《户婚律》,大致内容是几个:家长主婚和丧期停娶,为了维护家长的尊严,父母、兄长或其他尊亲在婚姻问题上有绝对的权力。父母丧事期
间,不能娶嫁,否则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婚约具有法律效力,倘代法律规定两家一经决定缔结亲事,就必须定立“婚书”,只要婚书存在,不管是否成亲,婚
姻关系得以确认,甚至还规定,如果没有婚书,只要接受了聘礼的,也承认其婚姻关系。禁止近亲结婚,为了保证人口的质量,法律禁止同姓为婚,也禁
止有亲属关系的人之间通婚。禁止重婚,不准有妻的另外娶妻。肯定纳妾,唐律规定,家中的侍女如果被主人看中,并为主人生了孩子的,允许升为
妾,不得刁难,妻如果50岁还没有生孩子的,妾可以升为妻。
有纳妾制度的被允许,在唐代的上层社会中,是不折不扣地推行着一夫一妻多
妾制,而且,妾的数量越来越大,比如皇帝,皇后以下,有贵妃、淑妃、德妃、贤妃,是为夫人;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是为
九嫔;婕妤、美人、才人各九人,合起来共二十七人,是为世妇;宝林、御女、采女各二十七人,共八十一人,是为御妻;这些是有品级的,除了这些名正言顺的
外,后宫之中的宫女还有无数,人数众多。因而有诗:“三千宫女姻脂面,几个春来无泪痕”,唐代大量的诗歌是反映这种婚姻事实的,故有“宫怨诗”的体
裁,其中还产生了一些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如“红叶题诗”一事就是有名的例子,据说中书舍人卢渥,在唐宫的溪水旁发现了一张题有诗的红叶,上面写着:“流
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一入深宫中,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于有情人”。卢渥感慨不已,将红叶珍藏起来,并到溪水的上游
投下一片红叶寄语宫中人,不久,皇帝淘汰宫女,卢渥与放出的一名宫女结为夫妻,结果发现他们就是互寄红叶的人。当然这是团圆结局的爱情故事,实际上,当时
的红叶寄于流水而没有结果的占绝大部分:
“愁见莺啼柳絮飞,上阳宫里断肠时。君恩不尽东六水,叶上题诗寄与谁?”
“一叶题诗坐禁城,谁人愁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和风取次行”。
除了皇帝之外,各级王公大臣的婚姻生活也是妻妾成群,据唐百官志记载,亲王可有孺人二人,另加媵十人,二品官可有媵八人,国公及三品官可六人,四品官可
四人,五品官三人……。这种婚姻的局面造成了社会问题,那就是贵族家庭中怨女日多,而平民百姓则娶不到老婆,成为了旷夫。
是一个
崇尚开放宽松的社会,家庭婚恋风俗上具有较大的自由和解放。唐代女性可以外出活动,抛头露面,如到郊外、娱乐场所、市街等地,去野游、看戏、赏灯。每年春
季,也可以和男人们一起到风光胜地踏青、尽兴游玩,诗云:“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婚姻态度上,与后世的女性相比,也多了几分潇洒自在,
少了几分封闭拘谨,这些在唐传奇中都有集中的体现,如《西厢记》的前身《莺莺传》,莺莺私结情好,将满腔情和爱奉献给张生。如《柳氏传》中的柳氏本为李生
所宠幸的姬妾,她却属意于“羁滞贫甚”的才子韩翊。负气爱才的李生便将她嫁给了韩生。后来柳氏虽历经艰苦磨难,始终痴心不改,对爱情忠贞不渝。
在唐朝,再嫁是常有的事情,仅从唐代公主流行的改嫁之风就可以看出这种开放的社会潮流。唐公主再嫁者达二十三人。其中高祖女四,太宗女六,中宗女二,睿
宗女二,玄宗女八,肃宗女一。更有意思的是在敦煌所发现的文书中竟然还有对女子再嫁的祝词:“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鬟,美裙娥媚,巧逞窈窕之姿,选聘
高官之士”。

明清时期是中国传统君主专制制度兴盛的又一个时期,也是大一统的一个时代,为了巩固政治统治,无论在学术思想上,还是在伦理道德上,两朝均将程朱理学
奉为圭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中心思想的宗法观念登峰造极。理学成为了社会意识形态的主流,那么它的影响自然就要波及婚姻和家庭。
家庭中,家长意志高于一切,妻子儿女必须服从,家长有权处置妻子,有权包办儿女的婚事,“孝”走到了极端,“父叫子死,子不敢不死”,夫妻关系上是夫权
至上,要求“女子无才便是德”。实际上在这样的家庭观念下,妇女的人格与形象遭到了极大的扭曲,清人陆圻在《新妇谱》中曾这样形容新婚女子:“事公姑不敢
伸眉,待丈夫不敢使气,遇下人不敢呵骂,一味小心谨慎,则公姑丈夫皆喜”。
明清时期,在理学“失节事大”的思想主导下,政府大力提倡
女子贞洁,明朝建国之初,就诏令全国,如果有30岁以前丧夫守寡至50岁还未嫁人的,政府要予以表彰,并免除这一家所应承担的徭役,更是提倡节妇、烈
妇,所谓烈妇,是指女性对丈夫的矢殉,有夫亡而自尽者,也有在完成夫家生养死葬责任后自我结束生命,终止守节行为。在政府的极力推崇和给
予一定的优惠政策后,明清的贞洁妇女数量大增,据统计,《宋史》记载烈女55名,《元史》是187人,而《明史》中达到了1万多人,清代更是有增无减。
如果节烈的要求仅仅是“不事二夫”,也许不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但是节烈提倡到最后,是一种极端:妇女的身体不能被男人看见,因而有病宁死不治理;夫死
不嫁是一件常见的事情,但此时夫死妻妾从死也成为了道德的要求;甚至丈夫未死,要从军远行,有的女子就自尽,让男子好安心出门;没有见过面的未婚夫死了,
女子与木主成婚,然后为他守寡,等等。这种极端的“贞洁”观对妇女的身心产生了极大的摧残,许多守寡多年的节妇是迫于社会压力,而不是自愿的,比如清代的
笔记中有一则故事:一位妇女守寡60年,临死之前,从枕头下拿出百余枚铜钱,告诉子孙,这是她的守节物,每天晚上,她将铜钱散在地上,黑暗中将百枚铜钱一
枚枚找到,此时才会神疲力倦,安然入睡。
随着贞洁观念的加强,妇女在财产的继承上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法律规定妇女不论生前离异或夫死寡居,只要准备再嫁他人,其所随嫁的妆奁田产,全部归前夫之家所有,只有夫死无子守志者,才能继承丈夫的遗产,这表明明清时代妇女已经丧失了对于随嫁田产的自主权。
宋元以来的卖妻、典妻、租妻等陋习在民间仍然存在。《喻世明言》中曾述一个卖妻的典型故事,一个小官吏贾涉,携一仆人到杭州钱塘,途经王小四门,想停下
歇脚,就在门外喊道:“屋里有人吗?”这一喊出来个妇人,虽荆钗布裙,却一副妖饶模样,贾涉看得发呆,欲买之为妾,王小四竟一口应承,讲明
身价40两银子,贾涉大喜,马上请来村里的教书先生,写了卖妻文契,双方在上面落了十字花甲,王小四就把娇妻卖给了贾涉。值得注意的是,卖妻现象只存在于
民间百姓之中,富贵人家不齿于卖妻之举,也绝无卖妻者。雇妻是当时的变通之法,中下社会之人,竭一身之岁入不足者,十而八九,遂有藉妻女卖淫之资以为补助
者。旧时东北地区的下层苦力还有一种临时出借妻子的,俗语叫做“拉帮套”。拉帮套形同伙婚,有妻的男子纵容妻子和别的男子偶宿,然后从中收取钱财。做苦工
的男子因为无力娶妻,乃不得已而为之。一般情况是丈夫为钱,雇主为女人。
明清时期的童养媳之风不绝于民间,所谓“童养媳”,指的是从
小由父母包办订婚,给婆家领养的媳妇,这种婚姻也是一种畸形的婚姻,清代许多地方流行的“娃娃亲”就是这种婚姻的变种,儿子年方3~5岁,就娶来了15、
16岁的媳妇,童养媳在成婚前,身份犹如奴婢,承担大量的家务劳动,成婚后,既要侍奉公婆,还要照顾与自己年纪小很多的丈夫,童养媳制度造成了许多不匹配
的婚姻,使他们的夫妻因此不睦而痛苦终生。

vnsc威尼斯城官网 1

婚礼
宋元时期是中国婚姻观念发生转折的时代,理学的出现,对的体系进行了重新的解释,更加哲理化,涉及的范围也是包罗万象的,尤其在伦理的构建上,婚姻家庭观念讨论得很多。
在“存天理灭人欲”的主导思想下,三纲五常的重要性被反复强调,而“节”更是三纲五常之首,程颐曾说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而朱熹更是付诸于行动,
在他担任同安县主簿的时候,下令禁止地方上未按规定礼仪进行的婚姻;看到妇女抛头露面,往来于市,下令女子出门必须有荷巾兜面。他还规定男女不准在一起聚
会,不许昼夜混杂。
但是理学从理论到社会生活的实际还有一个过程,尤其在宋代的商品经济比较发达,市场相当繁荣的情况下,庞大的市民阶层出现是必然的,市井生活丰富多彩也是必然的,因此,宋代的婚姻与家庭发展的方向与程朱理学的设想还有一些距离:
1.婚姻生活世俗化,如果说还有魏晋门阀婚姻的遗风的话,那么宋代人的婚姻是不重门第的,新兴的庶族地主登上政治舞台,择偶时“不欲选于贵
戚”,而“欲求儒生为主婿”,家世、门第、族望、乡贯已不是婚嫁的首要条件,虽然仍是“计较利害的婚姻”,可着眼点已移到男方的才干和发展前途,皇族与官
僚都不是与声名显赫的家族结成婚姻,如名臣吕蒙正、、韩琦等人的妻子中有多位是家世不可考证的。
2.贞操观念还不严格,如王安
石的儿子王的妻子庞氏,因无法忍受丈夫的猜疑和争吵,就替她找了一位丈夫,重新婚配。范仲淹的母亲也是改嫁过的,并将其带过去养育,因而范仲淹曾改
姓朱,后来才改正过来的。宋仁宗的曹皇后,是嫁给李家后,与丈夫生活不和,翻墙逃回娘家,再嫁给宋仁宗的。
3.妇女的地位有所提高,
一些士宦家庭出身的妇女,有读书写文章的条件和自由,能赋诗填词;还有一些则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如宋仁宗的曹皇后,经历了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处理宫中
大小事务,宋英宗的高皇后,经历了英宗、神宗、哲宗三个朝代,政治上作为也不小,南宋末年的谢皇后,更是垂帘听政,支撑摇摇欲坠的宋王朝。鉴于宋代妇女的
才能,有人感慨道:“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世之男子,而钟于女子”。不仅如此,由于婚姻构成时,比较重视财物,女子的随嫁品不少,因此妇女在家中的地位也
随着经济的控制而上升,具备了一定的权威,因而在文人的随笔中就有了一些凶悍女子的记载,如洪迈的《容斋随笔》中说了北宋陈季常的妻子柳氏,当陈季常宴请
宾客,招徕歌妓助兴时,柳氏就拿起木棍大吵大闹,客人不欢而散,于是就写了一首打油诗:“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后人就以“河东狮吼”来
比喻悍妻。 与以前相比,宋代的民间婚俗有一些特别之处:
1.“冥婚”的盛行。“冥婚”就是替死人完婚,在宋代非常流行,凡是未婚的男女死了,父母就要托“鬼媒人”说亲,双方父母还要算卦祈祷,如果吉利,就要替鬼婚做冥衣,带上酒食食品,到墓地进行合婚仪式。
2.指腹婚。由于繁殖人口是国家富强的基础,因此传统社会的王朝大部分是提倡早婚的,这渐渐地致使父母从小就将儿女的婚事进行定夺,到了宋代许多父母在孩子还没有出生时,就确定了婚事。
3.典雇妻妾。宋元时期,由于贫民的生活困难,一些地区出现“典妻”和“租妻”的陋习,“典妻”是用妻来换取相应的钱财,限期赎回。“雇妻”,通常是按
日计算,把妻子以相应的价格换给别人使用,形同租借,即丈夫把妻子有偿地租让出去,夫妻仍保持夫妻关系,但在出租期间雇主和被雇之妻发生两性关系,丈夫不
得过问,法律也不能以通奸论处,等到租期一满,妻子即回到丈夫身边,可见雇妻是以婚外男子用偿付租金的形式合法地占有有夫之妇,满足他劳务上和性欲上的需
要。雇妻一般要约定期限,也可以不约定,只要双方言明是雇而非卖,本夫即可随时赎回妻子。“租妻”也是一样,是一种临时的,以妻易财的方法。
元代作为蒙古民族入主中原所建立的朝代,在婚姻制度上与纯粹的汉族政权又有所不同,主要体现于一些制度上。蒙古人为了保持自己所谓血统的纯正,规定蒙古
人以下的各族可以通婚,但绝不允许侵犯蒙古人的血统,也就是说,别的民族不能与蒙古人结婚。由于婚姻习俗的不同,同民族内部进行的婚礼,按照本民族的习惯
进行,如果是不同的民族,那么要按照男方的习俗办理。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