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时光与国界的执手——新疆文物考古面向西南亚“走出去”纪实

图片 2

    
 最近,来自中国、老挝、柬埔寨、缅甸、泰国、越南六国的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在云南昆明共同发出了《澜湄流域国家文化遗产保护与推广合作交流昆明倡议》。同时云南省文物局与老挝信息文化旅游部文化遗产司还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在文化遗产保护、文物考古研究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这两份文件是云南文物考古面向东南亚“走出去”的最新重要成果。

中国文物“走出去”的那些年

2018-07-13 15:54:30来源:光明日报已浏览次
在中国古代,除了战争掠夺等不可抗力外,通过朝廷赏赐和对外贸易等途径,文物及艺术品流入域外并不罕见。
图片 1

背景
近年来,我省充分发挥资源、区位、技术优势,以南亚东南亚国家作为农业“走出去”的重要突破口。通过完善农业合作机制、实施农业合作项目,引导农业境外投资、农产品贸易稳步发展,农业科技合作逐步深化,初步形成了政府引导、企业主体、科研支撑的多层次、宽领域的农业“走出去”格局。
声音
“云南省作为我国的西南门户,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中肩负着重要使命,对深化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农业合作方面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对保障国家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具有重要的现实作用,对坚持睦邻、安邻、富邻,实现共同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全方位走出去开展合作交流
2007年,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组织一批拖拉机手,参与了缅甸色勒县万卡乡甘蔗种植工作。“到当地才发现,国内开沟机不适应色勒地区地树根较多、地势多为缓坡等特点,开沟后还需原路退回,一天仅能开出10亩地。”
西双版纳州农机推广站站长董学成说。回国后,推广站立马组织人员用了一个月时间开发出一台新型双开沟犁,效率提高了4倍,圆满完成了色勒地区紧急种植甘蔗的任务。如今,走进缅甸色勒地区,新型双开沟犁仍是最受欢迎的农机产品。
近年来,我省把西双版纳州作为云南参与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的主阵地,把“走出去”与“引进来”更好地结合起来,实现外经、外贸、外资、外游新突破。
与西双版纳州的做法一样,我省多地积极推动农业“走出去”。2016年底,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促进我省农业对外合作的实施意见》,建立了云南农业对外合作联系会议制度。全省农业部门以基地建设为依托,促进产业合作;以交流合作为桥梁,推动技术合作;以装备为载体,推动资本合作;以跨境合作为平台,构建安全屏障,农业对外合作交流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近几年,在省级层面,我省与相关国家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省农业厅先后与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国分别签署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省级农业科研部门与柬埔寨、老挝、泰国、越南、缅甸等国签署了农业科技合作协议,建立了“大湄公河次区域农业科技交流合作组”等;同时,以基地建设为依托,促进产业合作。如:立足云南在品种、技术、农机具等方面的优势,引导鼓励省内农业企业以购买、租赁、入股等方式在境外建农业基地,种植水稻、玉米、橡胶、热带水果、甘蔗等410万亩。
我省一方面加大技术输出,先后与柬埔寨、老挝、缅甸合作建设了4个农业科技示范园;另一方面加强技术交流,依托农业部在云南省农业职业技术学院挂牌设立“中国—缅甸农业技术培训中心”,2016年设立以来已为缅甸培训技术人员72人次。
联手打造境外大农业产业链
立足高原丰富多样的资源优势,大力开发名特优产品,瞄准国外市场,举办农博会、茶博会,赴中东、东南亚、俄罗斯和港澳台专场推介,全面开拓国内外市场,云南高原特色农业整体品牌越来越获得国内外认可。
据昆明海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云南高原特色农产品已远销11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6全省农产品出口205.4万吨,出口金额达44.7亿美元,同比增长10.2%,占全省出口的38.6%,长期位居西部前列。
随着云南农业在国外认可度不断提升,云南农业企业“走出去”步伐也明显加快。
昆明朗恩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国际贸易公司,正打造集粮食种子研发、生产、销售以及大米、玉米种植,加工、仓储、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经营体系。该公司与好伙伴实业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的在缅企业——阿夏农业有限公司,已成为缅甸唯一具有自有品种知识产权,具备新品种研发、种子生产、推广销售等综合经营能力的本土化企业。自身发展的成功,也让该企业对向外发展有了更多的期盼。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希望引导“境外混合所有制合作”,鼓励“走出去”的国企和民企开展合作,发挥各自优势,以多种合作方式联手打造境外大农业产业链。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加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走出去”战略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云南农业企业通过绿地投资、并购投资方式走出国门。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云南省在国外投资设立的农业企业数量达到123家,名列全国第一,累计投资额达7.4亿美元,资产总额8.67亿美元,主要投资于农业生产、加工、仓储、物流等各个环节;对外农业开发土地及水域面积共742.8万亩,其中,耕地面积739.98万亩、草场面积2.58万亩、水域面积3600亩;所有企业共有中方员工2551人,向东道国缴纳税金达570.48万美元,培训当地农民18.21万人次。
提升农业对外开放层次和水平
然而,目前我省农业企业规模偏小、抵御风险能力不足、缺乏境外投资风险评估机构与运行机制,以及东道国的多方面制约、对外投资复合型人才匮乏、投资政策扶持不足等问题是制约当前我省农业加快“走出去”的短板。
省农业厅一名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省将围绕云南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这一定位,以沿边为依托,采取近远结合、各有侧重的区域布局。“近”是面向周边国家和地区,充分发挥云南省的比较优势,积极支持企业、科研和推广单位以资金和技术为主,实施全方位走出去,实现互利共赢;“远”是瞄准中东、欧洲、俄罗斯和北美等国家和地区,以产品走出去为主,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进双向开放、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提升农业对外开放层次和水平。
未来,我省将着力培育农业合作主体,构建开放型企业梯队。支持农垦企业构建境外天然橡胶和蔗糖产业全产业链发展体系;培育5~10家开放型农业小巨人合作建设农业技术示范园区、资源型农产品生产加工基地;鼓励省内开放型企业与农业企业“国家队”合作,提升云南农业产业对外开放水平;着力构建开放式市场体系,提高市场影响力;构建辐射内外的重要农产品交易中心、物流中心等国际农产品交易枢纽;鼓励云南省内企业在边境建设农产品加工贸易园区;加强区域特色农产品跨境电商平台和营销体系建设。
同时,全力打造境外农业产业经济带,培育产业发展原动力。鼓励省内农业科研机构和有研发能力的企业与周边国家政府、科研机构和企业加强农作物品种研发合作;全面深化农业科技合作,提升区域农业竞争力;加强农业科技交流平台建设,加强对境外农业生产技术人员和农户的培训;加强跨境动植物疫病联防联控,提高合作防疫能力;强化动植物疫病跨境联防联控体系建设,对周边国家重大有害生物防控的技术和物资援助及提供有偿技术服务,做到御疫情于国门之外。
本报记者 王淑娟

近年来,我省充分发挥资源、区位、技术优势,以南亚东南亚国家作为农业“走出去”的重要突破口。通过完善农业合作机制、实施农业合作项目,引导农业境外投资、农产品贸易稳步发展,农业科技合作逐步深化,初步形成了政府引导、企业主体、科研支撑的多层次、宽领域的农业“走出去”格局。

图片 2
我国专家在老挝进行石缸调查。资料图片

  “云南与周边国家山水相连,要搞清楚云南文物考古的许多文化现象,就要与周边东南亚国家开展文物考古合作,这种交流合作已经有近20年历史。”云南省文化厅副厅长、省文物局局长杨德聪近日对记者说。

“云南省作为我国的西南门户,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中肩负着重要使命,对深化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农业合作方面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对保障国家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具有重要的现实作用,对坚持睦邻、安邻、富邻,实现共同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拯救缅甸受损古寺

  拯救缅甸受损古寺

全方位走出去开展合作交流

发现老挝文化遗址

  秀美的独龙江从中国云南流入缅甸后被称为伊洛瓦底江,蒲甘古城依江而建,与柬埔寨的吴哥窟、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并称为亚洲三大佛教遗迹,传说中的448.6万多座佛塔和寺院赋予了这里“万塔之城”的美誉。其中雄伟壮观的他冰瑜寺兴建于公元1144年,是蒲甘最高的佛塔。

2007年,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组织一批拖拉机手,参与了缅甸色勒县万卡乡甘蔗种植工作。“到当地才发现,国内开沟机不适应色勒地区地树根较多、地势多为缓坡等特点,开沟后还需原路退回,一天仅能开出10亩地。”
西双版纳州农机推广站站长董学成说。回国后,推广站立马组织人员用了一个月时间开发出一台新型双开沟犁,效率提高了4倍,圆满完成了色勒地区紧急种植甘蔗的任务。如今,走进缅甸色勒地区,新型双开沟犁仍是最受欢迎的农机产品。

 探寻“和平文化”源头

  2016年8月24日,缅甸蒲甘发生里氏6.8级地震,造成多座佛塔、佛寺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他冰瑜寺主塔结构受到重创。地震发生后,李克强总理第一时间向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发去慰问电,表示中方愿为蒲甘等地古迹修复提供帮助和支持。当年9月18日至27日,应缅方请求,中国国家文物局组织12名专家赴缅甸对蒲甘佛塔震损情况进行了初步评估,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炳南及其研究人员吴沄参与了此次援助活动。

近年来,我省把西双版纳州作为云南参与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的主阵地,把“走出去”与“引进来”更好地结合起来,实现外经、外贸、外资、外游新突破。

《光明日报》2017年07月11日09版

  李炳南告诉记者,当中国专家组来到蒲甘时,发现佛塔普遍受损严重,尤其一座中型佛塔有倒塌危险,李炳南等中方专家向缅方提出须对其采取紧急加固措施的建议。不幸的是,缅方还未来得及采取措施,当夜大雨,这座佛塔便轰然倒塌。而中方专家的专业水平受到缅方的称赞。

与西双版纳州的做法一样,我省多地积极推动农业“走出去”。2016年底,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促进我省农业对外合作的实施意见》,建立了云南农业对外合作联系会议制度。全省农业部门以基地建设为依托,促进产业合作;以交流合作为桥梁,推动技术合作;以装备为载体,推动资本合作;以跨境合作为平台,构建安全屏障,农业对外合作交流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责编:韩翰

  今年2月10日至17日,受国家文物局委派,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察组对蒲甘他冰瑜寺进行了初步勘察,随后又受商务部委托承担了援缅甸他冰瑜寺修复项目可行性研究工作。5月10日至29日,作为项目负责人的李炳南率领考察团队再赴缅甸蒲甘他冰瑜寺进行可行性研究现场考察。

近几年,在省级层面,我省与相关国家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省农业厅先后与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国分别签署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省级农业科研部门与柬埔寨、老挝、泰国、越南、缅甸等国签署了农业科技合作协议,建立了“大湄公河次区域农业科技交流合作组”等;同时,以基地建设为依托,促进产业合作。如:立足云南在品种、技术、农机具等方面的优势,引导鼓励省内农业企业以购买、租赁、入股等方式在境外建农业基地,种植水稻、玉米、橡胶、热带水果、甘蔗等410万亩。

  考察组调查发现他冰瑜寺主塔三层以上结构部分损毁严重,存在安全隐患,亟须开展保护修复。考察组将于8月10日前完成《援缅甸他冰瑜寺修复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

我省一方面加大技术输出,先后与柬埔寨、老挝、缅甸合作建设了4个农业科技示范园;另一方面加强技术交流,依托农业部在云南省农业职业技术学院挂牌设立“中国—缅甸农业技术培训中心”,2016年设立以来已为缅甸培训技术人员72人次。

  发现老挝文化遗址

联手打造境外大农业产业链

  “自旧石器时代以来,云南与东南亚地区的人们之间就有了联系,进入青铜时代以后联系更加密切,逐步形成了滇池、滇西、红河三角洲、湄公河中游等几个大的区域文明中心。”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志龙告诉记者。

立足高原丰富多样的资源优势,大力开发名特优产品,瞄准国外市场,举办农博会、茶博会,赴中东、东南亚、俄罗斯和港澳台专场推介,全面开拓国内外市场,云南高原特色农业整体品牌越来越获得国内外认可。

  与云南接壤的老挝拥有灿烂的青铜文明。2009年,在云南省景洪市举行的中国云南-老挝北部合作特别会议上,时任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的杨德聪就向老挝方面表达了开展文物考古合作的愿望。2013年12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老挝国家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签署《合作意向书》。2014年11月至12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老挝历史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调查队,先后对老挝沙湾拿吉省的Vilabouly盆地、川圹省的石缸群、琅勃拉邦省的洞穴遗址等地进行了野外实地调查。

据昆明海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云南高原特色农产品已远销11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6全省农产品出口205.4万吨,出口金额达44.7亿美元,同比增长10.2%,占全省出口的38.6%,长期位居西部前列。

  据项目组负责人蒋志龙介绍,此次调查发现,沙湾拿吉省Vilabouly盆地的Sepon矿区是目前老挝境内出土青铜器数量种类最多的地区,有集开采、冶炼和加工铸造为一体的大规模青铜时代遗址群,在东南亚比较罕见,所发现的铜戈、石寨山型铜鼓等器物与云南古代的青铜文化有联系,该遗址群的发掘及研究对云南直至整个东南亚地区青铜时代的考古具有指针意义。

随着云南农业在国外认可度不断提升,云南农业企业“走出去”步伐也明显加快。

  探寻“和平文化”源头

昆明朗恩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国际贸易公司,正打造集粮食种子研发、生产、销售以及大米、玉米种植,加工、仓储、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经营体系。该公司与好伙伴实业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的在缅企业——阿夏农业有限公司,已成为缅甸唯一具有自有品种知识产权,具备新品种研发、种子生产、推广销售等综合经营能力的本土化企业。自身发展的成功,也让该企业对向外发展有了更多的期盼。

  2004年至2015年间,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吉学平带领临沧市文物工作人员多次进入沧源县硝洞旧石器遗址调查,采集到一批石制品。吉学平多次到东南亚国家考证比对研究,并与法国、南非等国研究机构的专家共同证实,最终得出该遗址为典型“和平文化”早期遗址、年代在距今二万四千年——四万三千五百年之间甚至更老的结论。这是我国首次发现“和平文化”遗址。此前国外“和平文化”多数遗址年代在距今两万年至五千年之间。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希望引导“境外混合所有制合作”,鼓励“走出去”的国企和民企开展合作,发挥各自优势,以多种合作方式联手打造境外大农业产业链。

  “和平文化”是东南亚国家和苏门答腊岛普遍存在的、晚更新世至早全新世时期狩猎-采集人群向定居人群过渡阶段的一种独特的石核工具文化。目前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已与泰国等湄公河流域国家研究“和平文化”的学者达成联合对比研究的意向,并将讨论针对和平文化遗址的分布开展联合考古调查,解决史前人类如何征服热带环境等重大学术课题。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加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走出去”战略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云南农业企业通过绿地投资、并购投资方式走出国门。

  吉学平告诉记者,云南境内的澜沧江及其支流地区近年来发现十余处类似遗址,表明澜沧江流域最可能是“和平文化”的故乡,是东南亚人群及文化迁徙的源头。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云南省在国外投资设立的农业企业数量达到123家,名列全国第一,累计投资额达7.4亿美元,资产总额8.67亿美元,主要投资于农业生产、加工、仓储、物流等各个环节;对外农业开发土地及水域面积共742.8万亩,其中,耕地面积739.98万亩、草场面积2.58万亩、水域面积3600亩;所有企业共有中方员工2551人,向东道国缴纳税金达570.48万美元,培训当地农民18.21万人次。

  今年下半年,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老挝相关机构合作,将正式启动针对老挝沙湾拿吉省Sepon矿区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同时启动缅甸蒲甘他冰瑜寺区域的考古发掘及整个蒲甘古城的考古调勘工作。该所还与越南相关机构合作,针对龙脖河遗址,准备扩展为跨境考古工作。到2018年,该所将争取与东南亚国家相关机构合作,启动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考古调勘工作。

提升农业对外开放层次和水平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记者 张勇)

然而,目前我省农业企业规模偏小、抵御风险能力不足、缺乏境外投资风险评估机构与运行机制,以及东道国的多方面制约、对外投资复合型人才匮乏、投资政策扶持不足等问题是制约当前我省农业加快“走出去”的短板。

省农业厅一名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省将围绕云南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这一定位,以沿边为依托,采取近远结合、各有侧重的区域布局。“近”是面向周边国家和地区,充分发挥云南省的比较优势,积极支持企业、科研和推广单位以资金和技术为主,实施全方位走出去,实现互利共赢;“远”是瞄准中东、欧洲、俄罗斯和北美等国家和地区,以产品走出去为主,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进双向开放、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提升农业对外开放层次和水平。

未来,我省将着力培育农业合作主体,构建开放型企业梯队。支持农垦企业构建境外天然橡胶和蔗糖产业全产业链发展体系;培育5~10家开放型农业小巨人合作建设农业技术示范园区、资源型农产品生产加工基地;鼓励省内开放型企业与农业企业“国家队”合作,提升云南农业产业对外开放水平;着力构建开放式市场体系,提高市场影响力;构建辐射内外的重要农产品交易中心、物流中心等国际农产品交易枢纽;鼓励云南省内企业在边境建设农产品加工贸易园区;加强区域特色农产品跨境电商平台和营销体系建设。

同时,全力打造境外农业产业经济带,培育产业发展原动力。鼓励省内农业科研机构和有研发能力的企业与周边国家政府、科研机构和企业加强农作物品种研发合作;全面深化农业科技合作,提升区域农业竞争力;加强农业科技交流平台建设,加强对境外农业生产技术人员和农户的培训;加强跨境动植物疫病联防联控,提高合作防疫能力;强化动植物疫病跨境联防联控体系建设,对周边国家重大有害生物防控的技术和物资援助及提供有偿技术服务,做到御疫情于国门之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