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9财年前四个月缅甸与中国贸易额达37亿美元

图片 13

130年前,即1886年1月1日(光绪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英国宣布吞并上缅甸地区,将之划归印度总督管辖,缅甸亡国,所以可以说每年的第一天实际上是缅甸亡国的纪念日。

翁山苏姬。取自一零一传媒【中央社仰光4日综合外电报导】缅甸昨天举行国会与地方议会13个议席补选,实质领导人翁山苏姬所属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LD)在6个选区失利,先前爆发的一连串争议显然对其政府造成不小影响。翁山苏姬与执政党NLD在2015年大选获得压倒性胜利,取得执政权,终结长达数十年的军事统治。然而,她的执政路上充满绊脚石,尤其是克钦邦(Kachin)和掸邦(Shan)等地爆发小规模战斗和从未停止的内战,让少数族群与军方的和平会谈蒙尘,也使NLD难以在全国补选获得理想结果。NLD发言人苗纽(Myo
Nyunt)说:「我们如今赢得7个议席,在6个选区失利。」在失去的6个议席中,4席本由NLD党籍议员持有。儘管联邦选举委员会(Union
Election
Commission)尚未公布官方统计数据,初步结果显示,NLD在其中3席补选败给军方大力支持的「联邦团结发展党」(USDP)。苗纽说,NLD失去这6席,是因为不受少数民族和公务员欢迎。他说:「我们听说少数民族对我们在和平进程的表现不太满意。」政治分析家蒙穆梭(Maung
Maung
Soe)说,多数选区投票率不高,导致NLD选情不佳。选民对选举态度冷漠,恐冲击他们在2020年大选的表现。他还说,相较之下,联邦团结发展党获得选民坚定不移的支持。他说:「虽然NLD的支持者很多,但他们目前正失去族裔群体、知识分子和媒体圈的支持者。」2名路透记者因报导军方杀害10名洛兴雅人被处以7年徒刑,翁山苏姬处理洛兴雅危机的方式也饱受国际社会批评,一连串争议使翁山苏姬人权斗士形象破灭,光芒尽失。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3月19日讯
据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消息,《缅甸环球新光报》报道,缅甸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8-2019财年前4个月(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缅甸对华贸易总额为37.4亿美元,其中对华出口16亿美元,进口21.3亿美元。报道称,缅中双边贸易额快速增长,增速仅次于缅甸与东盟国家的区域贸易。2016-2017财年缅中双边贸易额为108亿美元,2017-2018财年为117.8亿美元,2018过渡财年为60亿美元。缅甸主要对华出口大米、各类豌豆、芝麻、玉米、果蔬、茶叶干、渔产品、橡胶、矿产品、动物制品等,从中国进口机械、塑料原材料、个人消费品、电子工具等。

已经跟你分别了两年的时间了,还记得当初在我们相爱的日子里,你在家乡而我在他乡,一年到头才能相聚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我们任然乐此不疲的选择了深爱着远在天边的对方。默契的信任,深深的思念,以及闲暇时唯一的牵挂。这一段在懵懂岁月里被我们朋友间羡慕无比的爱,最后也逃不过世间最残忍的休止符!

时光荏苒

当年,在英国出兵缅甸北部前,中国就已经通过多种途径向英国表示希望调停英缅双方的矛盾,英方宣布实行吞并后,更是多次交涉欲保存缅甸,但是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仍旧无功,最终在1886年7月24日,双方签订《中英会议缅甸条约》,以条约的形式认可了英国在缅甸的统治。

另据缅甸投资和公司管理局数据,2018-2019财年前4个月,缅甸投资委员会和各省邦投资委员会共批准了42个中国投资项目,投资额达1.2486亿美元。

01年—-08年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般飞快掠去

同光之际,一般的近代通史或者教科书皆将之表述为“边疆危机”的时期。所谓边疆,乃相对中心或中原而论,实际运用中,定义并不明确,往往国界线内外均可指为边疆。

从小便相识相知的我们,却不是青梅也非竹马…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因为怯懦的性格,你成了我为数不多的玩伴,跟你一起玩耍的时候我总是跑得最快的,跳得最高的,闹腾得最欢的。因为年少的我就对你产生了一种依赖,有一种希望可以每天和你玩耍,无时无刻都能听到你的笑声的期望。所以我像一个小丑学徒一样,用各种各样到时我能想到的能做到的方式来让你微笑。后来我们都渐渐的长大了,懂得了一些男女之间的区别,也就失去了那份天真无邪的童真,开始相互疏远对方,我们之间对于对方的一切都开始慢慢的黯淡无光了。小学毕业了,因为当时调皮的我成了打人眼中的坏孩子,奶奶不愿意管我了,我只能无奈的从老家坐了两天两夜的长途去到父母身边继续生活,我很清楚的记得我上车时你问我还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我当时信誓旦旦的说很快就回来了。但我没想到我所谓的很快居然是3年后了,我们都初中毕业了,我才又一次回来…那时候的你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与美丽。

我们成长

当然,若详细区分,边疆危机又可析出两层意思,具体到晚清,一为“属地”,即国境之内的地方;一为“属国”,即国境之外,因朝贡体制而成之藩属国。

当我再见你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中有一颗埋藏已久的种子发芽了。谁会相信一个14岁的孩子居然会惦记着一个人5年呢?而且是一个三年未见的人。我说的是真的,5年前的我就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把我呼来喝去的你。喜欢你追着我打,喜欢你掐我的腰,喜欢你扭我的耳朵…。我没有被虐倾向,这些喜欢一直都只对你一个人而独有。还记得六年级那一次5。12地震期间,我们刚好面临着升学考试,但为了安全起见学校停课了,家里的大人们带着我们去外面平坦的地方打地铺,因为当时是夏天,我们几个小孩子就喜欢成群结队的到处跑,我当时胆子也大了。总带着你们往危险的地方跑,就是为了你害怕的时候能拉拉你的手…现在想起来觉得当时我好自私。记得有一次我们走到田边上,你调皮的把我们几个男孩子推到了稀泥田里,而我最为第一个中奖的最倒霉。后面的几个人溅了我一身的泥,本来当时我已经很生气了,因为把衣服弄脏了会被我奶奶骂的,刚想发火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你站在田边上笑得好开心,我一下就没脾气了…还陪着你傻乐呵。结果那次回去被我奶奶骂得狗血淋头。到了晚上因为太热了睡不着你叫我帮你扇扇子,尽管很辛苦,手酸得要死,但我还是特别乐意。因为那样我可以和你躺在一个枕头上,让你对我指手画脚,聊着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听着你发出咯咯的笑声。我轻轻的帮你扇着扇子,悄悄的闻着你头发散发出的清香。等你睡着了就一直盯着你的小脸蛋目不转睛的看着,想要把她刻在心里烙在脑海里。后来回到学校我们的关系又疏远了,因为升学的压力我们也再没有了那种一起的欢声笑语…

我们成熟

当日,新疆、云南割据武装与境外势力相勾结,盘踞地方所造成的危机属于前者,而英、法、俄、日等国觊觎缅甸、越南、朝鲜、琉球所造成的危机属于后者。

11年—14年

我们每个人跟原先的自己不一样了

图片 1

再见你,已经是三年后了。都说女大18变,再见时我们都14岁了。你已是少女初长成,而我还是那样一成不变。也许你再见我时只是一个许久不见的童年玩伴。而对我来说你就是我在小学时光里的全部回忆了。时隔三年不见你还是那么活泼欢乐还添了一份少女的魅力。你还是那么大大咧咧,说不过我就撅着嘴拽着小手就追着我打…我当时的心情无比的愉悦。虽然三年未见,我们的友情也未变。

图片 2

教科书上的边疆危机图解。

在老家的一个月时间因为又有了你所以是愉快的,更是短暂的。回到深圳后我一直想你,但怕失去你所以不敢对你说出那句埋藏了多年的话,到最后抵不过对你的思念。我毫无保留的向你表达了对你的思念和多年以前那懵懂的眷恋。最后我也如愿以偿的拥有了你。尽管我们隔着十分遥远的距离,但因为你的肯定我觉得每一天都是美好的。回到深圳因为学习成绩不佳,所以我决定不读书了,对于一个15岁的人来说社会是残酷的。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还完全没有自由。但下班我就拿着手机找你聊天,喜欢看到你的留言。你也从没让我失落过,每天都准时的问候我,那时候我觉得上班再苦再累再委屈只要有你一声问候,一句安慰。一切都是没那么重要了。地域的限制让我们不能相见,我们的心却一直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从未分离过一秒。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相较而言,属地的危机基本顺利解决,但属国危机往往处理起来有心无力。尤其在光绪十年左右,朝鲜的壬午、甲申两次兵变,中法战争及英国吞并缅甸接踵而来,原先视作屏藩的属国丧失殆尽,唯余一朝鲜,亦埋下了甲午战争的种子。

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的变化

对于危机和列强的手段,曾纪泽的认识十分清楚,他在给李鸿章的信中说:“西洋各大国,近者专以侵夺中华属国为事”,其借口往往是“中华属国”并非“真属国”。

有的明显一点儿

盖中国并不真正干涉属国内政外交,且对西藏、蒙古等民族地区管理又较为宽松,宽松自治的政策反而成为了攘夺的口实,列强们总是使用着“称属地为属国”,又“复称属国为非真属国”的伎俩。

有的轻微一些儿

光绪初年的各次属国危机,解决模式也各不相同,于朝鲜,清军受邀入朝镇压兵变,复促成朝、日和解;于越南,中法大打出手,最终签约承认法占越南;于缅甸,则未动干戈,纯以外交努力。

图片 3

当日,中、英、缅之间的情况大致如下:首先是两次英缅战争之后,英国人占领了下缅甸地区,并获得通商、航运等一系列特权。

这些变化或许别人感受不到

中法战争之后,越南成为法国殖民地,这使得英国大为紧张,认为法国的势力会顺势进入接壤的上缅甸地区乃至吞并之。这可谓是近代列强的惯常的“不安全感”再次作祟,其逻辑是自占甲地,则相邻的乙地或有威胁,于是进占乙地,循环往复。英、法、俄、日、美无不以此得步进步,造就其庞大殖民帝国或势力范围。

但是自己却感受的清清楚楚

由于听闻缅甸朝廷准备联合法国,制衡英国的消息,这种“不安全感”更加强烈。1885年秋,英国以“柚木案”处理不公为名,开始进行战争准备。

或许你

其次,中缅关系自乾隆年间的战争后,重回朝贡的老路,无论双方对此的认识有怎么样的偏差,每十年由缅甸使臣进京交换一次礼物的表述应该不成问题。缅甸的最后一贡在光绪元年,贡使还带来了缅甸特产的大象,按道理光绪十一年也应派出贡使,但是第三次英缅战争爆发后,就没人关心十年一贡的事情了。

运动少了,健康度低了

最后,中英之间的外交关系也是斗争与合作并存,既有英国帮助中国建造铁甲舰,也有在洋药、西藏游历等问题上的争吵不休。

头发少了,皱纹多了

图片 4

性格变了

缅甸柚木,1885年夏,缅甸以英国公司偷运柚木为由,欲对其罚款230万印度卢比,是为战争导火索,第三次英缅战争也可以说是柚木引发的血案。

朋友见面少了,上网聊天多了

清廷最初了解到英缅之间再启战端的消息,是来自于驻英公使曾纪泽。曾纪泽在光绪十年就提醒清廷,英国垂涎缅北,若早为之计,可拓展边界至八幕(又称新街、八募,即今克钦邦八莫)一带。

结婚了,当上父母了

光绪十一年九月十四日(1885年10月21日),他发回英国将取缅北的警报,再次提出可乘英兵未动之际,“以口舌得八幕”的建议,并表示只要总理衙门同意,可即日在伦敦开始谈判。

真心朋友少了,酒肉朋友多了

不久,李鸿章也得知了英国人在印度招兵买马准备进攻缅甸的情况,电奏报警。对此,清廷的态度只是希望在事态更明晰之前,尽力以外交手段劝阻英国出兵,总理衙门回电给曾纪泽说,英人谋划未定,贸贸然与之商谈,乃有以启其进军之心。九月二十一日曾纪泽向总理衙门汇报英缅争端由于“柚木案”,并询问交涉时是否要明言缅甸为中国属国,他的建议是无须提及属国一层,因为如果交涉结果不理想则有损国威,用强则陷入中法战争的覆辙。两天后,总署回电,表示可以提出缅甸为中国属国,中国愿意以此身份来调处英缅争端,让缅甸道歉了事。

笑容少了,忧愁多了

图片 5

感情少了,怀疑多了

《皇清职贡图》上的缅甸男女形象。

更漂亮(帅气)了

除了曾纪泽在伦敦以正式外交手段交涉之外,总理衙门还找到了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进行私下的接触。根据赫德的说法,庆亲王奕劻认为“最好不经过官方”,因为过早的官方交涉会让问题更难解决。

成绩提高(下降)了

当然,这很可能是比较表面的理由,庆王所谓的“不愿意通过伦敦中国驻英使馆或北京英国驻华使馆来做”,实际上是针对前者。在中法战争中,李鸿章和总理衙门就对出使英法大臣曾纪泽感到不满,认为他受到国内主战派的蛊惑,采用强硬态度,激怒法方,阻挠和议,害怕在中英缅甸谈判中,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身边重要的人离开了

十月初六日,赫德回复,告知英国的五点要求,除“柚木案”的具体解决办法外,还有英国派大臣及水陆兵丁常驻缅京及外交由印度总督主持等损害缅甸内政外交的条款。不过,就在赫德回复的前一天,英国军队已经发起进攻,第三次英缅战争爆发。

周围的环境变了

由于英军的进展顺利以及国内正值选举,英国人并不急于在外交上有所进展,曾纪泽迟迟等不到英外交部的回应,而赫德和总理衙门的交涉则没有中断,他也认为此事应该暂时避开曾纪泽,因为曾“喜欢以不屈不挠的爱国战士自命,并且有人在他身旁鼓动生事”。

变得沉默、孤独

在数度电报往复之后,赫德和英国外交、印度事务部门制定了中英谈判的大致方针,即保证中缅的朝贡关系,英国人视其为“虚名”,却能保证中国不再干涉其他实际事务,并在商务等问题上做出让步。

变得开朗了

十月中,曾纪泽终于等到了英国方面的官方回复,英方装作不知朝贡一事,还对中方愿意调停致谢,只是现在不打算谈判,要等军事行动结束再说。

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不久,英军占领缅都,缅王锡袍投降消息传来,调停已失去意义,曾纪泽再次请示处理办法,他也欲在朝贡上做文章,不过却不是图“虚名”,而是以朝贡受损为由,进取八幕,否则将以“普鲁太司特法”(Protest,强烈抗议),不认英占事实,不谈云南商务。总署的回复是坚持“缅祀不绝,朝贡如故”为第一要义,八幕之事放在其次。

等等一系列的变化

图片 6

图片 7

曾纪泽,曾国藩之子,驻英公使,当日已经提出要用“普鲁太司特法”即外交上的强烈抗议。

有些人会欣喜这样的变化

此时,缅甸为了面子,在国内将朝贡关系描述为两国平等交往的一贯说法被英国人抓住,开始借此反驳属国之说。曾纪泽不得不要求国内,将乾隆时颁发的缅王金印样式、《会典》等证明材料发送伦敦,以便与英人明示。

同样的也会有人不喜

正在双方为宗属关系争辩时,英国于西历新年宣布吞并,曾纪泽当即抗议,“责其未与华议遽灭缅甸为食言”。总理衙门亦向英国驻华使馆代办欧格讷提出“缅不可灭,应另立国王,照旧朝贡”。

没有办法

随后,曾纪泽以此原则与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侯爵商议,十二月初九日(1886年1月13日),曾纪泽致电总署称,前日经过力争,与索尔兹伯里达成一致,“允另立王,管教不管政,照旧进献中国”,如果同意这一做法,可就边界和商务展开具体谈判,他的意思是,界务上尽量争取开拓,通商事宜可以稍稍退步。谈判峰回路转,朝中也很高兴,指示曾纪泽,另立缅王人选一定要和中国商量,缅政中国可不问。

图片 8

图片 9

英国首相兼外相索尔兹伯里勋爵,他的下台对中英谈判造成了影响。

世间的很多东西我们都可以操控

正在中英双方进行缅甸事务具体细节的谈判时,英国国内政治发生变动,索尔兹伯里内阁因为爱尔兰问题辞职。(曾纪泽可能并不清楚其中关节,他的汇报称“英政府忽因议英均田事被驳告退”。)

但是时间

本来谈判已经进行到缅甸另立一管教之王,待中国允许即照常进贡,且潞江以东之地归中国所有,但因内阁变动,英方停止了一切商谈。旋即,自由党格兰斯顿上台组阁,罗斯伯利伯爵出任外交大臣,全盘推翻了前任与曾纪泽的会谈结果。

我们无法掌控

当然,英国政策的变动,不全在内阁移易,主要由于印度总督并不同意另立缅王,坚持全面吞并。英方的新要求极为苛刻,不仅不同意立王存贡,也不允八幕归华,只是提出朝贡的两种替代方案:每十年清帝与英王或者云贵总督与缅甸官员互赠礼物。

永恒不变的是变化

图片 10

这些东西我们无法掌控

继索尔兹伯里为英国首相是格兰斯顿,这是1896年他退休后与到访的李鸿章之合影。

只能被迫接受

英方变卦如此,中方在如何继续谈判的方针上也发生了内部分歧,从曾纪泽和总理衙门在光绪十二年二、三月间的电报往来中可以发现,争议主要有二。

并不断适应这样的变化

第一是细节上,曾纪泽不同意在缅甸地位确定之前谈判商务和界务,出发点在以承认英国吞并换取实际利益;总署的意思则是边界可早早详细确定,缅甸地位问题搁置,无论将来如何不可损失领土。

因为这是你唯一不被这个世界抛弃的理由!!!

第二是大方针上,曾纪泽较为务实,他认为可以承认英并缅甸的事实,朝贡之事也可以互赠礼物作让步,但要获得界务和商务上的实际好处;总署的回应则不然,坚持要保住朝贡关系,其中二月十三日一封电报颇能反映清廷对缅甸的基本态度:

英缅构衅,始则缅自取怨,英颇有理。英外部前与曾纪泽所议存缅立王各节,不特与中华字小之义吻合,即环海各国亦无訾议。现因外部换人,忽然翻覆,殊出意外。中华所重在乎不灭人国,贡与不贡无足轻重。着曾纪泽再为辩论,详述恃德、恃力之道,并责义始利终之非,看其如何作答,即行电闻。

当然常灭人国的英国人对于中华“不灭人国”、“恃德”的道理是不加理会的,他们的对策也很简单,即是“并不辩理,但不允”。

交涉僵持不下,原本任期已满早该回国的曾纪泽也无可奈何,谈判的重心逐渐又转回国内,在总理衙门、李鸿章与赫德、欧格讷之间展开。

此时,英国根据《烟台条约》派出入藏使团的要求,在西藏引起强烈反对,清廷不得不在属地与属国之间做出抉择,终于在六月二十三日由庆亲王奕劻与欧格讷签订了《中英会议缅甸条约》。条约共计五款,承认英国吞并缅甸,朝贡改为缅甸地方官员进呈方物,至于界务商务,则嗣后再定,以此换取了英国人停止入藏。

图片 11

庆亲王奕劻,总署行走十余年,代表清廷签订缅甸条约者。

光绪十一、二年的中英缅甸谈判,乃是中国边疆属国危机中的一环,此时,中法战争刚刚结束,中法越南勘界、中日关于朝鲜的谈判都在进行中,中英之间也在洋药、西藏诸问题上纠缠。中国显然无力为了属国再与列强大战一场,即便是被视为强硬派的曾纪泽都忧虑“强支又蹈越辙”,故而关于缅甸问题只能在谈判桌上进行讨论,此为外交谈判之基调。

在谈判中,曾纪泽和以总署为代表的清廷,在行为方式和处理意见上都有所不同。

多年的公使生涯,已经使曾纪泽颇为熟悉西方式的外交手段,强烈抗议、设八幕为租界等,均能看出万国公法之纯熟于胸。在谈判中曾氏也更倾向于承认既成事实,多获取利益的办法,朝贡之事和字小之义,在他看来都是可以放上谈判桌的筹码,去博取实际上的好处。

然而,清廷的态度却非如此,而是咬定存祀朝贡一条不肯放松。关于清廷的这种态度,今日往往以死要面子活受罪论之,为了所谓朝贡和宗主国的体面,损失具体的实利,乃至于陷入战争,实为笨伯之所为。

实际上,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尚需详加辨析。中国在朝贡中,并没有什么利益可图,这一点君臣都看得很明白,李鸿章曾就琉球事言“即使从此不贡不封,亦无关于国家之轻重”,缅甸也是如此,十年一贡,送些大象,真可谓是无足轻重。

不过和对缅甸的态度一样,清廷在琉球问题上也始终坚持存祀这一点,即便日本提出华南日北,分治琉球的建议,中国可以额外获得岛屿的好处,仍不答应,要求保持琉球王的地位。当然,琉球问题还涉及到防止日本由此得陇望楚的顾虑,与缅甸一事略有不同。

从中英缅甸谈判来看,中方坚持继续朝贡,看似为了面子,实际上一来坚持了维持外交传统的原则,两国交涉不可侵害第三国利益,英缅争端不可影响缅甸朝贡中国。

二来强调朝贡一事,本质上是为保存缅甸的国家地位,因为朝贡的主体就是国家,而非英属印度的一个省。而保存缅甸的国家地位,因为不干涉属国原则,也不会给中国带来实际的好处。对此,二月十三日的电文已经非常清楚,即便不贡也无所谓,中国争取的是“不灭人国”。

这种先不计较自身利害,而去努力保存别国的行为,无论是在殖民主义横行的当日,还是今天,都不仅是正确的,而且可以说是可敬的。以光绪年间,中国内方经历甲申易枢,外则危机布满边疆的情况来看,更为让人肃然起敬。

“不灭人国”的表述,来自于春秋大义“存亡继绝”的传统,来自于儒家所坚持的正义——恃德不恃力传统,对于朝贡体制的塑造和长期对外交往实践的浸润。

图片 12

因为存亡继绝而得到肯定的齐桓公。

对缅甸如此,对其他各国也是如此,甲申、甲午二役,中国不惜代价,毅然出兵,皆可谓为了这份以力护德而非以力恣意妄为的责任。

今天有人将其混同于法、日之侵略,是为不智,尽管国内确有行兼并之议,但并非主流,可以预见如若二役得胜,必班师回国,维持旧态,不会行法、日鲸吞之事。

有人将其视为打肿脸充胖子,是为不德,将前辈们此番保存人国,维护正义的苦心孤诣,等夷于街头市井的匹夫之怒。

当然维护正义,需以实力为根基,亦不能全然不讲本国利益,(以缅甸事而论,既有曾纪泽的谋取实利,又有最后属地属国权衡下的妥协)但也不可利字当头,单讲“将有以利吾国”,否则不但全然一副小人嘴脸,而且终将利令智昏,以此取败。

至于今日,正义、实力、利益三者如何平衡,则需外交工作者潜心谋划,有以成之。

图片 13

缅甸大象,可否想象一下其在清廷仪卫中的样子。

明清两代,在北京宣武门内设有象房,至咸丰年间,因云南之乱,象只不贡,平复之后,缅甸再次进贡大象。不过到了缅甸亡国的前一年多,“一象忽疯,掷玉辂于空中碎之,遂逸出西长安门,物遭之碎,人遇之伤,……从此象不复入仗,而相继毙矣”,京师遂无仪仗所用之象。不知缅甸来的大象是否感受到了祖国的危机,物伤其国而疯,良可慨也。

文章来自历史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