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竹林七贤”中的“小偷儿”

图片 1

《晋书》列传记载了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慷慨赴死的场面:司马炎听信钟会的挑拨,对嵇康动了刀子。行刑的那天,京城东市上人山人海,三千多太 学生都来为这位社会名流送行。嵇康默默地望着日影移动,眼看午时三刻就要到了,他出人意料地要求弹琴,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活儿。神奇的乐曲征服了在场的每个 人,一曲终了,嵇康淡淡地说:这段从不传人的《广陵散》,彻底绝种了!他从容就戮,时年40岁。

嵇康先生的标准像

嵇康,字叔夜,生于魏文帝时期,是曹魏王室的女婿,魏时曾做过中散大夫,故世人称之为嵇中散。嵇康与阮籍、山涛、向秀、阮咸、王戎、刘伶等6人被称做竹林七贤,在当时极有名望。但是这么有名望的人,不但未受到司马氏重用,反而惨遭杀害。他的死因究竟何在?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模印砖画南京博物院藏

提到魏晋时期,不少满怀英雄抱负的豪杰们脑海中便会浮现出这样的一番景象:

魏晋间,嵇康、阮籍、山涛、向秀、阮咸、王戎、刘伶七人相与友善,游于竹林,号为七贤。
公元241~249年以来,魏齐王曹芳在位。此时,曹氏宗室势力日微,大权渐落到司马氏手中。司马氏为了巩固、扩大自己的势力,一面大肆诛戮曹氏王室,一面屠杀倾向曹氏集团的文人,造成了极端恐怖、黑暗的政治局面。曹芳当时的年号为正始,正始作家就以竹林七贤为代表,其中以阮籍、嵇康的成就为最高。
阮籍(公元210~260年),字嗣宗,陈留尉氏人。因为当过步兵校尉,人称阮步兵。阮籍崇尚老庄哲学,蔑弃礼教,行为佯狂放诞,对当时的现实极为不满。他曾用沉醉六十日的方法逃避司马昭的联姻要求,以酣醉对付司马师兄弟所宠信的钟会对他的陷害。他平时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终于保全了自己,幸免于难。他留下来的作品主要是八十二首五言《咏怀诗》。诗的内容主要是写他对现实的不满和忧生的嗟叹,多用比兴,托意深远。对虚伪的礼教表示了极大的厌恶,对统治者的荒淫腐朽也有所揭露。
嵇康(公元223~262年),字叔夜,谯国轾人。少孤,有奇才,美词气。与魏宗室联姻,拜中散大夫,人称嵇中散。他与阮籍一样,崇尚老庄哲学,蔑弃礼教。不过,嵇康性情刚直,锋芒外露,公开发表非汤武而薄周孔的言论,直接与司马氏集团对抗,终于被司马昭以乱群惑众的罪名杀害。他主要的文学成就是散文,鲁迅辑有《嵇康集》,较为完善。
山涛(公元205~283年)也是河南人,字巨源。在崇尚老庄哲学方面,与阮、嵇同道。他与司马懿有亲戚关系,见到懿与曹爽争权,就隐居不问世事,司马师继位时才出仕做官。做官后,又欲拉嵇康出仕,嵇康就跟他绝了交往。
向秀(约公元227~272年)也是河南人,字子期。曾为《庄子》作注,未成而卒。他的《思旧赋》情辞沉痛,很有名。
阮咸是阮籍的侄子,与阮籍并称大小阮。善弹琵琶。历官散骑侍郎,补始平太守。也是一个不拘旧礼法的文人。
王戎(公元234~305年)是山东人,字溶冲。善清谈,但极悭吝。他广收八方园田,积钱无数,常自执牙筹,昼夜计算。当时人都讥讽他。
刘伶与嵇康都是安徽人,字伯伦。晋武帝时答对朝廷策问,强调无为而治,以无能罢免。他好饮酒,作《酒德颂》,对礼法表示蔑视。曾有一件这样的事:一次客来见他,他不穿衣服。人家责问他。他答道:天地是我的房屋,房屋就是我的衣服,你们为什么钻进我的裤子中来?怪诞行为,可见一斑。直到今天,名酒还有以刘伶命名的。

关于嵇康的死,后人主要有3种观点。前2种观点都认为和吕安有关。

近日,南京博物院的一件重要馆藏——南朝时期“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因现身央视《国家宝藏》节目而名声大噪。

如同三国演义中所描绘的,各路豪强,群起逐鹿,意图独霸吞并江河。这是对酒当歌把盏作赋的年代,到后来,更是官民分道,各怀鬼胎的斗法。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而英雄终究是被滚滚长江东逝水带去,是非成败转头空。利益集团到了姓司马和姓曹的分水岭,而当时的以竹林七贤为代表的知识分子也到了要站队的时候。此时无论站司马,还是站曹,都是无法坚定不作墙头草的。当然也可以选择不站队。

吕安是吕庶的弟弟,吕庶是钟会亲近主人,而钟会又是司马昭的心腹亲信。根据干宝的《晋书》记载,吕庶对吕安之妻屡有非分之想,事情败露后吕庶恶人先告状,枉告吕安诽谤自己,吕安获罪。无奈吕安在迁徙途中写信对嵇康大吐苦水,其中昔李叟入秦,及关而叹之句触怒了司马氏,吕安被收入狱,嵇康也受牵连一同入狱,二人被司马氏杀害。

整幅砖画长约4.8米,高约0.8米,出土于南京西善桥某南朝大墓中。虽然墓主人尚未确论,但是根据墓道形制、出土砖画、建制等级等信息,大部分证据皆指向南朝宋的两位废帝中的某位(林树中先生《再谈南朝墓》)。

竹林七贤分别是

另一种观点认为,嵇康是被钟会置于死地的,其中也牵涉到吕安案,但吕安案仅是钟会的一个借口。称嵇康轻慢了前来拜见他的钟会,钟会一直耿耿于怀,借吕案事件置嵇康于死地。这是《魏氏春秋》中的记载。

砖画所描述、涵盖的历史信息非常之丰富。笔者在作为南京博物院志愿者讲解员的工作期间,时常会向观众介绍、讲解该国宝级文物,其间也发现了砖画中一处很有意思的“错笔”。

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

第三种观点认为,嵇康的死就是因为不与司马氏合作。因为嵇康是曹魏王室的女婿,感情上总要偏向曹魏,而司马懿对曹魏一党的大肆杀戮激起了他的对抗情绪,因此作了《太师篾》抨击宰割天下,以奉其和的恶劣行为。但有人反对,因为此文写了之后,嵇康并未立即遭到杀害,如果此文是主因,司马氏不会拖延嵇康生命。

此砖画画面中共有八人,在展厅中面对砖画,右四是嵇康、左一是荣启期。这两位时隔近六百年而“同框”的高士有一共同特征:与砖画中其他人物不同,荣、嵇二位都是盘腿而坐,膝上置琴。

七贤的个性特征及主要成就贡献

三种说法都是证据充分,难分高下,而嵇康之死也就成了难以定论的谜案。

史载荣启期乐天知命,鹿裘带索,鼓琴而歌。嵇康更是琴界高手,曾作《琴赋》,说:“众器之中,琴德最优。”又“及其初调,则角羽俱起,宫徵相证”。
据载,嵇康曾作《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琴曲传世。及至嵇康行刑赴死之时,“顾日影而索琴”,一曲终了,推琴而叹,“广陵散从此绝矣”。可见他非常懂琴、善琴、爱琴。

1、阮籍——阿经第一次知道这个人,是他的《咏怀诗》:

笔者曾经无数次近距离观察砖画中的形象、线条,在秀骨清像的美学情趣之下,画中各种具象之物、之人,都很值得深究,其中就有前述的“错笔”。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

此“错笔”,即是放置于荣启期和嵇康膝盖之上的“琴”。

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

琴为四艺之首,儒家将琴学提升到超越其他乐器的地位。古人语“君子无故,不撤琴瑟”,士大夫居家的标准形象是“左琴右书”,古人人格精神的一种高超境界是“剑胆琴心”。因此,琴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地位之高,触用之频,与人之亲近,远胜于今,而古人所状画描摹的“琴”的形象和摆放方式,也大多是非常准确的。

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目前传世最久且依然可以弹奏的“琴”,是唐代器物。形制与今天的“古琴”基本一致。有七弦,十三徽,琴额、岳山在右,琴尾、龙龈在左,十三徽在一弦之外,即远离弹奏者的一边,弹奏者右手抹挑勾剔,左手吟猱绰注,这种“琴”的形制与演奏方式,至少有实物证明,自唐代开始,便基本定型。比如顾恺之《斫琴图》,其中琴的形制与后世相同,与前朝汉代初期“琴”不同;北齐《校书图》,其中琴的形象与唐琴无两,而且一琴横置时,也是琴额右置,琴尾左置;宋徽宗《听琴图》,其摆放位置、弹奏姿态非常标准,与当下相同。往后还有元朝王振鹏的《伯牙鼓琴图》、明朝杜堇的《梅下横琴图》、清代禹之鼎《幽篁坐啸图》等。民国之后,古琴渐从文人案头消失,对琴的陌生导致了很多文艺作品的摹画错误,今天不少影视剧里,古琴的摆放方向、方式,常常错误。

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说回《国家宝藏》中袁弘先生所饰演的嵇康。第一眼看到嵇康抚琴的镜头时候,我相信很多“琴人”都会发现,其古琴摆放方向反了。但是,这次袁弘不需要“背锅”,央视也不需要背锅,因为他们所演绎的,正是南朝竹林七贤砖画的真实画面。

诗中的主人公夜不能寐,只得起身,仰望皎洁明月高悬,清凉的风吹着衣襟,听到孤鸿野外呼号,翔鸟北林鸣叫。这些视觉、触觉、听觉所传达的情感,与诗人内心的惆怅苦闷协调统一,内外相融,仿佛诗人就是那孤鸿,哀鸣无助,最后一句直抒胸臆,只落得诗人一人伤心徘徊,水到渠成,逻辑严密,浑然天成。

可以说,这幅国宝级文物里“琴”的摆放方向本身反了。

由此可见阮籍的诗文造诣。

还要说明的是,并不是“琴”的方向摆放反了,而是整个“琴”制作错了。

他的离经叛道可以由以下典故窥出:

从目前所存实物的唐代古琴来看,甚至从目前所存汉代陶俑、南北朝图画资料来看,如果我们就认为古琴是唐琴以及汉俑、南北朝画作中的模样,那么竹林七贤中砖画中的“琴”,并不曾真实存在于中国古代。

醉酒避亲

“琴”的历史源远流长,此处不做过多叙述,就看离七贤年代较近的前朝,汉的琴,以及后来南北朝的琴,可以看出端倪。中国古代弦乐,汉之前最著名的几种:琴、瑟、筑。琴的形象,屡见于汉代陶俑,甚至有实物出土,如曾侯乙墓中的十弦琴、马王堆汉墓中的七弦琴等等。

司马昭为了拉拢阮籍,就想和阮籍结为亲家,阮籍为了躲避这门亲事开始每天拼命地喝酒,每天都是酩酊大醉,不醒人事,一连60天,天天如此,那个奉命前来提亲的人根本就没法向他开口,最后,只好回禀司马昭,司马昭无可奈何地说:“唉,算了,这个醉鬼,由他去吧!”

汉中期以前的琴,与后世琴有两点大不同:一是汉中期以前的琴的发音腔只有琴体的一半,而汉中期之后乃至南北朝的琴,从出土陶俑和传世图画上看,发音腔已演变至全体,与今琴相同;二是汉中期以前的琴没有琴徽,而南北朝的琴,甚至魏晋时期的琴,已经具有琴徽。

青白眼

譬如砖画中的荣启期与嵇康的琴,都是带有琴徽的。有朋友说不对,荣启期所在的时期,琴是没有琴徽的。这话说得不错,但是我们所看到的砖画,是南朝的砖画,因此其上的人、物,我们应以南朝的社会现实视之,而不是春秋。这就譬如读《金瓶梅》《水浒传》,我们始终要记住,虽然小说家言,构筑了宋代的历史背景,但是其具体社会现实,衣饰、官制、食物、地理等等,都是明朝的状况。因此,砖画中非常明显的琴徽,也就代表着南朝时期琴的特征。同样,在嵇康的《琴赋》中,他也说到:“弦以园客之丝,徽以钟山之玉。”

阮籍不经常说话,却常常用眼睛当道具,用“白眼”、“青眼”看人。对待讨厌的人,用白眼;对待喜欢的人,用青眼。
据说,他的母亲去世之後,嵇康的哥哥嵇喜来致哀,但因为嵇喜是在朝为官的人,也就是阮籍眼中的礼法之士,于是他也不管守丧期间应有的礼节,就给嵇喜一个大白眼;后来嵇康带着酒、夹着琴来,他便大喜,马上由白眼转为青眼。

笔者曾仔细数过嵇康膝盖上的琴的徽位,除去被他双手挡住的大致三个徽位,还有十个徽位,也就是说,当时的徽位,应该和今天的一样,是十三徽。

蔑视礼法

可见,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琴较之汉代中期之前的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和不同,几与后世之琴相同。可以大胆判断,此时之琴与后世之琴,还有些不同,或许在于弦数。譬如自战国以降,琴弦有十弦、五弦、七弦不等。同样是嵇康美男子,他的诗里也曾写过:“目送归鸿,手挥五弦。”而最晚至唐代,琴已定型为七弦。魏晋南北朝时期,正是古琴这种乐器由古代器型转向现代器型的过渡时期。

阮籍好酒,他家旁边就是酒店,女主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阮籍常和王戎去吃酒,醉了就若无其事地躺在人家旁边睡着了,根本不避嫌。那家的丈夫也不认为他有什么不轨的行为。魏晋时期,男女授受不亲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阮籍全不放在眼里。一次,他嫂子要回娘家,阮籍不仅为嫂子饯行,还特地送她上路。面对旁人的闲话、非议,阮籍说:“礼法难道是为我辈设的吗?”

那么,在这个过渡的时期,是否会出现类似于砖画中的“错误”的琴呢?也就是说,琴额岳山在弹奏者的左手边,琴徽向外的“琴”,而非唐之后的“琴”实物,琴额岳山在弹奏者的右手边,琴徽向外?考察前面所罗列的陶俑、画作,我们几乎可以判断,所有的“古琴”演奏,都与今日一致,琴额岳山在弹奏者的右手边。

阮籍遭丧母

这样看来,如果砖画中的古琴只是摆放方向错误,琴额岳山放在了左手边,那么琴徽就不会安放在面向观者一边,而是会在靠近弹奏者一边。但是,砖画中的琴,琴徽偏偏又出现在面向观众的一边,那就是说,这位制作砖画“母本”的画师,凭空“制造”出来一个不曾存在过的乐器。

阮籍为母亲服丧期间,在晋文王的宴席上喝酒吃肉。司隶校尉何曾也在座,他对文王说:“您正在以孝治国,而阮籍却在母丧期间出席您的宴会,喝酒吃肉,应该把他流放到偏远的地方,以正风俗教化。”文王说:“嗣宗如此悲伤消沉,你不能分担他的忧愁,为什么还这样说呢?况且服丧时有病,可以喝酒吃肉,这也是符合丧礼的呀!”阮籍依旧在喝酒吃肉,神色自若。

这幅砖画中的琴,其刻画之“简单而具体”(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考》论及此砖画中“琴”之语),确实可见画匠的良苦用心。但是可惜,这两张“琴”,都画错了。这错误不仅仅是摆放的错误,更是器物本身的错误,原因不外乎两点:一为画匠对文人士大夫生活的不熟悉,而高阶层的文人士大夫们并没有认真深入作坊或者墓葬中仔细审查,从《世说新语》《两晋史》《南朝史》可以看出当时士大夫阶层与劳动阶层的隔绝、文人们的“不接地气”;二为当时的琴正处于发展成熟没有完全定型的历史时期,再加上瑟、筑等传统乐器的混淆,故而导致了画匠的迷惑模糊。

而给阿经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他经常驾着车出行,遇到没有路了,就下车嚎哭,表面上是没有路他哭了,实际上是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悲怆。没有经历过穷途末路遭遇的人可能就会笑话他不是疯就是傻了。人生天地间,仿佛道路千条,最难在于选择哪一条。

到了魏晋南北朝及以后,中国“琴”逐渐定型,七弦、十三徽、发音腔长及全体,其所承载的雅音正声,也成为了传统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中华之音,流传千古,响遏行云。

2、嵇康——这个人物是阿经永远挖掘不完的,他的主要成就主要表现在音乐、书法、绘画、文学、养生等方面。提起嵇康,便不得不想到《广陵散》。现在虽然也有琴师谱《广陵》,而没有嵇康那般在刑场上,泰然自若,一心赴死,他仿佛将余下的全部生力都凝聚于指尖,每撩拨一下琴弦,就像是在撩拨听众的心,这样的现场直播普通人怎么听得完。这里没有窦娥的誓愿,没有任何传说主角不会死的剧情,他就那样,谱完一曲,曲终魂灭。

他的传奇典故,已经被太多的民间演义渲染过头了,外形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放浪不羁,好谈乐道,这里阿经就不赘述了,唯有如君所言:手挥五弦,目送归鸿。

3、山涛——这个人物,用流行说法,他是一个很称职的公务员,是一个老成持重值得依靠的朋友。阿经记住他,是因为嵇康的《绝山涛书》,还有嵇康的临终托孤。这样一个被好友拉黑却还帮好友养儿女的好朋友给我来一打。

4、刘伶——这是一个可以一起喝酒的妙人,只要有酒,他就跟你走。

他的典故也很多嘞:

片锸任埋

刘伶常常坐着鹿车,带一壶酒,使人扛着锹跟着,说:“死了就把我埋了。”他置生死于度外就是这样。

刘伶病酒

刘伶因饮酒过度而导致身体不适,感到异常口渴,就向妻子讨酒喝。他妻子把酒倒掉,把酒器毁坏,哭着劝道:“你喝酒过量,这不是养生的办法,必须要把酒戒掉!”刘伶说:“很好。但我不能自己禁,只能向鬼神祷告,自己发誓来戒掉酒瘾。你就准备祭祝用的酒肉吧。”妻子说:“我按照你交代的去办。”于是把酒肉供在神前,请刘伶去祷告发誓。刘伶跪着说:“天生我刘伶,酒是我的命。一次喝一斛,五斗消酒病。妇人之言辞,千万不能听。”说完拿起酒肉就吃喝起来,颓然醉倒了。

曝裈当屋

刘伶常常纵情饮酒,任性放诞,有时脱掉衣服,赤身裸体呆在屋中。有人看到后讥笑他,刘伶说:“我把天地当房子,把房屋当裤子,诸位为什么跑到我裤子里来?”

鸡肋尊拳

刘伶曾在喝醉酒时与别人争执,那人扯住他的衣袖挥拳要打。刘伶缓缓地说:“我瘦得像鸡肋不能让你的拳头打得舒服。”那人就笑着不打了。

5、阮咸——这个人物,你要是认识他,绝对生活充满乐趣。

他的典故:

阮咸曝裈

阮咸、阮籍居住在路南,其他阮姓人住在路北;住在路北的阮姓人都很富有,住在路南的都很贫穷。七月七日,路北的阮姓人大晒衣服,都是绫罗绸缎。阮咸就用竹竿在庭院中挂了一条粗布做的犊鼻形状的裤子,有人对他的做法感到奇怪,他答道:“我没能免除世俗的习惯,姑且再这样应付一回罢了!”这也是成语“南阮北阮”的典故出处。

与猪酣饮

阮氏家族的人都能喝酒,阮咸到同族人当中聚会,不再用一般的杯子来喝酒,而是用大瓮来盛酒,大家一起围坐,面对面痛饮。当时有很多猪也来喝,它们直接就上去喝了,于是大家就与这群猪一道喝酒。诸位兄弟莫不认为阮咸以放任旷达为德行,唯独阮籍不这样看。

骑驴追婢

阮咸原先宠爱姑母家一鲜卑族的婢女,等到他为母亲守丧时,姑母要搬到远处去,起初说要留下这位婢女,当要出发了,终于带她走了。阮咸借了客人的驴子,身穿重孝,亲自去追她。两人合乘一头驴回来,他说:“传宗接代的人不能失去!”这位婢女就是阮孚的母亲。

命名阮咸

阮咸原先称为秦琵琶,排列有十三柱。武则天为太后时,蜀人蒯朗挖古墓得到一铜器形状好像琵琶,铜器身正圆,没有人能辨认。元行冲说:“这是阮咸所作的乐器。”命人换成木头制作,再装上弦,其声清亮雅致,演奏音乐的人于是叫它“阮咸”。阮咸在晋朝的确因为既懂音乐又善弹琵琶被称道,《竹林七贤图》中阮咸所弹之物与此相似。

6、向秀——思旧赋,他的这一篇,是该人物对其人生际遇最好的自述了。

思旧赋并序

余与嵇康、吕安居止接近,其人并有不羁之才。然嵇志远而疏,吕心旷而放,其后各以事见法。嵇博综技艺,于丝竹特妙。临当就命,顾视日影,索琴而弹之。余逝将西迈,经其旧庐。于时日薄虞渊,寒冰凄然。邻人有吹笛者,发音寥亮。追思曩昔游宴之好,感音而叹,故作赋云:

将命适于远京兮,遂旋反而北徂。

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

瞻旷野之萧条兮,息余驾乎城隅。

践二子之遗迹兮,历穷巷之空庐。

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

惟古昔以怀今兮,心徘徊以踌躇。

栋宇存而弗毁兮,形神逝其焉如。

昔李斯之受罪兮,叹黄犬而长吟。

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

托运遇于领会兮,寄余命于寸阴。

听鸣笛之慷慨兮,妙声绝而复寻。

停驾言其将迈兮,遂援翰而写心。

这篇赋是向秀在目睹了好友嵇康与吕安的悲惨遭遇之后,途经山阳故居,表达了忆起亡友的痛惜之情。

7、王戎——这个人物很难用一句话评价,直接看典故喽。

识鉴过人

景元四年,钟会、邓艾等率军伐蜀,钟会在出师前过往与王戎道别,询问王戎有什么灭蜀的计策。王戎说:“道家有句话叫‘为而不恃’,成功并不难,保持成果就难了。”次年,钟会叛乱失败被杀,大家都认为王戎有见识。

王衍曾拒绝品评当时在琅邪作郡吏的孙秀,而王戎却劝王衍给孙秀好的品级。到司马伦、孙秀掌权时,杀戮朝官,王戎、王衍得以幸免。王戎厌恶族弟王敦,经常托病避而不见,后来王敦果然起兵造反。他的有先见之明到了如此境界。

王戎死孝

王戎在晋代是有名的孝子。武帝时为其母守丧,虽逾越礼制,饮酒食肉,但面容憔悴,身体虚弱,连起身都要扶拐杖。中书令裴楷前往凭吊其母,说:“若使一恸果能伤人,浚冲必不免灭性之讥。”而尚书和峤在同时遭母丧,虽然寝苫食粥,但哀毁不过礼,气色不衰。刘毅称之为“和峤生孝,王戎死孝。”

王戎卖李

世说新语记载王戎为人贪吝,其俭啬一篇共有九条,即有四条记王戎事。晋书谓王戎“性好利”,多置园田水碓,聚敛无已,富甲京城。

王戎早年在荆州刺史任上就曾私派部下修建园宅,因此被免官,后来出钱赎回。据说王戎经常与夫人手执象牙筹计算财产,日夜不辍。同时又十分吝啬。

家中有棵很好的李树,王戎欲拿李子去卖,又怕别人得到种子,就事先把李子的果核钻破。王戎之女嫁给裴頠时,向王戎借了数万钱,很久没有归还。女儿回来省亲时,王戎神色不悦,直到把钱还清才高兴起来。王戎的侄子要成婚,王戎只送了一件单衣,完婚后又要了回来。时人谓王戎为“膏肓之疾”。但有人认为这是王戎避祸于乱世的“自晦”之举,晋武帝也曾以“不欲为异”为王戎辩解。

东晋人戴逵评论道:“王戎晦默于危乱之际,获免忧祸,既明且哲,于是在矣。”今人余嘉锡则认为,王戎天性鄙吝,戴逵所言,乃是出于“名士相为护惜”,“阿私所好,非公论也。”

卿卿我我

王戎之妻常以“卿”称呼王戎(按礼,妇人应以“君”称其夫,“卿”乃是夫对妻的称呼)。王戎说:“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其妻曰:“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王戎也无可奈何。成语“卿卿我我”即出于此典。

邈若山河

王戎任尚书令的时候,有一次身穿官服,乘轻便小马车,从黄公酒垆经过,回头对后面车上的人说:“我从前和嵇叔夜、阮嗣宗一起在这家酒垆痛饮,在竹林之下游乐,我也参预末座。自从嵇生早逝、阮公亡故以来,我就为时事所拘。现在看到这酒垆虽然很近,却又像隔着山那么遥远。”

璞玉浑金 瑶林琼树

王戎盛赞山涛说:“山涛就像未经琢磨的玉和未经冶炼的金一样。人们往往都欣赏玉和金光彩夺目的外表,而对未经琢磨的玉和未经冶炼的金,却不知道它们内在的高贵质地。”认为王衍“神姿高彻,就像瑶林琼树般出众。”认为裴頠不擅长运用自己的长处,荀勖擅长运用自己的短处,陈道宁刚劲严峻好像被长竿一样。

二王当国羊公无德

王戎及其堂弟王衍素与征南大将军羊祜不睦。羊祜在荆州时曾欲以军法斩王戎,又谓王衍败俗伤化,故王戎、王衍兄弟衔怨,时常诋毁羊祜。时人语:“二王当国,羊公无德”。

如果可以穿越,你想成为谁?

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

选一个

阿经有话

无论生在哪个年代,或战火连天尸横遍野,或天灾人祸食不果腹,或太平昌盛繁荣靡丽……对于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来说,世界非人力能改,国家非己力能变,家庭非我力能动,唯一能改变的,只有自己。人生只有一次,成为不了别人,别人也替代不了你。

我哭,我笑,我欢喜,我流泪,我怎样选择生活方式,我如何过这一生,都是要自己去选择的。是淡泊名利宁静致远,是力争上游勇攀高峰,还是得过且过浑浑噩噩,都是自己选择的因所造成的果。

没有完美的人生,只有完美的某一刻,这一刻可能不会到来,更多的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而我依旧,为那完美的一刻,时刻准备着!

图片 1竹林七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