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南京慰安妇雷桂英遗书曝光:9岁遭日军蹂躏 13岁沦为慰安妇

图片 2

转载注明历史趣闻网

转载注明网(www.lishiqw.com)

相关阅读:侵华日军虐待中国女俘惊人手段!用刑惨绝人寰

摘要: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在日本14年侵华战争期间,大约有75%的“慰安妇”死于日军的蹂躏,其人数约30万,相当于一次南京大屠杀。

摘要:9岁惨遭侵华日军蹂躏,13岁沦为慰安妇,雷桂英古稀之年痛诉侵华日军兽行,临去世时留下了遗书,要每一个中国人以史为鉴,要牢记罪恶的历史。

图片 1

西野良子是1942年被日军送到中国来的。三年来,她无法记清自己已慰安了多少日军官兵。她只记得自己在一天中曾被一百多个日军士兵轮奸。她见自己也能救同胞姊妹于危难之中,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凄惨的微笑。她和另外4个姐妹向挤在一处的妇女们点了点头,随士兵出门而去。

中国女兵忆抗战:很多女战友被日寇折磨后自杀

揭秘二战慰安妇悲惨生活 30万人被日军蹂躏死自1937年中日战争以来,日军不断蹂躏慰安妇。在战场上越是勇猛的官兵,越是频繁地侵犯占领地的妇女。反过来说,也普遍存在这样的认识,即把侵犯女性,看做是官兵勇猛的表现。这与不管是从哪儿弄来的,只要是能盗窃来羊羹和美酒的士兵,就是能打仗的士兵的想法有共通之处。话虽如此,长此以往,占领地的占领行政工作会搞不好,也是事实。何况受害人又是市长的小姐,情况有多么糟糕,是无法预料的。更成问题的是,亲眼看着上级长官干这事的士兵的眼睛,开始出现异样了。据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在日本14年侵华战争期间,大约有75%的“慰安妇”死于日军的蹂躏,其人数约30万,相当于一次南京大屠杀。
揭秘南京慰安妇雷桂英遗书曝光:9岁遭日军蹂躏 13岁沦为慰安妇雷桂英被迫当了慰安妇。和她一同遭受苦难的姊妹,有的折磨致死,有的去世,有的隐姓埋名,雷桂英也成为挺身指证南京慰安妇历史的第一个“活人证”。9岁惨遭侵华日军蹂躏,13岁沦为慰安妇,雷桂英古稀之年痛诉侵华日军兽行,临去世时留下了遗书,要每一个中国人以史为鉴,要牢记罪恶的历史。 “唉,我本来不想讲的,这是‘丑事’啊!我孙女都结婚了,重重都有了。但一想到那些事,心里就发抖。韩国慰安妇都来南京指认了,我还怕什么,都快入土了,我要让后人知道这段历史,讨个公道。讲出来,心里就舒坦了……” 雷桂英7岁丧父,母亲重男轻女,携弟弟改嫁,撇下她寄养雷姓家族,吃了上顿没下顿,被迫流浪街头讨饭,先后两次当过童养媳。日军侵占南京后,雷桂英被迫当了慰安妇。和她一同遭受苦难的姊妹,有的折磨致死,有的去世,有的隐姓埋名,雷桂英也成为挺身指证南京慰安妇历史的第一个“活人证”。

苏军进入中国东北揭开了日军灭亡的序幕

1945年8月下旬,苏蒙联军某部从内蒙南下,进入河北境内,经古北口东进。8月31日,由绥中开抵山海关。

在日寇手中的中国女囚

西野良子是1942年被日军送到中国来的。三年来,她无法记清自己已慰安了多少日军官兵。她只记得自己在一天中曾被一百多个日军士兵轮奸。她见自己也能救同胞姊妹于危难之中,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凄惨的微笑。她和另外4个姐妹向挤在一处的妇女们点了点头,随士兵出门而去。

山海关依山傍海,气势雄伟,西北部是峰峦起伏的燕山山脉,南部是波涛汹涌的勃海;它既是长城的起点,也是华北通向东北的大门,古代有“京都钥匙”之称。

在过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时,我们常听到许多女抗日志士在敌人酷刑前面,坚守秘密,决不向敌人吐露半个字的英雄事迹。这些女抗日志士为了自己的信仰,不向日寇低头,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与学习。由于各种原因,在讲述她们受刑经过时,常泛泛的讲拷打,毒刑,没有具体的详述他们经历的骇人听闻的酷刑,这样从某种方面,也减弱了对她们爱国意志颂扬的力度。如写日寇刑讯东北抗日民主联军的赵一曼,也只是钉竹签、鞭打等,其实,他们真正采用的手段远远要残酷数十倍。资料表明,除了强奸之外,日本宪兵对女抗日志士的刑讯,主要集中在折磨其手指,和生殖器部位上,因为那里神经最集中,刑讯痛苦度最大。另外,折磨人的生殖器,对人心理的打击也最大。限于条件,我们的影视作品中,也无法对裸体和血淋淋的刑讯场面直接描述,大陆的书籍中考虑到种种因素也经常泛泛带过。所以,有必要将日本监狱中特务宪兵们一些惯用的酷刑讲出来,只有这样,你才会深深的感受到当初她们能够挺过这些野蛮的折磨是多么的伟大,对她们的崇敬就会油然而生。

1945年8月下旬,苏蒙联军某部从内蒙南下,进入河北境内,经古北口东进。8月31日,由绥中开抵山海关。

当天上午11左右,苏蒙联军在山海关城外先以机枪和坦克炮进行试探性射击。由于日军宣布投降已半月,驻守该地的日军的一个特别警备队没有进行还击。

现在,南美某知名华文刊物公布由日文译成西文再译成中文的材料。南美洲一向居住着日裔人士,由于可以想象的法律及人性的理由,在任何情况下资料的提供者将不透露他们的,以及作为他们长辈的材料作者的真实情况。因此不能以任何方式确认材料的真伪,这已经影响了对这些材料的更有效的使用。但是在阅读过这些文字之后会感到必须将它们以各种可能的方法公之于众。

山海关依山傍海,气势雄伟,西北部是峰峦起伏的燕山山脉,南部是波涛汹涌的勃海;它既是长城的起点,也是华北通向东北的大门,古代有“京都钥匙”之称。

当苏蒙联军停止射击后,日军即派一名军使,骑马驰出城外,与苏蒙联军交涉,以山海关不属苏军接收范围为理由,要求对方撤离,但被拒绝。

从表面上看来是侵华日军宪兵中下级军官的回忆记录,原文题为“女间谍”。全部约十万字。下面登录的是其中的两节。故事发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附近有游击队活动

当天上午11左右,苏蒙联军在山海关城外先以机枪和坦克炮进行试探性射击。由于日军宣布投降已半月,驻守该地的日军的一个特别警备队没有进行还击。

此后,日军数次派军使交涉,均未有进展。苏蒙联军要求驻山海关日军解除武装,否则便采取军事行动,强行进入城内。日军为避免战斗,准备向秦皇岛撤退。

图片 2

当苏蒙联军停止射击后,日军即派一名军使,骑马驰出城外,与苏蒙联军交涉,以山海关不属苏军接收范围为理由,要求对方撤离,但被拒绝。

苏蒙联军开抵古北口、石匣镇等地的消息于一周前已传到山海关。当地千余名日侨开始很是惊慌,东北与内蒙等地日侨的遭遇早已在日文报纸上登出。他们深恐自己也遭受同样的命运。但是后来听说经日军交涉,古北口方向的日军已经撤退,日侨们心情又渐渐安定下来,以为可以免受撤退之苦。

此后,日军数次派军使交涉,均未有进展。苏蒙联军要求驻山海关日军解除武装,否则便采取军事行动,强行进入城内。日军为避免战斗,准备向秦皇岛撤退。

不料数日后,苏军即兵临城下。惊天动地的炮声和爆竹般的枪声,使怀着侥幸心理的日侨变得恐惧万分。

苏蒙联军开抵古北口、石匣镇等地的消息于一周前已传到山海关。当地千余名日侨开始很是惊慌,东北与内蒙等地日侨的遭遇早已在日文报纸上登出。他们深恐自己也遭受同样的命运。但是后来听说经日军交涉,古北口方向的日军已经撤退,日侨们心情又渐渐安定下来,以为可以免受撤退之苦。

苏蒙联军的试探性射击停止后,一些大胆的日侨便跑出家门,到日军特别警备队司令部与日本领事馆询问避难措施。

不料数日后,苏军即兵临城下。惊天动地的炮声和爆竹般的枪声,使怀着侥幸心理的日侨变得恐惧万分。

警备队司令为避免日侨受到伤害,劝日侨们随军撤退。但日本领事馆领事藤本久一郎则提出相反意见,他认为,停战已经半月,领事馆通过外交交涉,可以充分保护侨民安全。他的建议迎合了一些舍不得抛弃财产撤退的日侨侥幸偷安的心理。

苏蒙联军的试探性射击停止后,一些大胆的日侨便跑出家门,到日军特别警备队司令部与日本领事馆询问避难措施。

时间紧迫,不容拖延,日军采纳了藤本的建议,留下日侨,于午后1时许离开山海关,向秦皇岛方向撤退。

警备队司令为避免日侨受到伤害,劝日侨们随军撤退。但日本领事馆领事藤本久一郎则提出相反意见,他认为,停战已经半月,领事馆通过外交交涉,可以充分保护侨民安全。他的建议迎合了一些舍不得抛弃财产撤退的日侨侥幸偷安的心理。

不料,灾难紧接着便降临到山海关日侨的头上。

时间紧迫,不容拖延,日军采纳了藤本的建议,留下日侨,于午后1时许离开山海关,向秦皇岛方向撤退。

日军撤离山海关时,全城日侨纷纷涌上街头,含泪为军队送行。随后,他们按照藤本领事的指示,暂到领事馆集中,待与苏蒙联军交涉,得到可靠答复后,再疏散回家。

不料,灾难紧接着便降临到山海关日侨的头上。

下午3时左右,苏蒙联军开进城内,一面占领空无一人的日军警备司令部,一面派兵包围了领事馆。

日军撤离山海关时,全城日侨纷纷涌上街头,含泪为军队送行。随后,他们按照藤本领事的指示,暂到领事馆集中,待与苏蒙联军交涉,得到可靠答复后,再疏散回家。

这时,藤本领事颇为自信地走出领事馆,要求见苏蒙联军的指挥官,交涉保护侨民事宜。但当他随两名士兵走进苏军指挥部时,即被监禁起来。

下午3时左右,苏蒙联军开进城内,一面占领空无一人的日军警备司令部,一面派兵包围了领事馆。

藤本领事指示日侨集中于领事馆内,以使其受到保护的措施,正好为苏蒙联军提供了将日侨“一网打尽”的方便。藤本被监禁后,苏蒙联军立即冲入领事馆,将集中于内的男日侨全部押出,监禁于火车站附近,准备先运往满洲集中,伺后运往西伯利亚。剩下数百名女日侨,则关押在一栋平房内,听候发落。

这时,藤本领事颇为自信地走出领事馆,要求见苏蒙联军的指挥官,交涉保护侨民事宜。但当他随两名士兵走进苏军指挥部时,即被监禁起来。

日侨们指望在领事馆保护下平安过关的幻想至此破灭。被关押的男女日侨开始埋怨、哭泣,但均悔之已晚。

藤本领事指示日侨集中于领事馆内,以使其受到保护的措施,正好为苏蒙联军提供了将日侨“一网打尽”的方便。藤本被监禁后,苏蒙联军立即冲入领事馆,将集中于内的男日侨全部押出,监禁于火车站附近,准备先运往满洲集中,伺后运往西伯利亚。剩下数百名女日侨,则关押在一栋平房内,听候发落。

夜幕降临之后,数百名男日侨被苏蒙联军从关押处赶出来,编好队形,送往火车站,在那里等候北上的火车。

日侨们指望在领事馆保护下平安过关的幻想至此破灭。被关押的男女日侨开始埋怨、哭泣,但均悔之已晚。

在灯光昏暗的月台上,几名日侨翻过栅栏逃走,被苏军发现。苏军士兵当即用俄语叫喊,要他们站住。逃走的日侨以为苏军也许不会开枪,继续奔跑。但转瞬间,月台上便响起了枪声。几名日侨当即中弹倒下。一名未被打中的日侨赶紧卧倒,等待苏军士兵赶上来,重做俘虏。但月台上的几个苏军士兵只是朝他们胡乱射击了一通,并未追赶。他待苏军停止射击后,爬到一名中弹倒下的日侨身边,见那人已经死去。

夜幕降临之后,数百名男日侨被苏蒙联军从关押处赶出来,编好队形,送往火车站,在那里等候北上的火车。

在灯光昏暗的月台上,几名日侨翻过栅栏逃走,被苏军发现。苏军士兵当即用俄语叫喊,要他们站住。逃走的日侨以为苏军也许不会开枪,继续奔跑。但转瞬间,月台上便响起了枪声。几名日侨当即中弹倒下。一名未被打中的日侨赶紧卧倒,等待苏军士兵赶上来,重做俘虏。但月台上的几个苏军士兵只是朝他们胡乱射击了一通,并未追赶。他待苏军停止射击后,爬到一名中弹倒下的日侨身边,见那人已经死去。

这时,恰好有一列北上的火车进站,月台上的日侨被苏军赶进车厢后,火车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开走了。

那个幸免于难的日侨趁火车到站,月台上出现混乱之际,悄悄消失在黑暗之中。

火车站方向的枪声使被关押在领事馆内的女日侨十分恐怖。这些妇女起先以为是日军回师攻打山海关,不禁暗自庆幸,有的人竟欢呼起来。但枪声很快就停了下来,分明不是发生了战斗,而是发生了令她们揪心的可怕之事。于是母亲担心儿子,妻子担心丈夫,女儿担心父亲——她们都暗自祷告,在那阵枪声中倒下的不是自己的亲人。

突然,门开了,几个被酒烧红了面孔的苏军士兵闯进来,燃烧着欲火的目光在女日侨脸上扫来扫去。

年龄大一些的女日侨,已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事,几位母亲把女儿挡在身后,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她们的安全。女日侨们在苏军士兵的灰蓝色目光下,恐惧地紧簇拥在一起。

几个苏军士兵扫视了一番之后,冲进人群,将几个丰满漂亮的日本少女往外拖。这些少女恐怖地惊叫着,她们的母亲抱着士兵的胳膊苦苦地哀求。士兵们甩开母亲,用俄语喊着威吓的话,将几个少女先后拖出人丛。这些少女一面挣扎,一面尖叫:“妈妈,妈妈——”

但她们的妈妈此刻已无力保护自己的女儿。

一个倔强的少女在拖她的士兵胳膊上咬了一口。这个士兵大叫了一声,一个耳光将少女打倒在地。少女的母亲立刻扑上去保护女儿。那个士兵甩了甩被咬痛的手,嘻笑着拖开母亲,扭住少女的双臂,将她向门口拖去。

突然,一个20来岁的姑娘从人群中冲出来,挡在门口。几个扭住少女的士兵同时惊讶地站住了。他们不明白这位姑娘要干什么。

随后,又有4个姑娘从人丛中走出来,站在那个姑娘身后。

为首的姑娘叫西野良子,是日本随军慰安妇。跟她站在一起的是和她同命相连的姊妹。在自己的同胞眼看就要遭到弃国军人强奸时,她们挺身而出,想以自己饱受蹂躏的身体替那些少女受难。

西野良子用日语喊道:

“你们放开这些姑娘,我们跟你们去。”

苏军士兵听不懂她的话,但从她的表情和手势明白了她的意思。为首的士兵走过来,托起她的脸看了看,又捏了捏她的胸脯,笑着向其他士兵说了句什么,那几个士兵便放开了各自的“猎物”。

西野良子是1942年被日军送到中国来的。三年来,她无法记清自己已慰安了多少日军官兵。她只记得自己在一天中曾被一百多个日军士兵轮奸。她见自己也能救同胞姊妹于危难之中,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凄惨的微笑。她和另外4个姐妹向挤在一处的妇女们点了点头,随士兵出门而去。

西野良子等5位姑娘被几名士兵带到僻静处奸污后,又被送到军营,在那里分别遭到数名苏蒙联军士兵的轮奸。午夜过后,她们才被押回领事馆。

西野良子回到关押女日侨的平房后,见好些年轻姑娘已不知去向,一些年长的妇女在哭泣,另一些中年妇女也叹息不已。一问,才知她们的自我牺牲并未能使同胞姐妹免受侮辱。30岁以下的妇女几乎无一幸免,均被苏蒙联军士兵押出去奸淫过。而一些20岁左右的少女,一直未被送回。

西野良子等5位慰安妇听罢,不禁失声痛哭。

第二天,藤本久一郎被苏蒙联军放回领事馆。当他得知一千多名男女日侨的遭遇后,深感难辞其咎,在他的办公室里用短刀割断喉管自杀。

那些被苏蒙联军军官扣在身边专供自己淫乐的少女,直到军队撤离山海关时才被放出。

据有关资料记载,类似事件,不仅在山海关一地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