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雍城市区和大通区区外发掘国家级祭天台 祭拜坑达三千三个

[摘要]畤祭是对天神的祭祀,这一祭祀方式在秦时非常盛行,从秦襄公立西畤到秦献公立畦畤,这一祭祀活动持续了四百余年,甚至还延续到西汉时期。畤祭的发生和发展,是秦力量日益壮大的表现,同时伴随着对外势力的扩展。秦始皇虽然利用五德终始把秦定为水德,但是他对畤祭并不重视,在畤祭中并未反映出对黑帝的祭祀。[关键词]秦;畤祭;秦势力扩展;五德终始说畤祭是秦极为重要的祭祀活动,这一活动从秦襄公立西畤到秦献公立畦畤,前后持续了四百余年,成为秦政治生活中的大事。西周末年,秦襄公因为护送平王东迁有功,被封为诸侯,襄公设立西畤祭祀上帝,秦从一边陲小国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其意义重大。到秦献公时在栎阳设立畦畤,秦的势力已经发展到渭水以西以北更为广大的区域,畤祭的设立和开展与秦势力的扩大一同向外延伸。西汶艺术网[
2 3 <

关于老子及老子入秦事,目前学术界尚没有一个清晰的结论。本文试图以真实的历史人物和真实的历史事件为出发点,对老子入秦事件给出一个比较清晰的说法。考证的前提是相关的各种历史文献,以此为基础展开论述。考证的参照材料是有关老子弟子的生平事迹记录。考证的基本线索是文献中提到的两个关键词:周之衰和癸丑年,重要坐标是孔子问礼。其结论是:老子入秦的年份是公元前488年。

秦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制的封建制国家,虽然作为统一帝国只是昙花一现(公元前221—206),但是它却揭开了中国中期封建社会的序幕,中国的历史从这一时代开始起,就从初期封建制走向了专制主义的封建制。(翦伯赞«秦族的渊源与秦代封建专制主义国家的创立»)秦族对于中国历史影响甚为深远,就连外国对中国人的称呼也称为“秦人”英语china,一说也来自于秦的对译。但是秦代的历史来源和先秦的历史一直是中国历史的一大空白和疑案,笔者经过多年的研究和查阅资料,对秦的早期历史和渊源,或者说早秦的历史和渊源提出自己的见解,以供各位历史研究者共同商榷;一.夏代以及夏代以前的秦的历史—秦族的渊源历史和华夏部落的交流融合《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女脩织,玄鸟陨卵,女脩吞之,生子大业。”秦族的祖先被纪为女性始祖女脩,很多人看作是母系氏族社会的遗留,实为可笑之事,帝颛顼之后中国已经步入统一的帝国时代,除了周边的少数部族处在原始社会外,多说已经进入奴隶社会或者父系氏族社会晚期。根据部族民族解读,当为:帝颛顼的苗裔孙女脩在帝尧时期与一以鸟为图腾的酋邦或者诸侯国的诸侯结为婚姻,形成“姻亲部落”因为该酋邦或者诸侯国在历史上没有太多的功绩,故史无留名,造成了秦族男性祖先历史的空白,这也是合情合理。出于对先祖的美化神化和圣化,所以才有了帝颛顼苗裔孙女脩吞玄鸟卵而生大业的神秘始祖来源的传说;这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事例,如三皇五帝,历代开国皇帝的传记内都有类似记载。可参阅王国维《古本竹书纪年辑证》有关黄帝,少昊帝挚,帝颛顼,帝尧,帝舜,帝禹,《史记周本纪》弃《史记殷本纪》契,汤《史记高祖本纪》等根据以燕子为图腾的图腾标志来判断,秦族的祖先来源于东夷的森林渔猎的部族;此鸟生的历史传说在中国历史上是东北民族和淮夷所共有的,详细可见《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朝鲜三国史•东明王本纪》,《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傅斯年《夷夏东西说》等“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大业的父亲作为燕子图腾的东夷部落,酋邦或者诸侯在于帝颛顼后裔部落的通婚中逐步提高了在中原帝国和各部落中的声望和地位,所以到大业这一代可以和帝国内古老的黄帝部族的本部落酋邦或者诸侯少典氏(黄帝者,少典之子《史记五帝本纪》)结为姻亲侯国,更是进一步提高了该侯国或者酋邦在中华帝国的政治地位;所以大业的儿子大非被选为中华帝国帝舜时的重要大臣。并在中华帝国早期的奠基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并被推荐和弃契一起辅佐大禹治水成功(详见《史记》五帝本纪,夏本纪,殷本纪)其是帝舜让这三个人辅佐大禹治水是有原因的,大费又称伯益,柏翳,来自于东夷的森林渔猎的部族,所以对山水比较了解;后稷弃是农业部族,对平原较为了解,而且商族始祖契是作为监督和团结,故其后为帝舜任命为司徒,大禹本身作为同化于苗蛮部落治水世官,四个人的结合可以说是个有机的结合,这对治水的成功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这在后来的治水中也被证明是实际可行,行之有效的。这是在治水的过程中,来自东夷部落的大费部族逐步提高在中华帝国内的政治地位,同时也更加强了该部族与中原华夏部族的融合交流;大费伯益本身也和来自中原部落的姚侯国或酋邦再次通婚结盟,同时这样的合作治水的成功也为帝舜时代官位分职的改革可能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已成,帝锡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皁游。尔後嗣将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柏翳。舜赐姓嬴氏。《史记•秦本纪》在与中原内的华夏部落的多次的通婚结盟中和辅佐大禹治水的过程,大费伯益奠定了自己在中华帝国帝舜时代的重要地位,因此在帝国的重大改革中,被任命为虞官—-相当于国土资源部部长的帝国重要高官。帝舜在位期间的这次重要改革即制定详细的官位管职,使官员各司其职,并制定了详细的考核升迁制度;大大提高了整个帝国的行政效率;这在帝舜之前,基本任何事情都是群臣共议制和推荐制,在帝国的实际运作中特别是治水的过程中产生极为恶劣的影响,即行政效率的低下,这也是帝舜在这次改革中的重要目的—提高整个帝国的行政效率;经过帝国改革之后的效率显著提高,“远近众功咸兴。分北三苗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皋陶为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实;伯夷主礼,上下咸让;垂主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辟;弃主稷,百穀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违;唯禹之功为大,披九山,通九泽,决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职来贡,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南抚交阯、北发,西戎、析枝、渠廋、氐、羌,北山戎、发、息慎,东长、鸟夷,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於是禹乃兴九招之乐致异物,凤皇来翔。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页码1
2 3 <

威尼斯人在线投注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中国古代常常通过祭天活动以表达“与天滋润,强国富民”的愿景。12月5日记者从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考古专家在我省宝鸡市凤翔县雍山上发现了秦汉时期的大型祭祀遗址。这是首次在秦雍城郊外发现的时代最早、规模最大、性质较为明确、持续时间最长,且功能结构趋于完整的“雍畤”遗存,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明确的由多位秦国国君和西汉皇帝亲临主祭的国家级大型祭祀场所。

秦帝国全天星台遗址位置图,整个星台布局轮廓面积达2.8万平方公里

位于佳县方塌镇方塌村的秦帝国星台遗址,当地人称“拴马桩”。

在秦帝国星台遗址附近出土的祭祀礼器——紫薇垣星纹大口罐,陶身外壁上的白色斑被考古认定为是表示星象的星点。

日前,秦帝国全天星台遗址被完整发现。这一重大考古学术成果,由榆阳区古道研究室、文体事业局历经9年调查考证,经中国秦汉研究会会长周天游、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陈美东主持的专家评审组通过评审。此成果填补了中国天文学史与思想史研究的一大缺项,也使中华民族延续两千余年的天文文化谜团大白天下。

遗址面积2.8万平方公里

秦帝国全天星台由1424个圆形或椭圆形土台组成,其分别与天空332个星宿或星官一一对应,又分别对应秦帝国的疆域山川,郡县城障,宫廷苑囿,文武百官,军队、监狱,社会百业,日常生活等。同时,这些星台还与各种神话等精神世界相呼应,构成完整的“地上天国”。

秦始皇“地上天国”星台群东临黄河,西跨明长城内外,南止秀延河下游,北达鄂尔多斯高原,面积2.8万平方公里,大部分分布在陕北。其中在榆林境内除定边县外,其他11个县区均有分布,其余星台散布于延安市子长县和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伊金霍洛旗。

“地上天国”为蒙恬主持修造

据考证,“地上天国”星台群为秦统一六国后,秦始皇命大将蒙恬驻守上郡时主持修造的一大工程,历时6年完成。遗址总体轮廓为女娲补天形,“女娲”头北足南,“身高”约809秦里,“体宽”约365秦里。“身高”与“体宽”的个位数合为九五之尊。女娲形“地上天国”自下而上共分九层,每层各有其名,各含不同的若干星宿或星官,应证了“天有九层”的古老传说,也表明当时“盖天说”仍占据统治地位。

星台用来观星、祭星、占星

负责秦帝国全天星台课题研究的榆阳区古道研究所、文体事业局有关考古人员介绍,在利用航测地图及参照后世全天图和唐代瞿昙悉达的《开元石经》等文献资料,并实地考察后他们发现,一些重要星台旁还曾设有观象所,附近设有祭星台,并置放或掩埋陶器、青铜器等礼器。考察表明,秦帝国时期,郡、县、军城、亭障、长城、道路以及秦直道南端甘泉宫也普遍设有星台。当时的统治者通过观星、祭星、占星这种独特的方式方法来预测军国大事,广大庶民亦希望观天象知晓社会变异或自身的生计。这一习俗,至今仍在陕北一些地方流行。

中国社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陈美东研究员认为,秦星台是秦长城、秦直道之后的又一庞大而周密的建筑工程,在中国建筑史上也应有重要的地位。同时他还指出,榆林地区是这三者的交集点,其含义还有待探究。

据了解,该项研究成果还包括对秦帝国前后各种星台的考证,并发现了一大批与天文相应证的器物。

奥门泥斯人 ,周室内乱;老子入秦;孔子问礼;昭王癸丑年

雍城首次发现


要:
关于老子及老子入秦事,目前学术界尚没有一个清晰的结论。本文试图以真实的历史人物和真实的历史事件为出发点,对老子入秦事件给出一个比较清晰的说法。考证的前提是相关的各种历史文献,以此为基础展开论述。考证的参照材料是有关老子弟子的生平事迹记录。考证的基本线索是文献中提到的两个关键词:周之衰和癸丑年,重要坐标是孔子问礼。其结论是:老子入秦的年份是公元前488年。

完整的国家大型“祭天台”

樊光春

今年4—11月,考古专家在我省凤翔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进行考古发掘。这个遗址位于陕西省凤翔县城西北的柳林镇血池村东的山梁与山前台地上,东南距秦雍城大遗址15公里,处在秦汉时期重要的水陆交通要道上。目前共确认相关遗迹包括各类建筑、场地、道路、祭祀坑等3200余处。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古代雍地在我国历史上就有悠久的祭祀传统,而秦汉时期在这里创制的“畤祭”则对中国古代祭祀制度的形成与发展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据《史记·封禅书》记载,雍地的祭祀传统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一直到西周晚期在此还有郊祭活动举行。

《世界宗教研究》 北大2011版核心期刊 中国人文科学核心期刊要览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2012年第1期68-72,共5页

此次考古领队、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秦汉研究室主任田亚岐表示春秋战国时期,秦国在其都城——雍城郊外先后建立了包括鄜畤、密畤、吴阳上畤、吴阳下畤的雍四畤祭祀系统,使雍地不但成为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而且成为国家最高等级的祭祀圣地。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在其祖先以畤祭天的基础上,又广泛吸收了原先东方六国的礼仪,形成了在雍城举行加冕典礼和郊祀的祭祀新风尚,而秦始皇本人的加冕礼也是专程从咸阳回到雍城完成的。西汉早期,为了修养生息,仍继续沿用早先秦人设在雍地的旧制和畤祭的基础设施,并且在原先秦雍四畤的基础上增设了西汉时期的北畤,即形成完整的雍五畤祭祀五帝系统,以郊祀雍畤作为王朝最高祭礼,而西汉皇帝在雍地祭天礼仪也一直延续到汉武帝时期。

周室内乱 老子入秦 孔子问礼 昭王癸丑年

专家们据此次考古发掘出土的器物初步研究判断,血池遗址可能为西汉初期汉高祖刘邦在雍城郊外原隶属秦畤基础上设立的国家最高等级,专门用于祭祀天地及黑帝的固定场所——北畤。该遗址是继礼县鸾亭山
“西畤”相关遗迹后,首次在雍城发现与古文献记载吻合、时代最早、规模最大、性质明确、持续时间最长,且功能结构趋于完整的国家大型“祭天台”。

附件:老子入秦年份考.pdf

古人祭天选址讲究

“高山之下 小山之上”

今年考古专家们首次对血池遗址进行考古发掘,选址在两处遗迹性质不同的“夯土台”和“祭祀坑”进行。

“夯土台”所处的东侧山梁上的小山头之上,其北侧有一个更高的山头。台为圜丘状,通高5.2米,基座直径23.5米。田亚岐表示,从台顶面的迹象和台子周围出土的秦汉时期以及更晚的陶质屋顶建筑判断,当时在台上还可能建有亭、阁类小型建筑,且秦汉之后还曾沿用过。

发掘现场围绕“夯土台”的是一个圜状“壝”(即环围夯土台的围沟),整个环“壝”的直径31米,深1.5米。在“壝”的外侧有三重台阶平地,其中部分台地由于历代耕种破坏较为严重。考古专家们在对整个“夯土台”周边调查勘探时还发现了从山下不同方向通向这里的道路遗迹。结合已掌握信息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环境地貌,以及《史记·封禅书》等文献的记载,田亚岐判断它完全符合秦汉时期置“畤”的条件,即选址应该在“高山之下,小山之上”,筑坛须有
“封土为坛、除地为场、为坛三垓”的形式和规模,此外发现的道路遗迹则很可能与当时不同身份等级参祭人员的所走不同行道有关联,即文献所记载的“神道八通”。

考古专家们在对山梁高处的古遗迹调查中,还发现不少夯土基址和战国至西汉早中期的板瓦、筒瓦、瓦当等建筑材料。由于处在滚水坡上,遇雨冲毁,加之历代山地牧耕蚕食,整体建筑结构遭受破坏,但从其规模上仍然可区分出从大型宫殿到一般小型建筑之间大小不同的等级,这与文献所记雍畤应该有能够提供皇帝亲往主祭的“斋宫”、祠官常驻管理的办公场所与祭具存放场所的建筑群落的背景相吻合。

祭祀坑有3000多个

大致分为三类

专家们发现,在血池遗址数量最多的遗迹是分布较为密集的三类3000余个祭祀坑。其中第一类是“车马”祭祀坑,尽管这类坑坑体较大,但坑内的“车马”及其出土器物却制作精巧且形体很小,其“木偶”性的明器(专门祭祀鬼神的礼器)化特征突出,显然在当时应该专门有一个行业或者一群人在从事这类礼器的制造。从“车马”祭祀坑展现出的不同形制分析,这应与文献记载历代持续对雍畤祭祀的背景有关。第二类是牲肉埋葬坑。部分祭祀坑虽经晚代盗扰,但出土器物仍然十分丰富,最新统计显示已在各类祭祀坑中出土器物2109件文物,主要有玉器,青铜车马器以及小型木车马等专门用于祭祀之物。第三类是极少数的“空坑”。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空坑”会不会与史书记载中的“血祭”有关呢?目前考古专家们已在现场采集了“空坑”内的土样标本,同时通过对其它出土文物的器表检测,以检验是否有文献所记“血祭”和用火“燔烧”的痕迹。而经田亚岐考证,遗址所在的血池村为古地名,他认为村名或许与当时祭祀用牲的宰杀与采血场地有关。

此次发现填补了

雍城遗址无“畤”遗存空白

田亚岐表示,尽管在《史记·秦本纪》和《汉书·郊祀志》等古文献中有大量的记载,但是以往一直没有发现“畤”的实物踪迹,这次对雍山血池遗址的考古发掘,是关于“畤”遗存完整功能结构的首次发现,也填补了过去整个雍城遗址一直没有发现郊外以畤祭天遗存的空白。

田亚岐认为这些发现不仅印证了正史记载中关于在雍地开展的一系列国家祭祀行为,而且遗址还成为从东周诸侯国到秦汉大一统后一直存在国家祭祀活动的最重要实物载体。它以实际文化遗存佐证了从秦国迁都之后,历经秦代至西汉武帝时期,雍城始终作为秦皇汉武时期
“圣都”存在的事实。

同时此次考古发掘出的实物资料,对于深入研究秦汉礼制、秦汉政治、中国古代礼制文化等方面的研究均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首席记者 张佳 实习生 李真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