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克起义

斯巴达克起义

斯巴达克
(约前120年~公元前71)色雷斯人。在反抗罗马征服的战争中负伤被俘,沦为卡普阿角斗士训练学校的角斗奴。前73年春夏之交密谋暴动,事泄后领70余名角斗士逃往附近的维苏威山起义。远近各地逃亡奴隶和破产农民纷纷响应,
起义军迅速发展到数千人。

公元前73年—前71年,在斯巴达克领导下,罗马帝国爆发的一次最大的奴隶起义。

斯巴达克被推为领袖,克里克苏和恩诺麦伊为其副手。起义军多次打败当地官军,队伍日益扩大。

起义的主要原因是罗马奴隶社会内部(即奴隶主和被剥夺人权、遭受残酷剥削的奴隶之间)的阶级矛盾。列宁指出:“斯巴达克掀起的战争就是为了保卫被奴役的阶级”(《列宁全集》,第28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1页)。起义由伦杜鲁斯·巴奇亚图斯角斗学校逃出的一伙奴隶角斗士发起。公元前74年末—前73年初,斯巴达克起义军迅速壮大,大量收容了坎帕尼亚省的逃亡奴隶、角斗土、破产农民,以及从罗马军团逃出的士兵,达1万人,多次打败了罗马军许多小部队。起义从坎帕尼亚扩展到意大利南部地区。斯巴达克仿照罗马军队的形式改编军队,除步兵军团外,还有骑兵,以及侦察兵、通信兵和小型辎重队。武器从敌人手中夺取或起义军自己制造。军队指挥建立在民主基础之上。对土兵进行训练,宿营和行军都有严格的制度。
公元前73年秋,罗马派大法官瓦里尼乌斯率军队讨伐斯巴达克,结果遭到起义军痛击。至公元前72年初,斯巴达克军队已增至6万人。他进军阿普利亚和卢卡尼亚,总兵力增长到12万。

罗马当局派G.克劳狄乌斯率军3000人前往镇压,包围维苏威山。起义军乘夜暗顺着野葡萄藤编成的梯子滑下悬崖,绕到罗马军营寨侧后突然发起进攻,击溃罗马军。起义军名声大震,队伍扩大到上万人。

受起义军的声势所震惊的罗马元老院,于公元前72年年中派执政官楞图鲁斯和盖利乌斯率两支军队讨伐斯巴达克。正在这时,起义军内部产生了分歧。大部奴隶,包括斯巴达克,主张离开意大利,冲出阿尔卑斯山,获得自由,或打回家乡。但参加奴隶起义的贫民则不愿离开意大利。这种分歧使3万起义军离开了主力,在加尔加诺峰下全部被罗马军队歼灭。斯巴达克军队虽已削弱,但他利用罗马军兵力分散作战的弱点,将其击溃。公元前72年,斯巴达克军队沿亚得利亚海岸转战整个意大利。斯巴达克在南阿尔卑斯高卢省穆蒂纳会战中,击溃了卡修斯总督的军队。斯巴达克本应越过阿尔卑斯山继续北进,但不知何故,他竟中途折返,绕过罗马,挥师南下。

斯巴达克把起义军编成步兵、投枪兵、骑兵、侦察兵、通讯兵和辎重队,进行严格训练。

为了粉碎斯巴达克军队,罗马元老院再派统帅克拉苏率兵4万人进行征讨。公元前72年秋,斯巴达克军队在意大利布鲁蒂乌姆半岛集结,企图乘奇里乞亚海盗船渡过墨西拿海峡。但海盗不守诺言,没有向斯巴达克提供船只,想利用自造木筏渡过海峡的企图亦未能实现。这时,克拉苏在起义军军营后面构筑了一道防线,切断了起义军去意大利的退路。这道防线是一条两端通海的壕沟,沟上筑有围墙。但是,起义军用土和树木填平了壕沟,强攻筑垒,突破防线。斯巴达克在强攻中损失兵力约2/3。斯巴达克军队很快得到补充之后,于公元前71年春试图奇袭意大利南部主要港口——布林的西,乘船渡海直奔希腊,然后到色雷斯。罗马元老院力图尽快镇压起义军,派遣格奈乌斯·庞培和玛库斯·路库鲁斯两支军枞分别从西班牙和色雷斯驰援克拉苏。为了阻止罗马军队会合,斯巴达克决定对克拉苏举行总决战。他以急行军率军北上,迎击克拉苏。在阿普利亚省南部一场激战中,斯巴达克全军被击溃。斯巴达克奋战在最前列,直至牺牲。约5000人逃往北意大利,被庞培歼灭,6000名俘虏被罗马军钉死在罗马至卡普阿沿途的十字架上。流散在各地的起义军,尽管没有统一的领导,在意大利许多地区仍坚持战斗若干年。

同年秋,罗马派执政官P.瓦利尼乌斯率2个军团约1.2万人围剿。

点评:斯巴达克起义失败的主要社会经济原因是:罗马奴隶社会还不具备废除奴隶制的先决条件,奴隶本身也没有提出这一任务。奴隶只求自身解放。奴隶以及参加起义的罗马社会各阶层分子的社会成分和民族成分不纯,对起义失败亦有影响。起义军没有一个联合广大被剥削群众的总纲领。然而,斯巴达克起义的意义远远超出了起义的本身,它沉重地打击了奴隶主统治阶级,加剧了罗马奴隶制的经济危机,加速了罗马政权由共和制向君主制的过渡。斯巴达克在起义中表现了英勇的斗争精神和卓越的军事才能,在人民群众争取社会解放斗争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遗迹。马克思称他是“古代无产阶级的真正代表”;列宁也说“斯巴达
克是大约2000年前最大一次奴隶起义中的一位最杰出的英雄。”在评价斯巴达克起义时列宁指出:“在许多年间,完全建立在奴隶制上的仿佛万能的罗马帝国,经常受到在斯巴达克领导下武装起来、集合起来并组成一支大军的奴隶的大规模起义的震撼和打击”。就当时来说,极大地动摇了
罗马奴隶制基础。奴隶主被迫对剥削奴隶和经营田产的方式作出某些改变,并开始改变
控制奴隶的方法和对奴隶的态度。他们尽量收买不同种族的奴隶,避免把同族的奴隶集
中使用,提防他们联合在一起。奴隶主开始把土地分成小块,交给奴隶耕种,奴隶可以
分享一部分收成,奴隶就在这样的方式下开始演化为“隶农”,而释放奴隶的数目也渐
渐增多。上述情况到公元1世纪后就更为普遍。斯巴达克军队士气高昂,作战勇敢。其军事学术特点是:力求外线进攻作战,组织步骑兵协同,采取攻势,力求夺取和掌握作战主动权,在战压内巧妙运用部队机动,行军隐蔽迅速,伏击出其不意,善于各个击破。斯巴达克起义军组织体制坚强,故能长期成功地抗击罗马精锐军队。

斯巴达克采取避强击弱、各个击破战法,首先击溃瓦利尼乌斯副将傅利乌斯率领的2000人,继而在萨林纳击败另一副将科辛纽斯率领的援军。瓦利尼乌斯调整部署,挖壕筑垒,把起义军压缩在一个崎岖的山区。斯巴达克施巧计迷惑敌人,在夜暗掩护下率军沿狭窄山路撤出包围圈,占领有利地形设伏,打败追击的官军。

前72年初,起义军转移到义大利半岛南部,然后沿亚平宁山脉东侧向北推进。年中,罗马元老院派执政官C.楞图鲁斯和L.盖利乌斯率2个军团进剿。这时,起义军内部出现分裂。克里克苏率一支人马脱离主力,在阿普利亚北部的加尔加诺山麓大部被歼,克里克苏阵亡。

斯巴达克率军继续向北推进,计划翻越阿尔卑斯山,离开义大利。他利用敌人兵力分散的弱点,先打败楞图鲁斯指挥的堵截军团,继而击溃盖利乌斯率领的追击军团。一路上起义队伍发展到12万人左右。

起义军进抵山南高卢的穆蒂纳城,打开了渡过波河通向阿尔卑斯山的道路。但斯巴达克并没有按原计划翻越阿尔卑斯山,而是挥师南下。罗马元老院很惊慌,担心起义军攻打罗马,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并授予M.L.克拉苏相当于独裁官的决定权,令其率6个军团会同上述2个军团继续截击。

同年秋,起义军避开罗马城,开赴义大利半岛南端,准备渡海去西西里,但因缺乏船舶未果。这时,克拉苏率近10个军团追来,在起义军背后布鲁提乌姆半岛地峡处构筑一道横贯半岛的大壕沟(长约55公里,深宽各4.5米)进行围困。

斯巴达克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利用敌人疏于戒备之机,指挥起义军在一段不长的壕沟中填满树枝、泥土和木材等,而后以骑兵为先导突破封锁线,直奔布伦迪休姆,企图由此渡海去希腊。

为尽快歼灭起义军,罗马当局从马其顿调回L.鲁库鲁斯的军队,从西班牙调回庞培大军,协同克拉苏从东、北、南三面包围起义军。起义军接近布伦迪休姆时,鲁库鲁斯的军队已在该处登陆,庞培率军从北面压来,而克拉苏也从后面追来。

在此危急时刻,起义军内部再次发生分裂,一支1.2万人的队伍脱离主力行动,被克拉苏消灭。面对强敌,斯巴达克决定在几股敌人会合前,与最近的克拉苏军队决战。

前71年春,双方在阿普利亚境内激战。起义军战士英勇不屈,但终因师旅疲惫而战败。斯巴达克壮烈牺牲,另有约6万名起义军将士战死,6000名被俘官兵全部被钉死在卡普阿到罗马大道两边的十字架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